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境外投资与金融支持问题的思考

2007年08月20日 07:10 来源: 金时网-金融时报 【字体:


  提要 在宏观经济存在投资增长过快、国际收支双顺差过大的背景下,加快发展境外投资是加强和改进宏观调控的重要举措。近两年来,在我国对外直接投资取得显著成绩的同时,企业也普遍反映境外投资后续金融支持不足。为此本文提出建立境外投资金融支持体系的概念,即综合运用境内母公司资金支持、商业性金融支持、政策性金融支持、海外金融机构支持等金融支持手段,促进境外投资的健康发展。

  近年来我国对外投资快速发展,但是仍滞后于经济发展水平。根据联合国贸发会议(UNCTAD)《2006年世界投资报告》显示,2005年全球FDI流出量7790亿美元,存量为106720亿美元,而我国对外直接投资流量、存量分别只有122.6亿美元、572亿美元,仅占全球比例的1.57%、0.54%。并且从我国对外直接投资的区域分布来看,中国香港、开曼群岛、维尔京群岛等传统避税地的投资量占到当年对外投资的81%,而这里面估计有20%以上其实是境内投资者为返程投资享受政策优惠而投资的。如果减去这一部分投资额,我国对外投资所占的份额会更低。另外再用UNCTAD开发的对外直接投资绩效指数(OND)来衡量,2002~2004年间,中国的这一指数为0.052,在世界上排在第72位,而同期印度排在第54位。

  随着我国进入境外投资快速发展阶段,中国企业境外投资的步伐不断加快,对全球化金融服务提出了强烈的需求,如境外融资的需求、资金结算便利的需求、境内外资金集中统一管理的需求、降低经营成本的需求、规避投资风险的需求,等等。其中尤以境外融资需求最为强烈。据商务部统计,截至2005年底中国572亿美元对外直接投资中,股权投资占35%,利润再投资占47%,其中股权投资比世界平均水平低30个百分点、利润再投资比世界平均水平高35个百分点,表明我国对外投资主要依靠利润再投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境外公司后续融资需求无法通过金融机构满足。当前,境外投资金融支持不足的具体表现主要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境内外公司之间资金流动不畅。二是商业性金融机构产品单一,支持乏力。三是政策性金融支持不完善,适用范围有限。四是东道国筹资缺乏可行性。针对这些情况,我国应借鉴国际上成功经验,一方面把零散分布于各个机构的金融支持手段进行梳理,另一方面大力拓展新的金融支持措施,建立一个能够满足境外投资企业多种金融需求、拥有多种金融机构和金融产品的金融支持体系。

  一、打通境内外公司之间资金流通渠道

  (一)简化资本金汇出的审批手续,取消境外投资规模限制。可将部分审批程序合并,同时加强商务部与外汇局的协调,缩短审批周期。如1992年印度实行境外直接投资自由化,审批条件放宽,许多对外直接投资项目均可在30天内自动获准。另外取消企业净资产50%的规模限制,允许企业按实际需要对外投资。如韩国政府在2005年修订《海外投资促进法》,取消了非金融性企业对外出资限额。

  (二)放宽股东贷款的条件限制。具体可由外汇管理局参照跨国公司境外放款模式,制定股东贷款管理办法,取消对母公司境外放款3个以上境外公司、500万美元以上投资总额等的条件限制,允许有资金实力的母公司在依法办理境外投资手续的前提下,均可以股东贷款形式为境外公司提供资金支持。

  二、建立境外投资商业性金融支持体系

  (一)建立、完善多层次境内资本市场融资体系。一是支持企业在境内外资本市场上优先发行股票融资。二是允许企业向境内金融机构和居民个人发行企业外汇债券融资。三是建立私人股权投资基金,引导闲散的民间资本进入境外投资市场。股票、债券都是向非特定的公众投资者招募资金,考虑到广大中小投资者的风险意识比较薄弱,政府对公募的发行要求一系列详细的信息披露规定,手续较为严格,只适合于一些特大型的项目;而私募基金是向特定的合格投资者募集资金,资金的管理、投资决策都较为灵活,适合于各种规模的境外投资项目。《2006年世界投资报告》显示,私人股权投资基金在海外投资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2005年私人股权投资基金在海外并购达到1350亿美元,占跨国并购总值的19%。2006年全球的私募股权基金第一次超过了全球IPO的融资规模。在当前境内外汇储备不断上升,流动性过剩的背景下,加快发展私人股权投资基金,集中支持境外的实业投资,一方面可以缓解国际收支不平衡压力,另一方面又拓宽了境外投资企业的融资渠道。另外从国际经验来看,私人股权基金的参与,可以提高海外投资企业的经营管理水平及赢利能力。因此,在当前阶段,政府可以先在局部地区进行境外投资基金试点,试点成熟后再制订《私人股权境外投资基金管理办法》向全国推广。

