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中外资银行谁最牛

2007年09月03日 08:20 来源: 《赢周刊》 【字体:


  2006年12月,中国入世缓冲期结束,银行市场全面对外开放,新一轮的挑战开始了。无论是外资银行对中资银行的参股、直接对高端业务的争夺,还是中资银行的频频上市,都让人们感觉到银行业的深刻变化。加入WTO后,中外银行的下一个“奶酪”来自哪里?“全面开放的银行业”到底带来了什么?记者就此对话银行业的资深业内人士。

  大银行也怕外资银行

  赢周刊:建行作为大银行,对于外资银行进入国内,你们怕不怕?

  华而诚:我们确实非常害怕外资银行。加入WTO时,我们承诺开放金融业,2006年底,经过5年的缓冲和试验阶段,中国要履行银行业全面开放的承诺。中国银行业对外开放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延续和扩大,从20多年的开放来看,对外开放基本上是起到促进作用。

  怎样达到我们开放的目的?突破点是两次商业银行的改革。按照国际惯例的准则,国内银行有很多坏账,商业银行的运行模式第一步就是资产负债表的改革,把这些坏账划到财税里去,通过银行的注资达到巴塞尔协议的8%的要求。中国政府在这点做得非常好,投入相当多的财力。在这个基础上,建行进行股份制改造,2005年10月在香港上市,那是一个很重要的步骤,由市场再定银行的价值。我们引进美洲银行和淡马锡,引进战略伙伴主要是为了引进西方管理和经营的理念,从先进的国外银行引进先进的技术,我们的起步就会比较高,少走弯路。

  赢周刊:内地的银行是真怕还是假怕,真的愿意和外资银行联合还是愿意分开,寻找自己赚钱的方式?

  华而诚:两年前,建设银行在香港上市非常成功,但直到2006年才是我们改革的第一年,事实上,我们银行的改革刚刚开始。美洲银行买我们的股票时大概2元/股,现在已经赚了三倍,这样市场检验才是真正的检验。到目前为止,我们的战略转型基本上得到市场认可,但这也并不表示我们未来会一帆风顺。我们的困难在我们自身,我们有很多历史上的不良习惯。

  目前,外资银行在中国所占份额还非常小,大概在2%~3%。短期内,外资银行对国内银行的影响不会很大,只是一个“催化剂”。中国几家大银行在不断改革中,我们不笨,我们在向外资银行学习。事实上,整个中国银行业的“饼”很大,预计未来五年内,中外资银行在这个市场里是共同发展,这对双方都有好处。

  中资银行败在服务业心态缺失

  赢周刊:加入WTO,中国银行的板块最终会不会被外国银行蚕食掉?

  江天锡:中国的银行能不能维护自己的疆土,能不能维护目前的业务主要看将来的定位。

  大家都说国内银行硬件方面欠缺,所以很多银行大量投资手机电话银行服务、网上银行,以为这是决定性的因素,但我认为决定成功与否的因素是服务品质问题,我所说服务品质主要就是银行的服务态度。

  银行说到底也就是个服务业。但目前中国的银行基本上还是官僚的态度,没从客户的需求出发设计产品。我曾经中午去银行考察,发现排队的人很多,大家都是上班族,只有中午时间去银行,所以中午人特别多,但是只开了一个柜台。我问大堂经理,为什么其他柜台不开?大堂经理说,“我们银行人员也要吃中饭。”从这里就可以看出来,中国银行界对服务客户的心态还相当被动,还不是积极为客户设计营运模式。他们没有考虑客户的要求,实际上,银行职工可以提前吃或过后吃。餐厅不会中午休息,因为他们知道客户的要求,但为什么中国的银行做不到?原因就是没把自己当服务业。从客户需要出发,中午就应当开更多的柜台,下班时间应当从下午五点半延迟到八点。

  大陆的银行为什么还能生存下来?因为真正的竞争还没来。等外资银行真正进来的时候,大陆银行不改造就会在市场上慢慢消失。

  银行业是服务业,在服务业的前提下我们的业务、产品、流程、运营、对客户的态度都应该以服务业的态度去做,中国银行界不能对这个有深刻的认识,不能彻底、根本地改变现在的官僚态度,将来零售业务板块的疆土迟早会被外资银行蚕食。中资银行只有把跟客户的互动这块做好,中国银行的零售业才会继续维持下去,否则我认为中资银行的危机很大。

  外资银行的市场份额总值只占2%

  赢周刊:在外资银行里,花旗银行最早来到中国,你如何看待中国金融业的开放?

  石安楠:中国金融业的开放是非常好的事情,它提高了我们的运营效率,而且为客户提供了不同的选择,这无论对产业和客户来说都是非常好的事情。

  赢周刊:花旗银行是中国最具全球性的外资银行之一,你认为进入中国这个市场,你们的优势和劣势在哪?

