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七大理论对垒

2007年07月31日 03:24 来源: 《当代金融家》 【字体:


  对于每一项关于银行业发展状况、市场表现以及稳定性的监管与监督措施,经济学理论都会提出矛盾的预测。

  比如说,一些人主张应当限制银行从事证券、保险、房地产经营以及拥有非金融企业。他们强调:由于信息不对称,私人和官方主体都无法有效监督这种综合性银行;这种综合性银行所拥有的市场和政治权力会阻碍竞争,并逆向影响政策的制定。另外一些人恰恰相反,他们主张:信息不对称并没有那么严重;对整体经济潜在的负面影响并没有那么大,不能为进行限制提供正当理由;更少的限制使银行能够从深度和广度两方面发掘经济效益,提供更高效的服务。

  对于各国银行业监管的考察显然有助于解决这一争议。

  经济学理论也对某些特定情况提出了更加精确的预测,在这些情况下监管与监督措施会十分有利于银行业发展状况、市场表现以及稳定性。比如说,一些模型显示,一个国家是否需要限制银行的经营范围“取决于其它政策 和制度”。BOYDetal。(1998)主张,国家实施相对更慷慨的存款保险制度会加剧道德风险,扩大银行的权力范围,从而提供过多实施冒险行为的机会。因此,他们得出结论,在一个实行慷慨的存款保险制度的国家中,对银行经营范围进行限制有利于提高社会福利。

  同样,经济学理论也预测,当资本要求作为银行业监管与监督的主要措施时,在这三种情况下,资本要求尤其会产生有益影响:慷慨的存款保险扭曲了激励;官方监管十分薄弱;综合性银行难于监督。

  因此,对于单个监管与监督措施的分析应当考虑其他条件的存在和交互作用项。比如说,在考察一项监管措施时不考虑私人部门的监督是很危险的;同样,在考察对银行从事证券经营进行限制的时候不考虑监管当局的权力是有很大风险的;在考察监管与监督措施时不考虑银行的国有化程度也是有很大问题的。在银行业监管与监督的数据库的帮助下,我们能够同时考察各国大量监管与监督措施与其实施后的银行业部门产出之间的联系。

  1、对于银行经营范围及银行综合经营的监管

  ▲关于限制银行的经营范围以及银行综合经营,经济学理论主要提出了5点理由。

  首先,当银行从事诸如证券、保险以及房地产投资等不同行业时,利益上的矛盾将会产生。比如,这种情况下银行可能会向信息不充分的投资者们兜售大量证券,从而帮助企业获得过多的贷款(Johnetal。1994,和Saunders,1985)。其次,道德风险会导致更多冒险行为。如果允许银行从事更大范围的经营活动,将使其获得更多增加风险的机会。第三,综合性银行难于监督。第四,这种银行极易在政治和经济领域获得巨大的权力从而难于规制。最后,庞大的金融集合体会减少竞争、降低效率。

  ▼然而同样也有一些经济学理论支持银行从事多种经营活动。首先,更少的限制可以使银行从业务的深度和广度上去挖掘更大的经济效益。其次,更少的限制性监管会提高银行所获得的经营权的价值,从而提高其谨慎行为的激励。最后,经营范围扩大会使银行获得多元化的收入,从而增加其稳定性。

  实证性依据普遍显示,对银行经营范围的限制会产生消极影响。在早期进行的一项跨国性调查中我们发现,对银行经营范围的严格限制往往伴随着:大型银行业危机发生的可能性较高;银行部门效率较低(Barthetal。2001a)。我们没有发现足以抵消这些消极影响的积极后果。而且,限制银行经营范围也并没有带来更少的资源集中、更多的竞争或者证券市场更好的发展状况。另外,对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之前的美国银行业进行的研究显示,综合性银行并没有系统地滥用自身权力(Ang和 Richardson,1994;Kroszner和Rajan,1994;Puri,1996;和Ramirez,1995)或更频繁地破产(White,1986)。