  (二)激励境内商业银行增加对境外投资企业的融资。一是实施“跟随客户”战略,支持境内金融机构到海外投资密集的地方设立分支机构,实行贴身服务。外资银行进入中国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支持其本国企业的发展,如日本四大银行——瑞德实业、住友三井、东京三菱和日联银行为向在中国的1.8万家日本公司提供服务,都扩大了它们在中国的分支网络。二是发展离岸银行业务。通过中资银行离岸业务对母公司进行集团的授信融资,由母公司对金融资源进行再分配,这样可以把母公司的实力和信用延伸到境外子公司,因此,当前应鼓励符合条件的中资银行大力发展离岸业务。三是商业银行与政府协作建立担保体系,近年来很多地方政府建立了以企业境外投资为支持对象的政府基金,但从其运作过程来看,基金的总体规模偏小,难以满足境外投资企业巨大的资金需求。因此,可以寻求一种创新的模式,比如由银行为企业境外投资出具融资性保函,而政府基金则为银行的融资性保函提供再担保。这样,一方面政府有限的资金可以发挥杠杆作用,产生数倍的资金支持,另一方面有了政府基金的再担保,银行可以大幅度降低融资性保函的费率,增加企业申请担保融资的积极性。

  三、建立境外投资政策性金融支持体系

  (一)设立专门的境外投资促进机构。国际上为促进境外投资的发展,基本上都建有相应的政策性金融机构,在不与商业性金融机构展开竞争的前提和不以赢利为目标的原则下,通过为企业在海外经营项目所需资金提供长期低息贷款、为企业向商业性金融机构融资提供担保,促进企业发展对外直接投资。如美国的海外私人投资公司(OPIC),专司境外投资企业融资支持职能。1971~1997累计支持了1078亿美元的境外投资。日本的国际协力银行也为其国内企业境外投资提供包括长期低息贷款、担保在内的金融支持,2003年,日本国际协力银行的发展援助贷款加上海外投资贷款占其贷款总额的比例高达77%。这些政策性金融机构提供的贷款,不仅期限较长,而且利息较低,有时甚至是无息的。

  借鉴国际经验,我国可以将进出口银行扩展为类似日本国际协力银行的投资促进机构,专门负责为境外投资融资,向符合融资条件但担保品缺乏的企业提供信用保证,弥补其信用不足,并为银行分担贷款风险。同时进出口银行可以进一步提供股本融资,即在境外项目运营初期采取少数股权收购形式参股,在项目运营并赢利后向其他伙伴出售股权。进出口银行的参与,一方面解决投资者的资金困难,另一方面可以提升境外投资项目的信用等级,鼓励境内、外金融机构向其融资。

  (二)建立境外投资的专门保险机构。企业“走出去”进行海外投资除一般商业风险外还面临政治风险,如外汇险、征用险、战争险等,而且此类风险具有不确定性、偶然性。从融资角度讲,由于自有资金不足,大多数中国企业境外投资离不开银行的信贷支持,而政治风险的存在,加大了银行贷款的风险,为了打消境内外金融机构对境外企业融资的顾虑,有效手段之一就是建立境外投资的专门保险机构,为境外企业面临的政治风险承保。这样,银行就能大幅度降低境外项目的融资风险,相应的银行会重点考虑向这类项目提供贷款,或者会提高贷款额度以及放松贷款条件,使企业更易于获得银行的融资。

  结合我国现状,目前可以考虑将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建设成为境外投资的专门保险机构,通过国家财政统一拨付或长期低息补贴贷款的方式大幅度增加其营运资金,同时降低该公司的承保条件来满足大部分境外投资企业的保险需求。

  四、积极开拓海外资本市场

  境内母公司可以与国际知名的商业银行建立协作关系,为企业到境外投资、跨国经营争取银团贷款。如2006年7月,五矿资本与证券公司与9个国家和地区的13家国际著名银行签署了2亿美元的中长期循环贷款协议,有效地利用了国际信贷资源。另外多边开发银行如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非洲开发银行等,均在发展中国家参与投资大量的项目,而且同时为项目提供配套优惠贷款,我国境外投资企业完全可以参与这些项目的竞争,以有效利用多边开发银行的贷款资金。有实力的境外公司还可以通过在国际资本市场上发行债券、股票等方式为项目运营筹集资金。

  建立境外投资金融支持体系需要在法律、国际投资合作以及税收优惠政策等方面提供保障。我国对境外投资一直没有一部专门的法律予以规范,主要依靠大量分散的行政法规和部门规章进行规范。法律文件颁布机关多,时限和效力各不相同,导致外汇、保险、政策性信贷、中介服务等相关职能部门间缺乏协调,对境外投资的金融支持难以落到实处,因此,加快中国境外投资的国内立法,是境外投资金融支持体系有效运行的前提要件之一。同时,要积极参与制订国际多边投资框架,充分利用多边投资保护机制。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均已不同程度地参与了多边投资框架的制订与谈判,并初步在TRIMS(与贸易有关的投资措施)和TRIPS(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措施)等多边协议中得到明确反映,而我国目前只能被动地接受这些原则与规则。因此我国应积极参与多边投资框架的谈判与规则制订,为中国“走出去”的企业提供切实的国际保障。此外我国应及时出台相应的税收优惠政策,对境外企业汇回境内的利润免征所得税或者减半征税,将筹建期的费用列入企业成本抵扣应纳税额,允许境外企业预提亏损准备金等。(人民银行宁波中心支行行长 殷兴山)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