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荷银分拆悬念已去 RBS会否触发中行敏感神经

2007年10月08日 23:55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本报记者 吴雨珊 齐薇薇

  随着巴克莱无奈退场,苏格兰财团已经鸣响了胜利之笛。

  阿姆斯特丹当地时间10月5日下午3点,为苏格兰财团收购要约的最后截止日期。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已有85%的荷兰银行股东同意接受由苏格兰皇家银行(RBS)牵头财团提出的收购方案。

  巴克莱银行(Barclays PLC)的收购要约截止日期比苏格兰财团早18个小时,但不幸的是,巴克莱银行只获得了441万股荷兰银行普通股股东的支持,仅相当于荷兰银行总股本的0.2%——远低于并购所需的80%的比例。

  面对残酷的结果,巴克莱黯然宣布退出竞购。苏格兰联合财团中的富通银行(Fortis NV)及荷兰银行同时发表声明,承认巴克莱银行撤出竞标,但财团中的三大银行都拒绝对此事予以置评。

  根据苏格兰财团的方案,RBS将购下荷兰银行在亚洲的分部及其投资银行业务;西班牙桑坦德银行(Santander)获得荷兰银行在巴西及意大利的业务;荷兰境内的零售银行业务、私人银行和资产管理业务则归富通银行(Fortis)所有。或许投资者们已厌倦了旷日持久的并购,有违常规的分拆方案居然成为刺激荷兰银行股价上扬的利好消息,荷兰银行10月8日开盘即高开37.72欧元,盘中最高达到37.94欧元。

  这不同寻常的并购也以别样的方式刺激着中国银行的神经,使得这段令人瞩目的战略合作关系因此变得更加微妙。RBS将接收荷银在中国的17家分支机构,1000多名员工及快速增长的客户数量,RBS的中国势力将立即获得大幅提升,而它与中行之间的合作关系将受到考验。

  苏格兰财团胜出

  从8月份开始,苏格兰财团就开始悄悄在二级市场增持荷兰银行的股份,截至9月底,已经顺利将其中的7.6亿股收入囊中,占现有荷兰银行的股权比例达到8%,较此前苏格兰财团持有的荷银股权增加了一倍。

  在欧美信贷危机正酣之际,大举增持荷银股份降低了苏格兰财团近乎天价的收购压力。此前,联合财团对荷兰银行提出总额711亿欧元(合980亿美元)的报价,将现金比例从79%提升至93%。该要约折合荷兰银行每股价值38.40欧元,其中35.60欧元为现金,外加0.296股苏格兰皇家银行新发行的股票。而这些股权交易相当于将联合财团当初对荷银的总体收购报价降低1%左右。

  预计,苏格兰财团最早将于10月8日公布股东接受要约情况。但截至北京时间10月8日下午5点(荷兰当地时间8日上午10点),苏格兰财团仍未发布确切消息,但入主荷银应属毫无悬念。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称,荷兰银行首席执行官Rijkman Groenink在给员工的一份备忘录中称,由联合财团实施的收购可能会在10月19日完成。而在明年的某些时候,荷兰银行将被一分为三,分别归入三方买家囊中。

  由于荷兰银行同时在欧洲和纽约交易所上市,并购方必须同时取得欧盟和美国证券监管机构的批准。对苏格兰皇家银行来说,组团竞购方式以及其提出的非常规的收购方案,监管部门的态度至为关键。

  上周,苏格兰财团顺利拿到了两地监管部门的“通行证”,为收购扫清了障碍。

  巴克莱银行表示,已要求荷兰银行支付2亿欧元的“分手费”,这是双方在首次宣布购并时已约好的协定。巴克莱还将重新启动股票回购计划并去除与并购相关的一些限制。根据其股票回购计划,巴克莱还需回购大约15.5亿英镑的股票。

  中行“关注”RBS收购

  一次震动全球金融界的并购,最终以一种特别的方式传导到了中国。

  RBS与中国银行开展战略合作之前,在中国寂寂无名,市场介入也不深,位于上海市金茂大厦的上海代表处于2003年升格为分行,是当时在中国内地唯一的经营机构,约有15名员工,只从事公司业务,不做零售业务,目前也只有两家分行,而这次合作亦为监管部门所赞赏,源于两者之间极弱的竞争关系。

  但并购改变了一切。即将纳入RBS麾下的是一家曾经全球领先的金融机构,荷兰银行提供从零售、商业及投资银行乃至资产管理和私人银行的全方位银行产品。尤其,作为一家在中国有着长期经营史的“百年老店”,荷银最近几年的发展势头十分生猛,分别在北京、上海、深圳、成都及重庆设有分行与“梵高贵宾理财”中心,并在广州、天津及武汉设有代表处。自2003年来,荷银在华个人客户增长超过5倍,今年上半年荷兰银行中国区消费金融业务收入增加84%,管理资产也较去年同期增加了1倍。

  今年7月,荷兰银行还首批获得银监会许可,在上海成立了荷兰银行(中国)有限公司,将注册资本由人民币13亿元增加至人民币40亿元。荷银目前在全国设有17家营业网点,员工总数超过1000人,还计划于未来五年将中国业务规模扩大至现在的3倍,并于2008年底把营业网点增加至超过20家。

  当RBS拥有了这一切,它在中国市场地位将与过去不可同日而语,它将在个人金融、公司业务、资产管理等方面拥有自己的新势力。完成收购后的RBS是否将与战略合作伙伴中行产生业务竞争和利益冲突?RBS是否会将竞争触角伸入中行“主场”?这种微妙的变化可能会使原本单纯的合作关系变得复杂难处。

  “我们一直在关注这次并购,同时战略发展部、董事会秘书处等部门也在评估它对中行的影响。”10月8日,中行新闻发言人王兆文称。但战略发展部的负责人则只表示,“我们会根据事态的发展作出评估”,对于具体细节以敏感为由,不愿过多置评。

  对于中行是否会阻止RBS收购行动,关键在于RBS与中行战略合作协议排他性关系的解读。

  中行的招股说明书阐释:“除在日常业务中购买的情况外,RBS集团、RBS China、亚洲金融、瑞士银行及亚洲开发银行一般不可主动购买、要约购买、寻求、建议或同意购买本行重大的直接竞争对手的任何股票、期权、权证及其它认股权或可转换证券。”

  那么该笔并购活动是否属“排他性”关系之列,关键在于荷银是否为中行“重大的直接竞争对手”。一位中行人士表示:“是不是直接竞争对手,要取决于它(荷兰银行)在国内的发展。”但前述两位受访者均未对此予明确答复。

  另一位中行人士则称,当中资银行引进外资战略合作伙伴时,这种竞争关系就是不可避免的,关系能否维系在于双方是否能够各取所需,互补共赢。

  “对中行来说,最重要的是在竞争和合作中学习到产品研发、风险管理等核心技术和能力。”他说

  (本报记者贾玉宝亦有贡献)

  相关专题

  巴克莱并购荷兰银行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