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汲取教训推进创新

2007年09月25日 07:54 来源: 金时网-金融时报 【字体:


  目前,国内金融机构正在积极开展金融创新,不断推出针对客户需求的新产品和新服务,资产证券化第二批试点工作也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然而,随着美国次贷问题引发全球主要金融市场大幅动荡、进而导致信贷市场成本急速上升,国内一些媒体和部分学者开始质疑起包括房地产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BS)和债务抵押支持证券(CDO)在内的结构性融资产品,认为正是这类创新性产品的大行其道导致了金融风险在全球的扩散和放大。为了让金融从业人员对这个问题有一个清楚的认识,记者特地对中国人民银行、世界银行、雷曼兄弟、中国银行的专家进行了采访。     

  美国转移信用风险非常成功     

  接受记者采访的中外专家均认为,就住房金融领域来说,金融创新没有创造风险,也没有扩大风险。美国在这方面做得很成功:放贷机构通过发放高利率的次级抵押贷款获得了不菲的收入,且通过将贷款证券化将信用风险转移给了二级市场投资者;中低收入的购房人则通过次级贷款获得了住房。     

  雷曼兄弟亚洲首席执行官博泰告诉记者,尽管在美国次贷市场MBS、CDO产品出了一些问题,但人们不能在倒洗澡水的时候把孩子也倒掉,中国的银行应通过资产证券化转移信用风险。“美国金融市场最近的动荡实际上是一个风险重新定价的过程,就像每过几年资本市场都会进行调整一样,今年也不例外,只不过本次调整主要是由次级贷款市场的问题所引起的。实际上CDO是市场中很具创新意识的一种结构化产品,能够帮助企业和金融市场参与者更好地管理风险,建立风险管理的文化,是资本市场上的一个亮点,将来还会继续发展。”     

  “金融创新实际上并没有创造风险,也没有扩大风险。就像世界银行行长佐立克不久前所讲到的,对中国来说至关重要的是继续发展债券市场、金融市场并推动金融创新,在发展过程中很重要的一点是,要遵循非常简单的、过去一直遵循的价值原则。所以,对金融系统来说,是可以为所有社会成员提供服务的,但重要的是要以比较合理的方式来运作这套体系,要采取审慎的标准进行风险管理。”世界银行华盛顿总部的住房金融专家Britt Gwinner如是说。     

  事实上,如果仔细研究美国次贷危机的根源人们就会发现,并非是MBS或CDO本身出了问题而导致危机,而是它们的基石——基础资产,即次级抵押贷款违约率上升带动它们出了问题。因此,人民银行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指出,中国从美国次贷危机中得到的一个启示是:对贷款一级市场的把握比对二级市场更加重要,借款人的未来现金流比住房贷款抵押物对一级市场更重要;不要因为美国次贷市场出了问题就对国内开展资产证券化等金融创新持怀疑态度,而应加快创新步伐。     

  次贷危机与金融创新无直接关系     

  据悉,美国次级贷款主要有无本金贷款、可调整利率贷款和选择性可调整利率贷款。与次级贷款证券化后得到的MBS和MBS结构化以后得到的CDO一样,这些产品严格说来都不是最新的创新型产品,大多数在美国都已经有30多年历史了。但是,在2006年房价开始下跌之前的8年中,繁荣的房地产市场导致了一个新情况的出现,即可调整利率贷款的发放对象由过去的富裕群体扩展到了一些风险比较高的中低收入群体,使贷款风险上升,尤其是在利率波动可能比较大的情况下。另外CDO也出现了一个新变化,即投资者忽略了房贷所暗含的风险。     

  根据Britt Gwinner的介绍,在房地产市场的繁荣期,为了迅速扩大市场份额,美国很多贷款机构放松了过去长期遵守的贷款发放、审核的基本标准。     

  他表示,无论在任何一个市场,以房价的上涨作为放贷的基础是非常危险的。“要求借款人提供收入证明文件,并对其偿还能力进行严格的评审是非常重要的。金融监管机构应配合其他应对和化解金融风险的措施,对放贷标准及其应用进行审核。”Britt Gwinner指出,从评级机构的角度来说,他们所采用的模式对于CDO抵押品的关注点是房地产价格上涨,而随着房价的下跌和利率的上升,他们又下调了一小部分CDO的评级。而这些评级比较低、风险比较高的CDO的投资者往往有很高的杠杆率,当他们按照市场价值来计算损失时所受到的影响就比较大。出现损失的原因是贷款发放的审核条件、信用评价和负债率的问题。     

  “只要你的基础资产选择良好、表现正常,以此为基础开展的结构化融资产品创新就不会出现大的问题。”人民银行的专家告诉记者。     

  中国住房金融创新重在关注一级市场     

  在分析了导致美国次贷危机的根源之后,Britt Gwinner对中国在住房金融领域创新的建议是,商业银行充分了解信贷风险、根据风险定价并进行充足的风险拨备是创新的基础。如果贷款的质量很好,无论是MBS产品还是CDO产品都不会出现违约。他认为目前中国的银行均按照中央银行规定的基准利率下限来定价是一个问题。“目前,中国的商业银行更注重以低利率占领市场,缺乏风险溢价,对不同的借款人放贷都采用同样的利率,说明信贷人员没有充分认识到可能出现的信贷风险及其引发的危机。”他表示。     

  美国住房贷款一级市场一般简单分为次级按揭贷款、最优贷款和ALT-A(简易型)贷款三种。实际上每种贷款都对借款人有评分。二级市场上买的贷款和债券也是分级的。中国银行全球金融市场部高级分析师方明表示,美国的金融创新是基于对不同的按揭贷款的恰当信用评级来区分客户群和贷款性质,如果要做发行MBS的分层债券这样的创新,前提条件是对客户的区分。这是值得中国的银行所借鉴的。“我们往往说这个贷款是好的,这没有用,前提要看客户能否偿还贷款,对不同客户要分层。”     

  Britt Gwinner表示,对资产证券化产品来说,很重要的一点是其定价问题。同时,了解风险、评估风险并管理风险也很重要。如果人们对风险有充分的了解,就会从投资结构上对MBS、CDO做出良好的调整,这是完全可行的。当然,中国从优质资产着手开始住房金融产品创新的试点是有道理的。事实上,目前中国贷款一级市场上没有像美国那样的次级贷款产品分类,都是正常贷款,原始资产池的质量普遍较好。     

  在金融创新的监管方面,从此次次贷危机影响最大的部门或领域来看,受监管的金融体系包括银行业、证券业等都没有出现严重的问题,风险是可控的,反倒是缺乏监管、只在监管机构进行备案的私募机构出了问题,如对冲基金、私人按揭保险公司、房贷银行和房贷经纪公司等。对此,人民银行的专家认为,在全球经济金融日益全球化的今天,金融创新已模糊了银行与非银行机构的界限,激进的私募机构“玩火”不仅烧掉自己,也波及到了别的接受审慎监管的机构,影响了整个金融系统的稳定与安全。美国监管机构需要在这方面进行检讨。从中国的情况来看,各地的住房公积金中心就是一个做着住房金融业务但又不作为金融机构来接受监管的典型代表,政府应对此加以关注,谨慎处理。     

  另外,美国次贷危机也充分说明了抵押担保保险的重要性。正是FHA这样的按揭违约保险机构的存在,才使美国政府在次贷市场出现问题时可以迅速地出手帮助有困难的借款人,避免了事态的进一步恶化。(记者 袁蓉君)     

  相关专题

  中国如何应对美国次级债危机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