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随需银变

2007年10月12日 13:59 来源: 《首席财务官》 【字体:


  ——首届中国企业金融服务现状与需求调查报告

  随着WTO过渡期的结束,国内外商品市场和资本市场的不断开放与完善,本土企业的扩张模式正处于一个前所未有的大转型时期。此时,从企业自有资产的管理与增值,到外部融资的获取与运用,整体的企业金融正处于一个角色的重新界定、功能的全面拓展时期。这其中,作为当下资本供求互动关系的主要构成者,本土企业与银行的业务合作关系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大变局阶段。

  在目前 本土企业运营的四大资本来源中,货币资本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资金链的畅通运作有赖于银行持续的后台支持。由于企业的直接业务或中间业务收入占据银行收入的大半壁江山,对不断谋求新利润点的银行来说,企业金融业务的状况仍然是确保整体业绩表现的稳定支柱。在这一格局里,企业和银行仿佛是天生的利益相关者,各自的任何变动都会对彼此的运营绩效产生微妙而实质的影响。

  为此,《首席财务官》杂志特别发起了“首届中国企业金融服务现状与需求”大型调查,针对本土上市公司、海外上市公司、外企500强、众多高成长企业以及有代表性中小企业的CFO或财务负责人进行专项调研。基于银行目前仍然是本土企业金融服务的主要提供者,本次调查对象的范围也锁定在银行领域。我们相信,随着国内金融市场的全面开放,应该不断出现新的企业金融服务提供主体,届时我们将根据需要不断扩大调查对象的范围。

  因此,本次调查是国内首个以企业CFO等财务负责人为受众来研究银行对公业务走向的大型调查,目的在于从目前仍占据银行业务收入构成和利润主项的企业客户的终端角度,来观察国内银行业整体对公业务的市场格局,试图从急剧变化的市场环境来透视新型银企关系形成的端倪,并探讨作为外部要素的银行,在促进CFO提升企业资产运作能力方面的可能性与创新空间。

  文/本刊研究部

  随着建设银行回归A股的成功,国内银行板块已经占据了超过三成的股指份额。在这背后,是国内银行业努力推动个人业务的高速扩张所带来的积极影响。根据央行的最新统计,截至今年6月末,全国商业性个人住房贷款规模达到25720亿元。而10年前的1997年末,我国商业性个人住房贷款规模不过190亿元。从190亿元到近2.6万亿元,我国商业性个人住房贷款在不满10年时间里增长了135倍。

  而个人业务的另一支柱——信用卡,也已经越过了盈亏线,开始为部分市场份额领先的银行贡献利润。从1985年我国第一张银行卡诞生开始,截至2007年6月底,全国银行卡发卡数量已超过12亿张,几乎人均持有一张,境内受理商户61.7万户,POS近100万台,ATM达10.7万台。到目前为止,信用卡的发卡量已达到5000万张,更令人惊叹的是,目前我国信用卡的不良率仅为1%左右,这是一个全球公认的非常健康的状况。

  促使国内银行业整体把市场推广重点放在个人业务上的,恰恰是所谓的全球银行业当下的主要趋势——零售银行业务在当今国际领先银行业务发展中所占的比例日渐增大。在英国《银行家》杂志每年公布的全球1000家大银行中保持强劲优势的各家银行集团大多主要依托零售银行业务提升公司收入和利润。花旗集团、美国银行、富国银行、汇丰银行、渣打银行等大型银行集团的零售业务收入对总收入的贡献率都在60% 以上。

  然而,当我们把目光从近年来广告密集轰炸、服务与产品不断推陈出新的银行个人业务转到一向默默无闻的对公业务的时候,不由得不感叹,“同在一个屋檐下,差距咋就那么大呢?”

