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中外资行创新差距悬殊 上海探索监管协同

2007年04月30日 13:30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本报记者 陈昆才 上海报道

  4月26日,光大银行发布消息称,该行日前已正式销售首期代客境外理财计划“同享一号”。光大银行表示,此次推出的QDII产品是借助美国摩根大通银行提供的通道,以结构化票据为载体,通过构建境外投资组合的形式投资于境外基金市场。

  “根据客户需要,去采购产品,以及与国际投行联合开发(主要是涉及境外投资的理财产品),是目前中资银行个人理财业务较为常见的两种模式”4月23日,一位股份制商业银行个人理财业务管理人士说。

  上海银监局在《2006年上海银行业创新报告》(下称《报告》)中指出,“对大部分中资银行来说,因不具备构造复杂衍生产品的能力,只能通过向交易对手询价方式开发产品,或转售外资银行的产品,既难以适应客户的不同需求,也压窄了银行的利润空间。”

  光大银行一位高层此前表示,2006年,光大银行通过发行理财产品实现中间业务收入1.5亿元,而当年理财产品做了530亿元。利润空间之薄,可见一斑。

  金融创新三大短板

  2007年1-2月,上海银监局对辖内全部银行业金融机构开展了创新情况问卷调查,其结果显示,高达66.4%的受访者认为创新产品之间存在较大或一定程度的雷同。认为创新技术含量较低的,占71.37%,法人银行选择占比最高(92%)。

  针对商业银行“创新的原生能力还不够强”这一突出问题,《报告》认为主要由三方面原因导致。首先是“技术和研发力量薄弱”。

  上海银监局有关人士称,中资商业银行因技术和研发力量薄弱,不具备较强自主研发创新产品和定价能力的问题,在多种创新业务和产品中存在。“在技术含量较高、对资金运作能力要求较高的创新业务领域,如衍生交易、通过国际资金市场运作获取理财收益的产品中,这一问题更为突出。”该人士说。

  如2006年上海银行业共推出个人外汇理财业务(指数挂钩理财产品)24项,其中荷兰银行揽下11项,花旗、汇丰、渣打银行各有3项,东亚银行1项,而中资商业银行中,只有深发展上海分行的2项产品上榜。

  “要从根本上改变这种状况,有赖于中资商业银行通过加快专门人才培养和引进、完善创新激励机制和管理体制加以解决。”前述上海银监局有关人士称。

  但一位银行理财业内资深人士称,“很多在各行上海分行工作的同行们都抱怨,总行对于产品的了解,以及对市场的敏感度不够高。”

  这位业内人士反映的问题,恰恰是《报告》提及的第二个创新短板——业务条块管理体制对创新的牵制。“这种体制的最大弊端在于银行推出的创新产品难以顾及各地市场的不同需求,金融创新的市场灵敏度和应变能力较低。”《报告》指出。

  目前业务力量较强、业务开展较全面的中资银行主要是大型商业银行,而这些银行均采用总分行的组织体制,创新产品由总行统一推出,仅仅作为产品销售平台的分行在创新活动中的作用发挥和主观能动性都十分有限。

  “一些产品超前或滞后于当地金融消费者、投资者的承受能力,导致同业之间在某一业务领域的过度竞争,或因产品无法得到客户的认同而影响销售。”前述上海银监局人士如是说。

  “创新人才短缺严重”则是第三大短板。

  “我们要做好自己的人才储备,不要让他们流失到外资银行。”4月26日,一位国有商业银行上海分行理财业务相关人士称,目前外资银行个人理财业务方面的人才也很紧缺,“最近猎头公司很活跃”。

  创新监管“协同论”

  “中资银行很多人都没有海外运作理财产品的经验,贸然冲进去,我觉得是危险,而不是创新,把一个银行带入了危险的领域。”前述股份制银行人士直言。

  而此时需要的是监管部门的审慎。问卷调查显示,对创新监管的有效性,银行业金融机构普遍认为过去一年银行业监管部门开展的创新监管工作有所改进和提高(占87.41%),但“创新监管作为一项新生事物,仍任重道远”。

  目前,中外资商业银行反映较多的政策诉求是要进一步提高创新业务的审批效率。

  以近年来快速发展的个人理财业务为例,一位银行理财业务资深人士称,“虽然很多产品实行报备制,但都是一些原先市场上存在的,如浮动收益类产品。但如果是市场上没有的全新产品,或者是保证收益类产品,按照规定需要向银监会报批。”

  “在审批新业务上面,有关审批环节希望能够简化一些,速度加快一些。金融产品是没有专利可言,你推出一个新产品,一两周以后,市场上克隆的东西就出来了,所以说,时间非常重要。”前述银行理财业务资深人士感言。

  他举了一个例子,2006年东亚银行推出QDII的时候,曾率先引入了人民币汇率风险补偿机制,此后,很多银行觉得市场反映好,都采用了这种补偿机制。如光大银行的“同享一号”也特别设置了人民币汇率风险对冲机制。

  上海银监局有关人士称,“银监会成立以来,坚持鼓励创新的监管理念,不断提高审批效率。目前,商业银行希望进一步提高审批效率,以提高对市场的灵敏反应能力,但并不认为审批效率已经成为阻碍金融创新的重要因素。”

  除提高审批效率之外,92.37%的受访者提出了“修订完善监管法规、创造有利于金融创新的良好环境”的建议。

  “市场发展很快,有些规定现在可能需要调整。”前述资深人士称。

  如2006年4月份定稿,当年6月21日发布的《关于商业银行开展代客境外理财业务有关问题的通知》,其中规定,商业银行的QDII产品只能投资固定收益类的产品,不得直接投资于股票及其结构性产品、商品类衍生产品,以及BBB级以下证券。

  “但现在的QDII都是挂钩股票、股指,市场已经发展了,类似规定也要进行修正。”上述资深人士称。

  《报告》建议,目前金融监管部门、政府部门应及时修订不合时宜的陈旧规定,完善监管法律法规体系。特别要针对银行业综合经营后出现的新情况,关注跨行业产品风险,统一风险监测和监管标准。

  同时,充分考虑沿海开放地区、经济发达地区等特殊地区金融创新的市场需求,通过适当调整监管权限职责分工和银行业对分支机构放宽授权的方式,进一步简化创新业务的市场准入审批程序,提高监管效率。

  相关专题

  外资银行内地狼奔豕突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