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建设新农村必须完善农村金融服务体系

2007年09月17日 07:08 来源: 金时网-金融时报 【字体:


  自从2005年10月党的十六届五中全会在《“十一五”规划纲要建议》中明确提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任务以后,全国各地便掀起了建设新农村的热潮。要通过发展经济达到建设新农村的目标,就必须借助于金融的支持。为此,就要在认清当前农村金融存在问题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快农村金融体制改革,不断完善农村金融服务体系。近日在北京恩必特(新智库NBT-New Brain Trust)经济咨询中心组织的“2007金融沙龙Ⅲ”上,来自全国政协、中央政研室、发改委、财政部、农业部、水利部、科技部、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务院法制局、社科院等部委和研究机构,以及农业银行、农发行、邮政储蓄银行、北京农商行和金融学术界的李连仲、刘明、徐小青、焦瑾璞、柴青山、李伏安、黄明、王国刚、张晓山、苏明、魏加宁、宋乃公、冯艾玲、王元龙、金维虹、吕家进、苑德军、谢太峰、樊志刚、王健、董玉华、陈武、李国栋等近50名专家学者,围绕这一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新农村建设是一项长期任务,资金瓶颈制约新农村建设

  中央提出建设新农村的任务后,各级政府和有关部门采取了一系列政策措施,加大对农村地区的资金投入,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农村经济的发展。对此,与会专家学者给予了充分肯定。但同时,也对新农村建设中一些最基本的问题达成高度共识。

  首先,新农村建设是一项长期战略任务,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完成。新农村建设任务的提出,虽然使“三农”问题的解决上升到国家战略的高度,但新农村建设是一项长期而系统的工程,不可能在短期内完成。有专家认为,在新农村建设过程中,政府至少应关注以下五个方面的问题:一是农业的现代化;二是农民增收问题;三是要加大对农村地区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四是改善农村地区的公共服务水平,包括农村地区的教育、医疗、社会保障、信息服务、农业技术推广服务,等等;五是推进农村经济改革。几年来,国家财政对农村地区的投入虽然大幅增加,但距离新农村建设目标还相差很远,而且要从根本上解决上述五个方面的问题,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因此,专家们认为,新农村建设将呈现为一个长期的过程。

  其次,资金问题仍然是新农村建设中最大的制约瓶颈。例如,有人估计,我国城市占据了85%的金融资源,广大农村地区只占15%左右。更有专家指出,即使这15%左右的金融资源中,真正投向农业和农民身上的更是微乎其微。因此,突破资金瓶颈、切实解决“三农”的融资难题,是新农村建设中必须重视的核心问题。

  多渠道解决新农村建设资金问题,核心在于重构农村金融体系

  既然新农村建设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任务,那么,应当怎样推进新农村建设的进程?对此,与会专家学者提出了不同的思路。

  有专家认为,要解决农村问题,不应就农村而论农村,而应跳出农村看农村。在发达国家,随着经济发展农村在逐步萎缩,如果我们在政策上还是鼓励把农村做大,是行不通的。相反,要解决农村问题应从两方面入手:一是实现农业生产的产业化;二是实现农村人口的城市化。忽视这两个方面仅仅从信贷角度去考虑问题,是解决不了农村问题的。

  更多的专家则认为,无论如何解决“三农”问题,都离不开资金的投入。至于新农村建设的资金来源,可以有以下渠道:一是财政渠道;二是金融渠道;三是社会渠道;四是农民个人。从财政渠道看,虽然其对农村投入总量在逐渐增加,但占整个财政支出的比重却是下降的,因此,应当加大财政的支持力度。社会渠道主要是企业的资金。由于农产品价格偏低,资金在农村的投入不能获得社会平均利润率,所以,社会资金在农村很难留住。鉴于此,应当从根本上解决农产品价格偏低的问题。至于农民个人的渠道更是微乎其微,改革近30年来,城乡居民收入差距拉大,仅靠纯农业收入农民只能养活自己,根本无钱扩大再生产。现在农民扩大再生产的钱主要靠打工收入的回流,但回流数量非常有限(大概只有1/4左右)。因此,靠农民自身解决农村建设资金问题是不现实的。根据以上状况,专家们普遍认为,金融渠道应当成为解决新农村建设资金问题的主渠道。

