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深圳发展银行疗治术

2007年09月22日 01:08 来源: 经济观察报 【字体:


  记者 李利明 宁方朋

  美国副财长、信孚银行董事长和CEO、美国银行董事会副主席和CFO……法兰克·纽曼的名字总是和这些显赫的身分联系在一起。现在,他是深圳发展银行董事长。

  两年前,当纽曼接受挑战来到深圳的时候,他将如何把几十年的国际银行经验用于对深发展的整治一直是所有人关注的焦点。在关注中,深发展2006年以来连续几个季度实现了净利润的三位数年增长;几多曲折的股改虽艰难但也顺利前行。

  9月19日,纽曼先生在接受本报独家专访时称,对深发展的整改就像中医治疗,“我有过帮助其他几家银行整改并扭转经营局面的经验。但深发展的改变,是我见过的恢复最快、最强劲的过程。”

  跟GE合作是一种优势,但不是必需的

  《经济观察报》:在股改顺利通过之后,各界都很关注深发展与GE的合作问题,现在双方约定的参股期限已过,是否会进一步合作?

  纽曼:目前还没有进一步的行动。今年6月30日之后,双方的协议已经到了“longstopday”(中文大意是“截止日”)。截止日不是意味着到这一天这个合同就终止了,而是指到这一天双方任何一方都有权力终止这个合同。所以过去商定的5.25元的参股价格已经不适用了。我倒希望自己可以用这个价格购买深发展的股票(笑)。

  我们一直在讨论下一步的合作,但是目前为止还没有达成任何协议。我们仍在和GE保持积极的业务合作,比如说在信用卡项目上。

  《经济观察报》:外界担心如果深发展跟GE没有了股权合作,或者GE不再提供技术援助,深发展的竞争力会受到影响。

  纽曼:应该说GE给我们提供了很多的帮助。但大部分工作是深发展员工完成的。GE的培训课程非常好,我们派深发展的员工去学习,他们很清楚如何给客户提供高品质的服务。

  我们跟GE的合作是一种优势,但不是必需的。

  《经济观察报》:按照深发展的计划,如何达到8%的最低资本充足率要求?

  纽曼:我们期待今年年底第一批权证的行权,将带来将近40亿的资本金,用于补充核心资本。此外,股东大会批准了发行最高可达80亿元次级债和最高可达80亿元混合二级资本的计划。我们可能会分批完成发行,第一批次级债的金额可能是60或者70亿元。

  《经济观察报》:在深发展上半年报中提到,经营业绩大幅提升主要归功于 “存贷款的强劲增长,利差的扩大,中间业务收入的增加,以及有效税率的降低”。如果存贷款强劲增长是首要原因,那么这是否对深发展的资本充足率造成更大的压力?

  纽曼:我们非常乐意看到存、贷款的持续增长,这意味着银行核心业务的持续发展和银行盈利能力的提升。尽管如果贷款的增幅较小的话,达到监管指标8%相对会容易一些,但我们希望业务发展和资本充足率提高两者间能够达成较好的平衡。值得高兴的是,我们盈利能力很强,贷款规模在增长,资本回报率也在提高。

  还有一个有帮助的因素,就是按揭贷款增长迅速,占总贷款比例越来越大。你刚才指出的贷款增长对我们资本充足率的压力是很正确的,与此同时按揭业务的增长会减轻这方面的压力。

  《经济观察报》:深发展股改后,新桥的持股比例降到16.7%,如此低的持股比例,再加上深发展比较小的规模,今后深发展或者说新桥如何应对控制权之争?

  纽曼:根据银监会的相关规定,任何单个机构持股超过5%,必须经过银监会的批准。目前尚没有这种情况的发生。你刚才提到的在理论上是有可能的,但新桥还是最有影响力的股东。

  就像中医治疗

  《经济观察报》:您认为深发展快速增长的主要动力是什么?是组织架构的调整,还是人的调整,或者是业务方向的调整?

  纽曼:需要各种主要因素的共同作用才能实现好的增长。除了你提到的因素外,还有一些因素也发挥了作用,包括有效的费用管理、良好的信贷质量,这几个部分加在一起才可以使银行保持强劲增长。当然三位数的增长是很罕见的,我们不太可能一直实现三位数的增长。

  《经济观察报》:您认为新桥入主深发展将近三年来最成功的改革举措是哪些方面?