  2、国内及国外银行进入市场的监管

  ▲对于银行业准入监管的必要性和作用,在经济学理论中有两种相反的观点。

  赞成的观点中,一部分认为对银行进行有效的筛选可以提高行业的稳定性;另一部分强调具有垄断力量的银行拥有的既得权利价值更大,这会促使其进行冒险行为时较为谨慎(Keeley,1990)。

  ▼反对的观点则强调竞争的益处和准入限制的坏处(Shleifer 和 Vishny,1998)。

  3、资本充足率监管

  ▲传统的银行业监管措施强调资本充足率要求的积极作用(Dewatripont和Tirole,1994)。自有资本在银行的亏损和破产之间起到一个缓冲的作用。此外,由于有限责任的存在,银行倾向于从事高风险的经营活动,而高额资本金的要求使得这种倾向得以减少。资本充足率的要求在矫正银行所有者的激励导向、使之与存款者和其他债权人趋同这一方面起到了重大作用-尤其是在存款保险制度存在的时候(Bergeretal。,1995,和 Keeley 和 Furlong,1990)。

  ▼如同Santos(2001)、Gorton 和 Winton(2003)所说,经济学理论也就资本要求的实施会带来积极影响的问题提出了相反的推论。比如说,Koehn和Santomero(1980),Kim和Santomero(1988),Besanko和Kanatas(1996),以及Blum(1999)主张资本要求会加剧冒险行为。另外,Thakor(1996)的模型描述了当筛选借款者的费用十分高昂时,银行资产分配决策中基于风险的资本要求的影响。如果筹集股本比增加存款更加昂贵,那么提高以风险为基础的资本要求就会降低银行筛选贷款人、借出资金的意愿。在一般均衡的背景下,Gorton 和 Winton(2000)展示了资本要求的提高将会导致银行惜贷,这也将削弱银行作为资金供给方的作用。

  冲突的经济学推论;AlanGreenspan(1998)指出现存的资本要求是武断以及不适当的;有关巴塞尔新资本协议中试图设置新的基于风险的资本要求的争议-在这三个条件下,对资本要求和银行部门收益之间关系进行跨国性的考察极为及时和重要。

  4、存款保险制度设计

  ▲国家实行存款保险制度旨在预防大范围的挤兑。如果大量存款者想要同时收回他们的存款,那么有偿付能力但缺少现金的银行就会破产。为保障偿付和信用系统不受具有传染性的挤兑事件影响,许多人提倡建立存款保险制度,进行有力的官方监管,并且增强私人部门对银行的监督。

  ▼然而存款保险制度会带来一定的成本。这一制度可能会刺激银行从事更多冒险行为,以弥补这种为稳定性而付出的成本。但是,许多人主张通过存款保险的制度设计来控制道德风险。这些制度设计包括适当的覆盖限制、覆盖范围、共同保险、保费结构、管理以及资格条件。

  5、监管者权力

  ▲一些理论模型强调赋予监管者广泛权力的好处,原因有以下几点:

  首先,监督银行的成本高昂且十分困难。那些可能市场表现和稳定性不太好的银行反而受到过少的私人监督。官方监管可以改善这种市场失灵。

  其次,由于信息不对称,银行易发生具有传染性的挤兑现象,从而导致极高的社会成本。这种情况下监管者就会起到一个极为有效的作用。

  第三,许多国家会采取存款保险制度。这就会给予银行更多的激励从事冒险的经营活动,并且减少存款者自主监督银行的激励。这样的话,有力的官方监管就有助于避免银行从事过多的冒险行为,从而促进银行的发展状况、市场表现以及稳定性。