  与会专家也对当前农村金融领域存在的问题表示了极大关注。他们指出,农村金融业是我国金融领域中的弱势产业,远不能适应新农村建设的需要。目前农村金融的突出问题表现在:第一,农村金融领域出现真空现象。国内各国有商业银行在农村地区的机构基本撤完,信用社作为仅存的农村金融机构感到独木难支。第二,金融机构不仅不能发挥农村地区资金“供水站”的作用,反而成为资金的“抽水机”。例如,2006年农业银行大口径涉农贷款所占比重不到50%,若按小口径即纯农口径计算,其投向农业的贷款比例更低。邮政储蓄在农村的机构较多,但无论改制前后,其吸收的钱大部分也进城了。第三,由于农村地区的投资难以获得社会平均利润率,风险大,因此,从根本上导致农村金融发展缺乏可持续性。第四,农村金融体系不完善。目前的农村金融体系实际上是单一的银行信用,保险、证券、基金、信托等机构在农村地区基本属于空白。

  专家们认为,要解决新农村建设的资金问题,必须重构农村金融体系。新型的农村金融体系应该是既包括商业金融也包括政策性金融、合作金融、民间金融,既包括银行也包括保险、证券、期货、投资基金、风险投资、信托等在内的完整体系。在农村地区也有很多适合商业金融活动的领域和项目,例如农业产业化和农产品深加工项目、资源开发和旅游开发项目等,商业性金融在这些领域应当发挥重要作用。

  大部分专家认为,鉴于“三农”的弱势特征和商业金融的趋利性,商业金融不可能成为农村金融体系的主体,必须使政策性金融发挥主导作用。有专家指出,我国政策性金融机构都出现了商业化趋势,这应引起我们的反思。我国还处在城市化过程中,农村地区还很落后,因此,政策性金融远没有完成其使命,在适合新农村建设需要的农村金融体系中,应当继续明确政策性金融的主导地位。

  专家们指出,目前我国的农村金融体系中,信用社是事实上的主体,但它并非真正的合作金融组织。除了应当继续深化农信社改革外,还应发展真正的互助合作金融组织。另外,也要引导、规范和发展农村地区的民间金融活动,发展小额贷款机构。

  我国目前的农村金融体系是单一的银行信用,专家认为这是不完整的,还要拓展其他金融机构。一是要发展农村的保险业,特别是政策性保险机构;二是要发展农村地区的证券期货业,特别是发展农村期货市场更为重要;三是发展农村的投资基金,特别是农业发展投资基金;四是发展农村信用担保公司,解决农民贷款难问题。此外,还应发展农村的信托业、金融租赁业等。

  抓大放小,深化农村金融体制改革

  与会专家们普遍认为,我国农村金融体制改革一直“雷声大,雨点小”,有些地方,农村金融改革与城市相比至少滞后20年。因此,必须本着“抓大放小”的原则,大力推进农村金融体制改革的进程。

  所谓“抓大”就是要抓农村金融建设大的方面,建立和完善农村金融市场。我国目前的农村金融市场实际是单一的信贷市场,甚至连信贷市场都够不上,证券和保险市场基本空白。因此,在农村金融改革中“抓大”就是要着力进行农村金融市场建设。有专家指出,农村金融市场至少应由三部分组成:信贷市场、农产品期货市场和保险市场。其中,农产品期货市场应当引起重视,因为它和保险市场有密切关联。有了农产品期货市场,不仅有利于农产品的合理定价,而且可以为农民提供针对农产品价格波动进行套期保值的手段。由于借助期货交易可以使农民收入具有相对确定性,保险也就有了标的,从而有利于促进农村保险市场的发展。

