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李若谷:政策性银行转型路径

2007年09月07日 14:20 来源: 《中国新闻周刊》 【字体:


  ——专访中国进出口银行行长李若谷

  “我们的设想是实行国家账户和银行账户分账经营、分类管理,对政策性业务和自营业务实行专项管理、独立核算,使政策性业务和自营业务都能健康和可持续发展”

  ★ 本刊记者 王苏伊  杨中旭

  8月9日,中国进出口银行在港举行人民币债券发行路演,成为第二家赴港发行人民币债券的内地金融机构。专访的话题,也就从香港发债展开。

  中国新闻周刊:这一次的发债有什么意义?

  李若谷:股票市场发达、债券市场滞后一直是香港金融市场面临的现实挑战之一。内地机构赴香港发行人民币债券给了香港发展债券市场新的机会,为香港金融市场增加了新的市场主体和债券币种,开启了内地与香港、人民币与港币债券市场的交流与融合的闸门。

  香港可以充分利用金融制度、市场条件、人才优势等,成为人民币债券的离岸发行、交易和结算中心。内地金融机构在香港发行人民币金融债券,还将扩大人民币回流内地的渠道,有助于内地和香港的经济往来,加强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

  中国新闻周刊:在界定政策性金融与商业性金融的界限上,进出口行取得了哪些共识?业务上的具体进展如何?

  李若谷:在理论上,政策性金融与商业性金融互为补充,相辅相成。在实践中,我们一直在探讨政策性金融与商业性金融的良性互动发展机制,以政策性业务带动自营业务,以自营业务反哺政策性业务,形成各项业务良性互动、可持续发展的格局。

  在市场化改革的导向下,我们强调转变经营理念,树立效益观念,大力发展自营业务,通过自营业务的盈利来弥补政策性业务的亏损,减少国家财政补贴。经过努力,2006年经营亏损大幅度减少,剔除新增政策性补贴因素,同比大幅减亏。今年上半年,在政策性业务增加的情况下,我们通过提高综合效益和中间业务收入,在弥补了应由财政补贴的政策性亏损后,仍实现盈利。从全年看,实现我们年初提出的扭亏为盈的目标已成定局,这在进出口银行发展历史上是第一次,取得了历史性突破,减轻了国家财政压力,实现了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统一。

  中国新闻周刊:就任之初,你曾经说不能只做“出口银行”,那么,两年来,进出口行在进口业务方面取得了哪些进展?还有哪些亟待解决的问题?

  李若谷:近年来,我国贸易顺差不断累积,外汇储备快速增长,国际收支不平衡矛盾加剧,贸易摩擦增多、人民币升值压力加大。在这种新形势下,我行紧密围绕国家发展战略拓展业务领域,在去年开办了进口信贷业务,支持国内急需的先进技术、关键设备和国内紧缺的资源类商品的进口,满足国内经济发展需要,促进国际收支平衡,推动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

  自我行开办进口信贷业务以来,市场需求很大,企业、地方政府各方面反映很好。截至今年上半年,我行累计批准进口信贷407亿元,累计发放进口信贷230亿元,共支持了160亿美元的重要技术装备和资源类产品进口。

  中国新闻周刊:在刚刚展开的进口信贷业务方面,还有哪些亟待解决的问题?

  李若谷:在这项新业务的发展中,我们感到有两个主要问题,一是进口信贷业务受人民币信贷额度限制,不能充分满足企业的融资需求;另一个问题是对这项业务风险的认识和控制问题,在这方面我们从进口信贷一开办就很重视,要在实践过程中不断摸索,不断完善。

  中国新闻周刊:近年来进出口行业务的一个增长点是非洲。据我们所知,进出口行近来加强了非洲业务,请您介绍一下这方面的具体情况。

  李若谷:中非交往与合作的历史源远流长,进出口银行在近年来的中非合作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截至今年6月,我行已累计在非洲地区批贷及签约1000多亿元,贷款余额近500亿元,占全行业务总量的20%左右。

  作为中国政府发展援助的窗口,我行通过提供优惠贷款,积极支持非洲国家重建和发展。近年来,为扩大对非支持力度,我们借鉴国际通行作法,积极开展适合当地经济社会发展、互利共赢的一揽子合作,受到许多非洲国家的欢迎。目前,我行与安哥拉的合作非常成功,正在与其他非洲国家积极探讨开展类似合作。

  通过我行的金融支持,我国企业在非洲获得了一定的成功,也帮助非洲国家建立起现代工业,同时积极支持当地学校、医院、住房、通讯和电站等基础建设项目,改善了当地人民的生存环境,提高了生活水平,为当地人民带来了实惠。如我行贷款支持的安哥拉的许多项目今年底将竣工交付,为安近两年经济年均增长15%以上贡献了力量。在苏丹,自1995年我行提供1亿元援外优惠贷款,苏丹GDP已连续7年持续增长,2006年进出口贸易总额达134亿美元,外汇和黄金储备约36亿美元。

  我们与非洲国家开展的合作实现了双赢,一方面为非洲国家提供资金、技术等帮助,帮助非洲国家确立了其独特的经济发展优势,推动其经济发展和增加就业;另一方面也为中国经济持续发展开辟了新途径。

  中国新闻周刊:你刚才提到,由于进出口行的金融支持,我国企业对非洲市场的拓展步伐加快?

