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广发行步入花旗时代

2007年01月31日 12:09 来源: 《中国企业家》 【字体:


  作者:钟加勇

  对新任行长忻麦豪来讲,走在前面的韦杰夫是他要温习的一门功课,更是他往后的一面镜子,他要么让广发行成功步入2.0时代,要么就成为“韦杰夫第二”

  作为全球最大的金融服务集团,花旗近来在投资者那里的名声似乎不太好。《商业周刊》最近的一幅漫画,将其CEO普林斯深陷泥潭并备受股东、投资者指责的情形表现得很是生动。而与此同时,竞争对手们,像汇丰银行、美洲银行,却呈现上升势头。这样的情势同样反映在日趋国际化的中国。在本轮中国银行业的改革上市潮中,汇丰银行、美洲银行、苏格兰皇家银行、高盛等先后对交行、建行、中行、工行进行了战略投资,惟独没有出现花旗的身影。

  因此,对急于改变这种态势的花旗来说,的确是需要一桩“大买卖”。所以,“花旗收购广发势在必得”几乎是金融界人人皆知的“秘密”。2006年12月18日,历时近两年的广发行重组引资项目顺利完成交割,由花旗投资团队提供的购股资金242.67亿元人民币全部到账。也许重组的时间过于漫长,同一天,刚刚获得广发主导权的花旗便召开了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并产生了新一届的董事会人选,广发行的历史由此进入“花旗时代”。

  花旗投资团队持股比例最终定格为85.58%,在重组完成后,广发行原股东所持有的广发行股份数从约35.86亿股变为16.44亿股,占广发行股份总数14.4112%。这样的格局最终体现在董事会的选举上,但花旗中国CEO施耐德等占据了董事会的6个席位,跟同样拥有广发20%股权比例的3家国内投资者(中国人寿、国家电网、中信信托)相比已是“一股独大”。对此,新任行长忻麦豪(Michael Zink)的解释是,这是因为在收购之前双方达成的技术输出协议,花旗要进行人员输出、培训以及先进技术的引进,将承担更多的责任和义务,因此在董事会席位上占有多数。至此,花旗已经牢牢掌握了广发的话事权。

  忻麦豪在出任广发行长之前,已经在花旗度过了18年,曾在8个不同的国家和地区担任企业银行的管理职务,包括纽约、科特迪瓦、加蓬、俄罗斯、澳大利亚、韩国等。他现在的使命,就是要将花旗的“基因”注入灾难深重的广发,然后让获得新生的广发代表花旗赢取世界人口最多的中国市场。他的表现将直接决定花旗在中国的战略是否成功。

  接下来,广发的改造会不会还像深发展那样采取“推宫换血”的方式呢?这是外界极为关心的问题。人们还清晰记得,就在忻麦豪代表花旗力量入主广发的前10个月,作为中国银行业首位“洋行长”的韦杰夫由于水土不服而黯然离开深发展的情景。

  当年,韦杰夫同样是“新桥布局深发展”的一个重要步骤,其在深发展改革的力度不可谓不大:上任伊始便大力推行人事变革,10家分行行长一起进行调整,同时按照国际标准推行“One Bank”计划,试图将总行和各分支机构整合到统一的管理平台上,还积极借鉴花旗银行的做法,推行垂直控制体系,向各地分行派出风险管理执行官和财务执行官。但事后韦杰夫却被新桥认定为“对历史包袱沉重的中国本土银行缺乏‘治乱’的手段”。

  因此,对忻麦豪来讲,走在前面的韦杰夫是他要温习的一门功课,更是他往后的一面镜子,他要么让广发行成功步入2.0时代,要么就成为“韦杰夫第二”。

  好在忻麦豪曾在韩国等地有过同类收购银行的经验。2004年3月,他抵达韩国时,正值花旗宣布斥资27亿美元并购韩美银行(koram Bank),这是花旗在北美以外进行的有史以来最大的投资规模。同年11月,花旗银行韩国公司在融合汉城花旗和韩美银行的基础上宣告成立,忻麦豪成为新银行董事、高级执行副总裁,负责企业和投资银行业务。

  另外,从忻麦豪透露的信息看,花旗拿下广发后着力的方向将是扩张,而非整顿。他说,他将在三方面重新打造广发:第一,加强人才培训,建立内部充分的沟通协调机制;第二,增强组织机构、加大基础设施投入以及运营政策的改善;第三,扩大业务范围和经营网点。这其实意味着花旗在中国要实现的是一个“零售银行”的梦想——除了信用卡外,除了高端人群的理财外,还将大举利用和发展广发的零售网络,把手伸向了普通百姓,直接向国内其他银行要份额。
  
  相关专题

  广发行竞购尘埃落定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