  所谓“放小”就是放开小额信贷业务和小额信贷组织。有专家提出,在市场化导向下,大银行撤出农村是必然的,关键是大银行撤走后要有新机构进来,其途径就是放开小额信贷业务和小额信贷机构。在这方面,孟加拉国的经验值得我们借鉴。小额信贷可以由专门的小额信贷组织来做,也可以由大银行或股份制银行经营。但相比之下,由前者经营更合适。中国地域辽阔,各地情况不同,但“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小额信贷组织完全可以在各地生存发展,并成为资金回流农村的一个载体。例如,可以由大银行对小额信贷组织发放贷款,然后再由后者向农户发放小额贷款。就是说,大银行可以充当贷款批发商,小额信贷组织则充当贷款的零售商。但从目前的情况看,发展小额信贷组织困难还比较多,关键在于一些问题没有很好解决。一是政策问题,目前我国规定成立村镇银行必须有大银行参股20%,对于纯民间的村镇银行和小额贷款机构,还限制得较死。建议对于小额信贷组织应当引导而不应主导其发展,应当给民间的小额信贷组织松绑;二是对风险的认识问题。我国管理层对发展小额信贷组织存在一种担忧,即担心其会演变成基金会,从而重蹈农村合作基金会的覆辙。专家们认为这是不可能的,只要是真正的私人民间性质的金融组织,又对其吸收存款加以限制,就不会重走农村合作基金会的老路;三是利率问题,在利率市场化的大背景下,如果小额信贷组织从大银行批发借款然后再对农户发放小额贷款,必然会使农户借到的贷款利率上升,加之农户贷款风险较大,其利率也必然相对较高,使本来就不富裕的农民增加利息负担。政府应当给予必要的政策扶持,例如可以通过减免金融组织的营业税、所得税,或者对农户贷款进行贴息等来加以扶持。此外,专家们认为,在对小额信贷组织的监管上应当同一般商业银行有所区别。

  利用政策和法律手段,促进农村金融健康发展

  由于“三农”具有弱势特征,因此,专家们普遍认为,政府部门应当通过政策和法律手段,支持农村金融的发展。

  首先,要将农村金融发展列入各级政府的长期规划。农村金融在各级政府中还没有受到应有的重视,在各级政府的发展规划包括新农村建设规划中,都很少把农村金融作为一个重要内容列入,所谓的重视只是停留在表面上,以口号居多。因此,应当将农村金融发展列入各级政府的长期规划中,并认真加以落实。

  其次,放松对小额信贷组织和民间金融的政策限制,并对其活动进行政策引导和规范。在现有金融体制框架内很难解决农业和农民的融资问题,必须在体制外寻求突破口。在现有正规金融之外发展民间小额信贷组织、民间金融、互助金融等就是解决问题的有效途径。实践证明,在农村地区存在民间金融滋生土壤的情况下,一味地禁止、打压不会产生很好的效果。堵不如疏,应当在政策上允许各种形式的民间金融生存和发展,并通过政策引导,规范其金融活动,以便充分发挥其在新农村建设中的作用。

  第三,政府应当对农村金融给予财政税收等方面的政策优惠。一是要在农村地区继续强化政策性金融的主导地位,并对政策性金融给予财政和税收优惠;二是对其他农村金融给予财政和税收上的优惠,这也是世界各国的普遍做法;三是对商业银行的涉农金融活动给予财政税收优惠。不仅涉农金融机构有支持“三农”的义务,商业银行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为鼓励商业银行向农村提供资金,应当对其涉农金融活动给予贴息、减免营业税和所得税等优惠。对此,有专家对目前的下述做法提出了异议:农村信用社可以享受所得税优惠,但其改制为农村商业银行后,尽管业务仍主要面向农村,但却不再享受税收优惠。这种做法显然不利于鼓励商业银行向农村地区投放资金。

  第四,在监管政策上,应当对农村金融区别对待。例如,在资本充足率监管、风险监控指标确定等方面都应考虑农村金融的实际,而不应与其他商业银行采取同一标准。另有专家指出,在监管费收取政策上也应将农村金融机构与商业银行相区别。现行做法是,农村信用社可免缴监管费,但改制为农村商业银行后就要上缴监管费。有专家对此提出质疑,认为应当取消农村商业银行的监管费。

  第五,应当对农民借款的抵押担保提供更为宽松的政策。一是可以考虑扩大农民抵押物的范围(如农民的土地承包权、宅基地等);二是可以考虑成立由政府出资或由政府支持的农村信贷担保机构。

  第六,通过立法手段促进金融机构支持新农村建设。通过立法途径强制商业银行必须将一定比例的资金投向农村,是很多国家的普遍做法,这种做法也可以为我国所借鉴。(记者 柳立)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