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江西调查农行改革实证分析与政策建议

2007年09月17日 07:08 来源: 金时网-金融时报 【字体:


  提要 实现面向“三农”和商业运作的有机结合(文中简称“两结合”),是农行改革最大的难点所在,也是改革最终能否成功的关键所在。江西农行个案调查显示,资产确权和处置准备、尽职调查和外部审计等股改常规性工作均顺利稳步推进,但如何实现“两结合”却面临着体制性、政策性等障碍,作者建议从调整股改方案入手,落实“两结合”。

  一、制约农行改革实现“两结合”的主要原因

  (一)从宏观比较看,县域经济的差异性和多样性与大型商业银行治理集中性和统一性的矛盾是长期性障碍

  1、县域经济的差异性和多样性。从全国看,东部-东北-中部-西部区域县域经济有明显的差异性。93%的百强县分布在东部地区,百强县(市)的平均人口84.8万人、GDP164.7亿元、地方财政收入7.6亿元,分别是全国县域平均规模的1.86倍、5.14倍、6.29倍。从江西看,全省县际间经济实力、人均水平及经济结构等方面存在较大差异。从总量看,2006年全省县域平均GDP为32.36亿元,前5名均值是后5名均值的11倍。从人均看,排名首位与末位的县域人均GDP分别为16246元和3086元,相差4.3倍。

  2、农行治理的集中性和统一性。农业银行同其他国有商业银行一样,具有集中治理、统一业务流程和标准的一般特征。1999年以来,农行上收信贷权限,撤减农村网点,导致县域存贷比普遍低下,县域支行难有“作为”,县域服务功能有所弱化。今年初,江西农行授信管理由“省行-设区市分行-县支行”改为“省行-县支行”,信贷权限高度集中于省行,导致省行业务量过大,审批待时过长,效率较低,县域支行几乎无经营自主权,难以适应复杂多变的竞争市场。

  (二)从组织流程看,传统行政色彩的组织流程与县域市场竞争要求不相适应的矛盾是体制性障碍

  一是业务流程以满足行政性组织结构及其管理的需要为导向,而非优先服务于市场和客户需要。长期以来,农行组织结构纵向按行政区划及级别设置机构,横向则按照业务、产品分类设置部门,大体上一个部门只负责为客户提供一种产品或服务,而不是依据市场、客户和效益设立机构,流程服务于组织而不是优先服务于市场和客户。二是传统“多级管理一级经营”的经营体制,难以适应差异化和多样化的县域市场。目前,农行经营体制为“三级管理,一级经营”,管理层人员过于庞大,一线经营人员严重不足,管理链条过长,对市场反应不灵敏。三是业务流程僵化单一,缺乏适应市场需求变化的能力。目前,农行业务流程往往不能依据客户与业务的风险高低设计不同的产品方案和运行模式,而是根据总分行之间、分支行之间授权权限的划分开展业务,导致越是优质客户、越是大客户审批环节越多、业务流程越复杂。

  (三)从机构建设看,支行网点竞争力不足与其县域市场基础不匹配的矛盾是基础性障碍

  江西省农行县域支行尽管机构、人员明显多于工、中、建行,但在县域业务竞争中优势并不明显,甚至处于同业落后地位,部分县域农行存贷款业务份额在四大国有商业银行中呈下降趋势。从县域网点单产看,尽管农行县域网点数量在四大行中占优势,网点单产明显低于其他三家国有商业银行。从人力资源状况看,全省农行县域支行人员结构难以适应业务发展需要。一是年龄结构呈现“橄榄型”,年轻员工占比低。2006年末全省农行县域员工中30岁以下员工仅占10.79%,而中行、建行县域机构普遍招聘了一批年轻的员工或劳务工,柜面形象优于农行。二是学历结构呈“圆锥形”,学历层次较低。大学本科毕业的员工不到10%,中专及以下文化的员工占比达58%。三是专业人才队伍与业务需求矛盾突出,尤其是法律、计算机、国际业务、营销等专业人才在支行尤为缺乏。绝大部分县域支行已有8~10年未录用大学毕业生,制约了支行的发展。

  (四)从历史包袱看,不良资产剥离后可轻装上阵与后续发展压力的矛盾是财务性障碍

  从江西农行情况看,2006年末,该行账面五级分类不良贷款占比为20~40%左右,其中,可疑类及损失类贷款占不良贷款的大部分比例。2006年全行实现经营利润3.45亿元,清收可疑类及损失类不良贷款、清收处置损失类非信贷资产本息共计15.84亿元。假定以2006年不良贷款为基数,按账面剥离可疑类及损失类贷款、损失类非信贷资产后,该行贷款不良率将下降30个百分点左右。如剥离出的资金不考虑上存利息,不良贷款利息减少则导致经营利润减少3.3亿元,如按上存利率1.3%、其他收入不变来测算,剥离后该行2006年经营利润减少0.53亿元。

  从县域支行情况看,2006年末全省农行县域各项贷款如剥离可疑及损失类贷款后,各项贷款只剩下百余亿元,平均每个县域支行贷款规模1.28亿元,人均只有171万元,有的县支行剥离后贷款只剩几十万元。经营收入主要依靠上存资金利息,县域支行发展的压力很大,尤其是农业大县和贫困县支行。