  如果我们在最大的中文搜索引擎百度上随手键入“银行对公业务”的关键词,仅仅可以得到2.4万个搜索结果,而“银行个人业务”的关键词则可以得到24.9万个搜索结果,两者相差10倍。然而,根据央行最新的统计数据,截至2007年7月底,在股市火爆所带来的储蓄搬家效应的影响下,居民户存款已经连续两个月低于非金融性公司存款,前者规模为17.69万亿元,后者为17.72万亿元;同期,居民户贷款规模为4.67万亿元,而非金融性公司存款规模为22.07万亿元。也就是说,尽管银行对公业务仍占据着其主要的利润来源地位,但无论从营销的角度,还是从产品设计的角度,目前银行对公业务还处于相对初级的竞争阶段,远未达到如个人业务(理财产品、信用卡等)火爆竞争的市场竞争烈度。

  按照市场竞争的理论,低竞争度的市场所提供的产品和服务的总体质量通常会远逊于高竞争度的市场。不过,去年底国内金融市场全面开放已经成为提高国内银行市场竞争烈度的拐点,《首席财务官》杂志特别发起的“首届中国企业金融服务现状与需求”大型调查,其目的就在于探寻当下以银行对公业务为主体的企业金融服务将走向何方。

  参考美国圣路易斯联邦储备银行参赞吉拉得·杜恩所言,“银行家的职责是赢得别人的信任,而不是赢得别人的喜欢。”我们相信,无论10年后,哪些银行仍然会成为中国CFO最信赖的银行,但始于去年底的这一轮企业金融服务的创新都将极大地改变中国金融业的版图,甚至将改变本土企业的版图。

  服务现状:20世纪的效率V.S21世纪的需求

  作为这次调查的主要任务之一,我们非常想明确,本土CFO们在选择银行时主要考量的因素有哪些?

  为了尽可能得到全面的信息,本次调查要求被访者从多达14个选项中选择主要的因素,并按照重要性加以排序。从首选率来看,网点分布最高,达到33.75%;其次是整体品牌和办事效率分别为16.25%、15.00%;就中选率而言,超过半数被访者最认可“办事效率”、“网点分布”,超过1/4的人认为重要因素还包括服务定制、数据安全。值得注意的是产品创新并不被CFO认可,其重要性居于倒数第四的位置,仅高于经营资质等静态银行所有者的特征,在涉及银行服务质量的各要素中最不重要。同时,调查将首选、次选、三选、四选、五选等分别赋值为5、4、3、2、1,经过加权计算,来衡量和比较各因素的相对重要性,结果表明:“办事效率”、“网点分布”、“整体品牌”、“服务价格”、“服务定制”等五项因素占据了最为重要的位置(见图1)。

  事实上,上述调查结果之间存在着微妙的内在逻辑关系。经过近30年的改革开放,规模以上的本土企业经营范围大多已经覆盖全国,有着频繁国际业务的也比比皆是,企业商务运营的速度也大大提高。因此,被CFO高度关注的银行网点因素背后所蕴含的是其对企业金融服务的便捷性、高效性和一致性三者合而为一的自然而然的要求,与之相比,单一的产品创新远不如整体的服务升级受到CFO们的重视。国外的相关数据也表明网点的重要性。在美国的一份在线调查中,72%的受访者表示已经通过网点渠道购买了产品,而人工电话服务、网上银行和语音电话服务的使用比例分别是63%,53%和42%。此外,78%的受访者表示未来将通过网点购买产品。在针对美国银行客户渠道使用情况的市场调查中,高达86%的顾客选择网点渠道,而选择网上银行渠道的顾客只有36%,同时该调查显示,在客户对银行的选择中,38%的因素是方便性。

  这里所说的方便性是企业客户根据自身运营特点所定义的方便性,而不是银行作为企业金融服务者单方面预设的所谓方便性,这就需要银行对本土企业运营特点的变化有着深刻的理解和把握,从而设计出可能超前一步的产品和服务。总体上,以目前中国经济高达60%的对外依存度以及国内大型企业信息化程度等方面而言,刚刚开放的国内银行业仍然是在以20世纪的效率为21世纪的商业需求进行服务,换言之,两者还存在一定的代沟。

  对于银行的对公服务,企业财务人员目前对哪些方面感觉最不满意(见图2)?尽管很多银行纷纷设立了企业专柜并配备了客户经理,对于业务运营速度已纷纷与国际接轨的企业客户而言,仍然对银行业务办理效率的低下最感不满;另一方面,银行对客户实际需求缺乏了解,也是降低客户满意度的重要方面。银行亟待通过有效沟通,主动知悉客户的具体要求,以便进行针对性的定制服务。

  业务需求:与时俱进的“中间路线”

  欧美等国的商业银行中间业务收入,占全部收益比重多在40%以上;如花旗银行收入的80%来自中间业务。今年初波士顿咨询公司发布的《银行业价值创造报告》显示,与世界成熟同行相比,中国银行业的利润来源,仍然是传统的存贷款业务和与之相伴的惊人的存贷款利差,中国银行业利差比国外高14倍。