  ▼另一方面,强大的监管者也可能对于银行的运营产生一些消极影响。他们可能利用他们的权力来为选举牟利、吸引竞选献金或者索取贿赂(Shleifer 和 Vishny,1998;Djankov et al。,2002;和 Quintyn 和 Taylor,2002)。这样的话,强大的监管就会滋生腐败从而无法促进银行的发展状况、市场表现以及稳定性。Kane(1990)、Boot和Thakor(1993)从不同的角度考察了纳税人和银行业监管者之间的委托代理关系。Boot和Thakor(1993)尤其关注于其中的政治影响方面,他们的模型描述在不确定监管者监督银行的能力时监管者的自利行为。在这种情况下,监管者可能会采取一些从社会利益角度来说并非最优的行为。

  因此,基于监管者自身的动机以及纳税人对监管者的监督这两大问题,过于强大的监管力量会妨碍银行的运营。

  6、关于私人监督银行

  监管机构可能会鼓励私人的监督。数据显示,一些监管机构要求银行接受审核认证或者国际评级机构的评级。还有一些监管机构要求银行出示他们全部经营及风险管理程序中准确、全面、统一的信息。一些国家甚至要求在所披露的信息发生错误或产生误导时,银行主管必须承担法律责任。也有一些国家推行“无存款保险”政策来激励私人监督的发展。对于私人在监督银行时起到的作用存在争议。

  ▲一些主张认为更多的依赖私人监督银行体现了对官方监管银行的疑虑。比如,Shleifer和Vishny(1998)认为,银行会对政客们施加压力,从而使他们对监管机构的监管进行不正当的影响。并且在一些国家,监管人员的收入不高,所以他们很容易就会倒向银行一边。在这些情况下,当需要监管人员严格执法的时候,他们就会面对复杂的激励。由于监管者在银行中并没有自身的投资,所以相对那些银行的债权人来说,在监督和规制银行方面就会有完全不同的激励。

  ▼但也有相反的意见:在资本市场、会计准则、法律制度都不完善的国家就不能过多依赖私人的监督。而且,银行的综合性和 不透明即使在发达国家也会使私人的监督十分困难。从这个角度来看,过多的依赖私人监督可能导致存款者对银行的盘剥以及银行较差的市场表现。

  7、银行业国有化

  经济学家们对于银行业国有化的影响持有不同见解。

  ▲一种观点主张政府可以帮助解决资本市场失灵及外部性的问题,并且可以投资于一些战略上十分重要的项目(例如Gerschenkron,1962)。在这一观点中,政府拥有充分的信息和激励来推动社会需要的投资项目。

  ▼相反,Shleifer和Vishny(1998)认为政府并不拥有足够的激励来保证社会需要的投资项目。政府通过银行取得资金,代替了行政途径获得的资源分配,软化了预算约束,从而不利于经济效率。因此,银行业的国有化只会便于那些政治上吸引人的项目融资,而非那些经济上更有效率的项目。

  在一项很有影响的研究中,LaPortaet al。(2002)从分类的原始资料中将有关银行国有化的数据摘录并拼接起来。他们发现在那些初始国有化程度较高的国家,金融业发展往往较差,而且整体经济增长较为缓慢。在一份相关的论文中,Barth et al。(2001a)运用Bankscope信息库中关于银行国有化的数据研究发现,更多的国有化一般会导致较低的效率和较差的金融系统发展水平。然而,在这两篇论文中运用的数据都没有完全覆盖一国中所有的银行或者是跨国性的全部变量。

  调查样本

  在世界银行的资助下,通过调查我们收集了107个国家银行业监管与监督的数据。这项调查的完成需要许多步骤:收集初始调查结果,整理同一国家中不同机构相互冲突的答复使之相一致,同一项由美国货币监理署(OCC)进行的调查结果中的信息重叠部分进行交叉核对,进一步整理使得所有的矛盾处相一致,参照世界银行家学院收集的信息对我们的数据进行核对,金融稳定论坛中的存款保险工作组提供存款保险制度的准确数据-可以看出,我们在许多领域都是不断和权威部门交流以保证获得准确信息。

  我们通常把收集的结果分类形成单个的问题,并汇总形成下面将要详细说明的总体指数。我们使用那些人口超过一百万的国家的数据,但是限定样本时确定的标准是人口多于200000人的国家。