  (五)从外部政策看,优惠扶持政策缺位与其重新定位县域市场要求的矛盾是政策性障碍

  一是财税优惠扶持政策缺位。国家对农行的县域农村金融服务尚无扶持政策,而农信社却在财税方面享受所得税和营业税等系列优惠政策。如免交企业所得税,免税期至2009年底;营业税及附加优惠,市区按5%的税率征收后半额返还,县域按3%的税率征收后全额返还。二是体现平等性竞争的金融政策缺位。如法定准备金率,目前农行为10.5%,高出其他三家国有商业银行0.5个百分点,高出农信社3个百分点。又如业务领域划分上,农信社在面向传统狭义农业和从事创业投资的农户小额信贷中使用了较高利率,形成了垄断定价的状态。农发行开始进入商业性、竞争性金融领域。改革后的农行县支行市场定位非常难,加之如没有一定的优惠扶持政策和组织流程改造等措施,农行将受制于安全和成本问题,依然会系统性地集中资金,收缩县域业务,最终使整个农行股改“两结合”难以实现。

  二、推进农行改革实现“两结合”的政策建议

  (一)尽快制定落实“两结合”原则的农行股改子方案

  一是以县域市场为经营中心,形成多种组织结构与业务流程模式,以适应全国县域经济差异化和多样化特点。二是增加县域市场运营资金。按新增存款一定比例、股票发行筹资一定比例、中央注资一定比例等方法确保农行县域支行的运营资金。三是建立面向“三农”业务的认定、监测和区别于城市业务的考核体系,明确细化“三农”业务的范围。四是单设经营县域业务的子公司。将对农行县域业务以省为单位分出,成立专门经营县域业务的子公司。子公司采取二级经营管理体制,信贷等业务管理挂靠在农行省分行,业务经营在县级支行。这样,有助于考核和管理农行股改“两结合”落实,专注于县域业务和“三农”金融产品,防止资金过度向大城市集中。五是设立考核农行落实“两结合”原则的长期性的跨部门协调委员会,由人民银行、银监会、财政部和发改委等部门组成。六是选择有助于面向“三农”业务发展的战略投资者,包括以业务流程再造为导向的战略联盟,提升农行服务“三农”的核心竞争力。

  (二)对县级支行实行分类授权管理

  一是坚持风险集中控制原则,将县域信贷业务的风险控制职能集中到省、市两级行。二是坚持适当授权原则,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对所有县域支行转授总行规定的低风险信贷业务审批权,增强市场反应速度。三是坚持差异化授权原则,对部分管理基础好、客户资源相对丰富的支行,以及专业化支行,可适当扩大信用业务审批权限。四是坚持动态管理原则,根据各支行外部环境和经营管理情况的变化,及时调整对各支行的信贷授权。

  (三)调整县域信贷政策和信贷制度

  一是重新整合小企业信贷政策。二是适当放宽县域房地产信贷业务准入政策。三是调整担保政策,丰富担保方式,延长担保期限。四是改进客户评级授信方式,扩大循环信用范围,解决评级授信时间过于集中、链条较长、省分行评级授信工作量较大等问题。

  (四)优化信贷业务流程

  一是建立独立化、垂直性的信贷流程结构。实行首席信贷审批官负责制,设立专职风险总监对信贷投放、信贷资产质量负总责。增设县域业务审查中心,以提高县域信贷业务的审查审批效率。二是以客户和业务风险高低构建决策流程。三是整合信贷流程。将串行流程改造成并行流程,合并工序。四是实行分级定价管理。扩大一级分行的利率审批权限,减少审批环节,建立高效快捷的风险定价流程,对贷款定价进行精细化、差别化授权,差异化定价。

  (五)健全县域业务风险控制机制

  一是加强与当地政府部门联系,共同营造良好的县域信用环境;二是坚持准入标准,把好县域信贷业务投放关,避免“一哄而上”。三是强化贷后管理,落实风险管理责任。逐步推行支行风险经理派驻制,建立科学合理的信贷风险问责和免责机制,确保风险责任落实到人。

  (六)优化县级支行资源配置

  一是将县城及中心集镇作为农行面向“三农”的主要支点,做到网点布局随资源而动。二是加强县域支行人力资源配置,充实县域支行队伍,抓好县域员工的培训。三是新增经济资本要向高等级的县域支行倾斜,打造精品网点,增强市场竞争力。四是对主要业务经营指标快速提升的县域支行,由省分行穿透式配置部分效益工资和费用,提高县域支行内在发展动力。五是推动由现行的差额管理向全额集中管理转变,对支持农业产业化、特色资源开发和农村城镇化等县域支行所需信贷资金的系统内借款实行优惠利率。

  (七)完善外部政策环境

  一是实行优惠的营业税率和所得税率。给予农行与信用社同等的财税优惠政策,将目前5%的营业税率降至3%,同时给予3~5年免所得税的优惠。二是实行有差别的法定准备金率。农行城市行的法定准备金率参照其他国有股份制银行确定,县域行法定准备金率参照当地信用社水平确定。三是建立信贷风险的政策性补偿机制。由国家补贴服务“三农”的金融机构,解决涉农金融风险较大与商业化运营之间的矛盾。四是合理划分农行与农发行、农信社的业务发展领域。(中国人民银行南昌中心支行行长 高小琼)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