  石安楠:从优势来说,首先我们是全球企业,所以我们会将不同国家的成功经验带到中国,来适应中国的发展;第二是在人才方面,我们一直引以自豪,花旗为人才提供的待遇非常好,员工的保持率非常高;第三是在创新方面,花旗为中国市场提供了很多新的产品和服务。

  花旗银行在中国的弱势,主要是零售网点少,从整个市场来说,我们的市场份额不够大。但这不仅仅是花旗银行的问题,所有的外资银行加在一起只占中国的银行市场的2%,我相信这是大家都面临的一个问题。

  赢周刊:8月23日,花旗在广州第二家零售银行网点正式启动,花旗银行也开始全面推出面对个人和企业的人民币业务,可以说花旗在中国的业务发展非常快,花旗银行在中国的发展战略目标是什么?

  石安楠:因为花旗银行在中国的发展是致力于长远的发展,所以花旗将不断地去提高自身的能力。首先如果获得更多的发展机会,我们会去加大投资;第二在人力资源上,我们会不断地本地化,加强人才的培养和储备;第三,我们会开拓更多的产品和服务;第四,我们将提供更多的银行超市,给客户更多的选择;第五,我们特别强调长期投资的目标,尤其在新的产品上会加大开发力度。

  农行:有利可图就不会弃农

  赢周刊:和城市商业银行的火热比较起来,农业商业银行是“冰雪两重天”。北京农村商业银行虽然叫“商业银行”,却不能“在商言商”,必须承担起政策银行的部分额外的义务,在这种情况下,北京农村商业银行能赚钱吗?

  金维虹:现在我们还能赚钱,但我们是靠赚城里的钱来补农村的亏损。据初步统计,北京农村商业银行去年在农村地区的金融机构,网点54%亏损,亏损额达1.6亿,上半年在农村的金融网点又亏了5800万。亏损的钱从哪里来?我们靠城里的金融机构赚钱。目前我们60%的资金用于农村,40%的资金用在城市。

  赢周刊:作为商业银行要赚钱,但作为扎根农村的农业银行要承担农业发展的义务,在无法改变现有条件的情况下,你是要坚持你现在的做法注重发展新农村的义务,还是更多的考虑股东的利益?你怎样在赚钱和社会义务上做权衡?

  金维虹:目前为止我们是政策金融和商业金融并行,我们确实承担着两方面的压力,我们也在呼吁政府支持。

  政策金融和商业金融融为一体的问题,我向各级领导汇报的时候讲了很多次。我们是农村信用社转制而来,生在农村,养在农村,我们不应该离开农民,不应该离开农村,我们要继续为农村、农民尽义务。在改制时,银监会的批文讲得很清楚,我们是立足城乡,服务三农,服务市民百姓。

  虽然我们不是国家投资的政策性金融机构,但我们承担部分政府的职责和职能。去年开会,农民发言讲得很直接,“现在我们能拿到银行贷款的就只有农商行,这是党还看着农民,还帮着我们。”我们虽然不是政府的金融机构,但在农民眼中你就是政府,这个责任你是背着的。

  事实上,我们国家的农业和农村蕴涵大量商机,城市很多工业和加工业都要向农村或城乡结合地转移,我们也不愿意离开农村。但我们银行本身叫“商业银行”就意味要按商业银行的市场法则运行,要给股东回报,要参与市场竞争,但农业金融拿不到平均利润,甚至会亏损。2006年我们在农村亏损1.6亿,今年上半年又有5800万亏损,我们承担着不应该承担的政策性损失。困难光靠我们自身解决,我们的能力有限,我们需要政府的帮助,国家应当扶持农村金融。

  如果不给我们应有的政策,我们也会弃农进城,我们不可能长期做赔本的买卖,什么时候农村金融服务有利可图,什么时候我们再回来。

  平安银行:混合经营是摸石头过河

  赢周刊:平安集团是在国内金融界是一个很特殊的现象,它本身同时有银行、保险、证券等各种金融业务。你个人在国外履历很丰富,现在出任平安银行的行长,从你这些年的经验来看,混业经营是不是中国未来金融业发展的理想状态?

  江天锡:平安集团在中国相当独特,因为平安集团有五个牌照,五种金融业务都可以做,它也是中国唯一一家金融控股公司。而平安银行是它所拥有的银行。在平安内部,银行、保险、证券可以交叉销售,保险的客户可以卖银行产品,银行客户可以卖信托产品,全面性的产品使得一个客户在可以买五样产品。这种金融业的混业经营在国外有先例,最早就是花旗银行。

  混合经营、交叉销售是不是成功最重要的模式?或者是不是最好的模式?我觉得值得疑问。花旗银行和保险合并差不多十年了,一直在议论要不要拆开,为什么?因为虽然在花旗集团下,把保险和银行交叉销售有好处,但也有坏处。因为两方面员工的素质和所需要管理的方法、产品都不一样。同样的,平安集团能交叉销售肯定OK,但统一管理的问题能不能突破,能不能突破国外现在就已出现的问题?事实上,管人总是难事,而且这些人又有不同的档次、需求、背景,所以从管理的角度来讲,越单纯越好,混业经营比较难管。总而言之,从业务发展来看,交叉销售肯定是好事,但不一定要统一管理。从客观的角度来讲,混业的管理肯定比单业管理难很多。

  再过三年五年以后,平安集团混合经营能不能成不成功?谁也不知道。现在是摸着石头过河。

  相关专题

  外资银行内地狼奔豕突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