  随着企业短期融资券、资产证券化等直接融资业务的迅速扩大,目前国内银行的资产结构和收入结构正在出现两个重大转变:非信贷资产的比重将高于信贷资产的比重,资金收入加中间业务收入将大于存贷款利差收入,国内银行业的“利差时代”正在走向终结。

  以工商银行为首的四大商业银行也正在积极大力拓展理财业务、银行卡、代理、托管等新兴中间业务,同时巩固本币清算、结算等传统的中间业务,高调坚持“中间业务路线”。而招商银行、民生银行等股份制银行中间业务对利润的贡献率在国内银行中已经走在了前列。

  然而,在银行目前所提供的中间业务中,哪些业务实际上会被企业所采用呢?本次调查列举了除了存、贷款业务之外,银行正在提供的主要中间业务类型,请被访者从中选择最重要的三种业务,并按照重要性排序。数据结果表明,协助企业盘活内部资产,为外向型经营活动提供融资等方面的需求较为突出(见图3)。按中选率来排序,现金管理、国际结算(见图4)的中选率都为54.55%,外汇业务(见图5)则为53.41%,贸易融资则为45.45%;企业理财则为39.77%;值得注意的是,投行业务作为企业的新兴领域,中选率也达到了7.95%。本次调查要求被访者就业务的相对重要性作出判断,某类业务成为首选、次选、三选,则分别赋值为3、2、1;经过加权计算,在公司委托银行处理的业务中,现金管理、国际结算、贸易融资为目前对公业务最重要的三项。

  存款方面,兼具活期存款灵活性与定期存款收益性的“单位通知存款”为71.93%;由银企协商确定利息和收益状况的单位协定存款为35.09%,备受本次调查中被访CFO的期待;银行如果根据客户的要求,在特定项目上适当增加提现额度,也会受到相当一部分企业的欢迎。

  在融资方面,银行目前能提供10多种贷款类别,其中“项目融资” 和“票据贴现”最受瞩目,分别约56.72%、34.33%的被访者选择;其他方式如银团贷款16.42%、福费廷14.93%、集团统一大授信13.43%、房地产贷款11.94%等,也是当前企业客户的主要需求类别。

  现金管理的具体业务类别中,按中选率排序,需求相对紧迫的类别分别是:账户管理52.73%、应收款34.55%、应付款34.55%和头寸管理18.18%。

  资产托管方面,收支账户和信托资产的中选率分别为38.46%和23.08%;“企业年金”最受青睐,约51.92%的被访CFO所在企业有此需求。据有关机构预测,中国今后每年企业年金新增额将超过1000亿元,世界银行则乐观地预计2030年中国企业年金总规模将达到1.8万亿美元。企业年金市场即将迎来供需两旺的良好前景,作为银行对公业务中的新宠,各银行正为此进行准备投入重兵,试图在新起市场上抢滩突进。如今年5月中信银行挟着在内地和香港两地成功实现IPO的余威,宣布与在拉美市场具有深厚年金管理经验的西班牙的BBVA银行合作,高调介入正在升温的年金市场。

  投行业务是国内商业银行传统运营中涉及较少的领域,随着企业资本运作意识和能力的提升,企业在这方面的业务需求越来越显现出来。本次调查显示,充当“财务顾问”可以成为银行向企业所提供的最重要投行服务(见图6)。

  当然,以目前国内商业银行的管理模式来看,尚无法突破混业经营的藩篱。但长期来看,金融混业经营将是一个必然的趋势。即便全球金融市场最发达的美国,也是在1999年11月4日美国国会通过了《金融服务现代化法案》后,其实行了66年、对金融业进行严格分业管制的《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才正式退出历史舞台。值得高度关注的是,一旦混业经营的限制被打破,随之而来的就是银行间的大整合时代的开始。以美国为例,1990年美国的商业银行数量为1.2万多家,储蓄机构数量为2815家,二者合计超过1.5万家。等到《金融服务现代化法案》开始实施时,美国仍有商业银行8580家,储蓄机构1642家,总数超过1.1万余家。进入21世纪后,美国的银行数量快速下降,年均减少400多家。到2005年,商业银行剩下7540 家,储蓄机构剩下1314家。在银行机构总数减少的同时,银行业的结构也在悄然变化——商业银行占比逐渐增大而储蓄机构占比日益缩小。1990年商业银行大约占银行总数的81.43%,储蓄机构约占18.57%,一直到1998年还基本维持了这一结构。到2005年,商业银行占比上升到了 85.32%,而储蓄机构的占比下降为14.68%。