  统计摘要

  在这些监管与监督措施中,不同国家之间、地区之间以及收入群体之间的差异极大。例如,澳大利亚、奥地利、德国、印度、俄罗斯、英国、赞比亚等国对于银行从事保险业或证券业没有任何限制。与之相反,柬埔寨、中国、越南则禁止银行及其子公司从事证券业。通常穷国相对于富国来说对银行实行更严格的限制。

  另外,一些国家在调研之前的一年中没有新银行成立,比如说智利、埃及、韩国和柬埔寨,然而另一些国家有超过25家新银行成立,其中包括美国、意大利、印度、瑞典、荷兰、德国、日本以及罗马尼亚。Barth et al.(2001b)举例说明了更多的国际区别。

  最主要的信息为:

  ◎ 银行系统中国家拥有所有权的百分比(银行业国有化)同更严格的银行经营范围限制(银行经营范围限制)、进入申请被否决的比例(进入申请否决)以及禁止国外贷款(无国外贷款)正相关;同促进私人监督银行的监管性变量(私人监督指数)负相关。因此,更高的国有化程度与限制银行经营范围的政策、削弱竞争、阻碍金融国际化以及私人部门监督银行相联系。而这样的所有权状态同更严厉的资本监管(资本监管指数)和更强的及时纠正权(及时纠正权指数)没有必然联系。

  ◎ 我们并没有观察其他理论模型所强调的简单的监管或监管的交易。例如,我们原本期望在一个拥有慷慨的存款保险制度(高道德风险指数)的国家中,同时也会拥有强有力的官方监管、广泛的及时纠正权、严格的资本要求、广泛的私人监督,以及可能会有更严厉的银行经营范围限制-用以改善慷慨的存款保险制度所带来的恶性激励。但我们没能证实这些猜想。尽管存款保险制度的慷慨程度和资本监管的严格程度具有显著的关联,但是同及时纠正权、官方监管权力、私人监督、银行经营范围限制这些指数都没有显著相关性。与之相似的是,我们也没有发现在私人监督状况较好的国家中会存在较低水平的官方监管权力。

  ◎ 虽然并不统一,但相关关系显示,一个国家或者倾向于采用开放性、私人监督导向的监管与监督,或者采用封闭的国家主导的方式。因此,私人监督指数同银行业准入要求指数、银行经营范围限制指数、国有化指数负相关。同样,进入申请否决指数和银行经营范围限制及禁止国外贷款指数正相关。

  ◎ 相关关系证实了以下观点:在拥有更加开放、私人监督导向的监管与监督制度的国家中,银行的发展状况、市场表现和稳定性更好。其中,较好的银行发展状况尤其和水平较高的私人监督、较少的银行经营范围限制、较少的及时纠正权以及较低的国有化程度相关。相似的是,银行系统较高的效率(由较低水平的净息差得出)同较高水平的私人监督、较少的银行经营范围限制、较低的国有化程度相关。

  ◎ 我们也发现银行的营运成本和以下项目负相关:较容易的银行业准入(银行业准入要求指数);较高水平的私人监督;较低的国有化程度。

  ◎ 另外,在拥有慷慨的存款保险制度(道德风险指数)以及高度银行业国有化比例的国家,大型银行业危机发生的更为频繁。

  这种相关性同以下观点相一致:在政府拥有更多监管权力和更高的银行业国有化程度的国家中,政府的腐败更为严重(低水平的政府廉洁)。其中,腐败同有力的官方监管(官方监管权力)、薄弱的私人部门监督、限制性准入(进入申请否决)、限制国外贷款、银行业高度国有化、银行经营范围限制以及薄弱的资本监管相关。

  这些相关性很有价值,但是由于这些结果是基于双变量得出的,所以不能控制监管与监督的其他方面。因此我们要研究在同时加入监管与监督措施变量时这些关系是否会发生变化。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