  纽曼:在我的理解里,这就像中医的治疗。中医对人的治疗,根本在于使人体自身强大起来,而不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所以我们在治理深发展的过程中采用同样的哲学,不是单一因素的作用,而是很多因素加在一起和谐地发挥作用。

  比如找到合适的人,放在合适的位子上,这很重要。又比如,建立一个良好的决策流程和机制也很重要。还有,把全行的政策、制度集中化使我们更加成为统一的银行。我们有很清晰的绩效评估的制度。大家非常清晰的知道自己的目标在哪里。沟通也很重要,还有员工精神。员工都强烈希望银行可以发展得很好,有这样的精神,在这里做事情会比在其他地方容易得多。

  《经济观察报》:在您看来,深发展这样一家资产规模3000亿元左右的中小银行,在业务发展上应该侧重于哪些领域,从而能够避免和规模大于自己的银行进行激烈竞争?

  纽曼:在中国,四大行的规模是超大的,我认为深发展的规模并不算小。我们具备了为顾客提供高品质服务的能力。我们这家银行已经显示出有足够的创新能力,并在一定程度和某些方面超过那些大行。

  我们不会做大银行所做的每一件事情。我们主要集中在中小企业、贸易融资方面的服务。我们也关注零售银行的重点业务,包括信用卡、按揭、财富管理。在这些领域中我们的市场份额在不断扩大,事实表明我们有能力跟这些大银行竞争。

  《经济观察报》:目前中国很多中小银行纷纷提出做最佳零售银行的口号。您认为在这个市场上,深发展的生存和发展空间在哪里?

  纽曼:你说的对。你跟每一家中国的银行董事长谈话,他都会告诉你“我们要大力发展零售业务”。区别在于他们是怎样来做,以及做的程度。我们银行拥有非常杰出的员工,能够设计出好的产品,为顾客提供优质的服务。

  事实上,这就是深发展致力追求的境界。在深发展很多开设分行的城市里,你会发现当地市场上,我们市场份额的增幅是名列前茅的。富有创新性的产品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还有,中国的零售市场非常巨大,所以很有可能在中国有若干家银行的零售业务会做得非常杰出。我们也没有必要做唯一的一家。

  《经济观察报》:国内各家银行都有三到五年的规划,深发展的规划是什么样的?是规模还是在同业中间的位置?

  纽曼:事实上,我们没有很具体的规模目标。但确实希望继续扩大市场份额。尤其是刚才提到的中小企业、贸易融资领域。我们非常高兴看到资本回报率超过20%,并非常希望一直保持下去。但是随着资本的增加,这个目标将更具有挑战性。但是,其中一个目标是清楚的,就是继续延续创新之路,以及为顾客提供优质服务。我们的运营要达到卓越的境界。

  寻求做成事情的最好方式

  《经济观察报》:目前中国银行业正处于快速的转型过程中。在转型中,银行最需要什么样的人才?

  纽曼:我记得在信孚银行作董事长的时候,有一天我和美联储前主席保罗·沃尔克走过一间交易室,很多交易员在工作。他看了看说这里的交易员都非常年轻,他们当中有多少人经历过困难时期呢?有多少人有曾经处理过困难事情的经历?

  我相信,这是很多银行都共同面临的问题。成长是为很多年轻人提供更多的机遇。但是,有时候除非你经历过这样的困难时期,否则很难学到、感受得到一些东西。目前的情况是,在中国有很多年轻人都在负有重要责任的岗位上。

  《经济观察报》:您担任深发展董事长两年来最大的体会是什么?

  纽曼:最大的事情就是还没有学会普通话(笑)。最大的体会就是这家银行具有能够迅速适应新事物、新环境的能力。我有过帮助其他几家银行整改并扭转经营局面的经验,但深发展的改变,是我见过的恢复最快最强劲的过程。我把它归结为,很大程度上,是员工们非常渴望能提高,随时准备学习,不断进步。

  我经常使用我欣赏的邓小平的话,要做好一件事情,我们不会关注是用中国的方式好还是国际的方式好,我们只是寻求做成这件事情的最好方式。所以无论是白猫还是黑猫根本就无关紧要。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