  通常来说,银行网点是商业银行最为昂贵的渠道,如果将网点渠道成本设为100%的话,ATM成本约为60%, 网上银行以及电话银行的渠道成本仅为网点成本的1/7左右。因此,国内银行业在连续多年的大规模信息化之后(从业务流程信息化的深度而言,目前银行信息化的强度仍弱于国内众多大型企业),已能较为从容地运用电子银行(电话、网络等)来开展对公业务。

  2006年一半以上对公业务通过电话或网络处理的企业比例仅为20.93%,2007年预计则为36.05%,上涨16个百分点(见图7)。网上银行已成为银企互动过程中降低交易成本、提高运作效率的有效手段。调查显示,企业主要通过网上从事常规化、但交易量相对较大的业务;目前主要业务通行程度参见图8。[[[下一页]]]

  中资银行:既有格局暗流涌动

  出于政策规定或运作灵活性的考虑,许多公司往往同时与多家银行存在业务联系,但公司的业务往来经常有主要的委托银行,也就是通俗上说的“主办银行”,因此公司最主要的两家银行(首选、次选)的集中度将能大体上反映出企业金融市场现阶段的基本格局。本次调查列举了20家主要国内银行和41家外资行,请被访者选择与本公司的业务关系最重要的两家中资银行和一家外资银行。各银行的市场现有表现将由两个指标来衡量,一是首选率,二是根据中选率加权计算后的重要性排序。

  在首选银行方面,工行、中行、招行的首选率分别为29.89%、16.09%、14.94%;大大高于其他银行。按重要性排序,首选、次选分别赋值为2、1;经过加权计算,工商银行、中国银行、招商银行、建设银行为公司最重要的业务银行;其中工行的重要性高于中国银行约36%;中国银行高于招行40%。工行和中行的中选率分别领先于建设银行为18个百分点和13个百分点;招商银行的中选率位居第四,约21.84%,加权计算后的重要性位居第三,高于建行;建设银行的中选率略高于招行,但成为首选银行的概率大大低于招行,因而重要性程度低于招行。农业银行则在中选率和重要性方面都屈居第五。中选率超过10%的银行还有交通银行,中信银行则为9.2%。参照英国《银行家》杂志发布的2007年中国百强银行榜,可以看出各类银行的市场份额与其资本实力形成了较为明显的一致性(见图9、表1)。

  但是,当问及谁是在CFO心目中最理想的银行这一问题时,上述银行的位次则出现了较大差异,这也预示着企业金融服务市场份额的潜在变动。调查数据显示,总体服务最佳的两家中资银行被招商银行和中国银行夺得,中选率分别为47.46%和25.42%;工商银行屈居第三,约为20.34%;建设银行则为11.86%、民生银行8.47%、浦东发展银行8.47%、中信银行8.47%。

  本土CFO们选择最理想银行的潜台词,其实是更希望银行成为“紧密型”或“贴身服务型”合作伙伴。

  央行行长周小川曾在三年前撰文评析过金融改革中的体制取向和制度建设,其中银企关系的发展走向在不同模式下有不同的形态。周小川认为,“从英美模式来看,英美的专业分工非常细,由此具有以下特点:首先是信息充分披露,英美模式中有一系列信息公开披露的法律,在这种法律框架下,每一个专业服务机构都能在其领域发挥相应作用;其二,英美模式建立了明确的规章制度和法律体系,来制衡参与业务的各专业服务机构之间的相互关系;其三,英美模式中商业银行与公司客户之间的关系是‘保持距离型’的;最后,不同的专业服务机构有不同的监管和自律组织。而欧陆模式、日韩模式和英美模式存在较大的不同。欧陆模式中银企关系紧密,信息内部化程度高,贷款所依赖的主要信息并非公开的外部信息,而是企业内部信息。在欧陆模式中,全能银行制度下的这种极其密切的银企关系,使得银行掌握了大量的企业内部信息。类似的制度安排同样可以在日韩模式中发现。在上述基础上,欧陆模式中金融机构对公司客户形成了‘控制导向型’的银企关系,金融业的混业经营模式与此也有一定的对应关系。从基础上来看,英美模式和欧陆模式、日韩模式存在很大的不同。银企关系发展传统直接影响了各自金融业的发展走势。”