  李若谷:是的。我们在支持中非合作中,注意将对非援助与直接投资、工程承包、劳务合作与外贸出口等“走出去”紧密结合起来,在促进非洲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同时,推动国内企业开展跨国经营。我行支持和培育的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中色建设、宝钢、海尔、中兴、华为、威视、中铁(建)、中铁(工)等一大批有比较优势的企业,已成为我国“走出去”的领军者和中坚力量。

  中国新闻周刊:你就任行长的两年间,正是政策行转型从讨论到启动的时间段。你上任之初的一些改革构想,比如定位(立法)、内控机制、人才等方面的构想,有多少变成或者正在变成现实?

  李若谷:作为政策性银行,长期以来,没有专门立法,只有一部《中国进出口银行章程》。因此,我们对进出口银行的定位立法工作始终非常重视,一直在积极配合政府有关部门,推动这个问题尽早解决,为我行依法经营、稳健发展创造提供制度保障。

  目前,在国家有关部门主导下,我行的定位立法工作正在推进之中。但这个问题的最终解决取决于政府有关部门,不是由我们能够决定的。

  在内控机制建设与调整机构设置方面,近两年来我们已经取得了实质性进展。去年,我行根据现代银行的运行规则,借鉴国内外先进的金融管理经验,对总行机构进行了改革,对业务流程进行了整合。今年,我们继续深化总行机构改革,并对分支机构进行了改革,基本建立起了以业务发展为指导、以提高市场竞争力和风险防范能力为目的、符合我行实际并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组织体系。这次机构改革和业务流程整合突出了全面风险管理和内控理念,强化了市场营销和业务创新体系,提高了决策的科学性和专业性,为建立起现代银行制度奠定了基础。

  在人才培训方面,我们积极利用现有的各种资源和途径,做了大量工作,取得了初步成果。一方面加大培训力度,积极与国内外同业、高校、研究机构等建立培训工作机制,多渠道为员工创造培训机会,力求使员工的知识和技能不断更新和提高,适应日新月异的市场和形势变化。另一方面,我们通过公开招聘等形式,引进了一批高水平、高层次的金融人才,充实到我们的员工队伍中去。此外,我行还研究制定了人力资源“十一五”发展规划,目的就是打造一支懂经营、善管理的专家型人才队伍。

  中国新闻周刊:进出口行改革的总体方案是什么?有没有具体的时间表?

  李若谷:我行的总体改革方案,由国家有关部门牵头,正在研究之中,目前没有具体的时间表。从我行的角度,我们希望改革方案尽快出台,为我行各项业务的稳健发展提供保障。

  今年初,中央对政策性银行的改革发展方向进行了明确,即按照分类指导、“一行一策”的原则,推进政策性银行改革。中央要求进出口银行要深化内部改革,增强资本实力,为进行全面改革创造条件。事实上,早在去年,我们就在认真分析新形势的基础上,提出了向国际经济合作银行转型的战略构想,并对总行机构和分支机构进行了改革,为全面改革做了准备。这是我行积极适应形势变化而作出的主动应对,与中央对我行改革发展的要求是一致的。在运行机制上,我们的设想是实行国家账户和银行账户分账经营、分类管理,对政策性业务和自营业务实行专项管理、独立核算,使政策性业务和自营业务都能健康和可持续发展。

  中国新闻周刊:从负责宏观管理的央行副行长转岗到负责微观事务的进出口行行长,两年来,有何感受?

  李若谷:从宏观岗位到微观岗位的转变,对我个人来说,是一次全新的经历。角色转变两年来,感触很多。总的感受就是银行自主发展的外部环境不够好,需要进一步解放思想的地方还不少。

  近两年,在政府有关部门的支持和帮助下,我行各项业务发展很快。进出口银行今后的改革发展离不开政府的支持,我们希望得到政府有关部门一如既往的关心、支持和帮助,把进出口银行越办越好,为促进我国经济又好又快的发展,为构建和谐社会、建设和谐世界做出更大的贡献。 ★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