  在各个具体业务方面,被访企业目前主要使用哪两家银行的服务?调查要求被访者从国内外主要中外资银行中选择两家最主要委托银行,并没有限定中外资银行的配额;问卷中提示了61家银行名单,同时允许被访者根据需要自行添加他所联系的银行。详见下表:

  在调查所列举的12项现有业务中,国内各银行的实际市场份额呈现出工行独大、中行、招行和建行尾随的局面。就业务类别总量而言,工商银行在10项业务上领先,在存贷款、现金管理、企业理财等七项业务更是处于领袖地位;中国银行在国际结算和外汇服务上超越同行;建行在中长期贷款、进出口银行在贸易融资,招商银行在资产托管等不同单项上成为同行中的领导者(见表2)。

  如果撇开现有业务联系不谈,纯粹从专业水平角度来衡量,哪些银行是最受CFO信赖的理想银行呢?调查要求被访者从国内外主要中外资银行中选择两家最佳银行,并没有制定中外资银行的配额;问卷中提示了61家银行名单,同时允许被访者根据需要自行添加他所心仪的银行。

  在所列举的13项业务中(增加了中小企业服务项),被访CFO们心目中的理想银行中,工行目前所拥有的强势地位稍稍削弱,招行、建行等在多个类别脱颖而出。就业务类别的总量而言,工行和招行各占据九席,中行占四席,建行占两席;同时招行在存款、现金管理、电子银行、中小企业服务等七个方面,达到了业内第一的地位,而工行、建行、中行分别夺得两席。今年7月在网上银行10年庆典上,招行宣布开通国内首家专门针对中小企业的网上银行———招行点金成长版。该版本全面启用USBKEY数字证书,具有电话审批、支付业务零审批等业务功能,并首家推出网上商业承兑汇票业务。此一业务的推出,可作为招行因应客户需求的创新服务的又一典型例子(见表3)。

  总体来说,按照上述本土CFO们的反馈所显示出的国内目前企业金融服务的现状和需求的趋势来看,在短期内银企关系的走向仍然是关系型主导的,这在国内企业融资结构中银行占据主导地位是分不开的。值得注意的是,国内资本市场近年来随着股权分置改革结束而呈现高速发展的局面,势必对企业金融服务市场的整体格局产生重大的影响。周小川认为资本市场的发展有助于银企关系的良性发展,“资本市场较发达,意味着公开信息较丰富,也意味着商业银行的贷款更集中于针对公司客户的短期流动资金贷款和针对个人客户的住房和消费信贷。相反,资本市场欠发达,意味着公开信息不够丰富、广泛,商业银行对公司客户大宗长期资金业务占比重较高,需要对公司客户持有更为慎重和深入的了解。”

  外资银行:累积势能正释放

  据银监会统计,截至今年5月末,共有42个国家在华设立了75家外国银行,在25个城市开展业务,已批准改制的外资法人银行12家,外资银行的营业性机构186家,其中改制后的法人银行分行79家,外国银行分行95家;获准经营人民币业务的外国银行分行86家,法人银行12家,16家外资银行入股中资银行。

  自去年11月我国金融业全面开放以来,外资银行人民币业务的盈利能力大幅度提升。今年前五个月的人民币业务累计实现利润13.39亿元,同比增长120.96%,高出入世五年的平均增长率71.82个百分点。今年四月,东亚银行、花旗银行、汇丰银行和渣打银行等四家外资法人银行经批准正式对外营业,可以全面经营人民币业务,正式步入发展快车道。统计数据显示,东亚银行等四家法人银行今年四五月份的存、贷款业务快速发展,人民币业务利润增长迅猛。

  在以下的主要对公业务领域,被访公司目前已采用外资银行的相关服务。

  数据显示,目前外资银行的主要业务仍然带有很浓厚的国际性色彩,但是随着相关政策的放开,外资银行在国内银行的传统腹地正在进行快速渗透,突出表现在存贷款领域。今年5月末,外资银行的资产总额为9896亿元,入世五年年平均增长率为19.71%。其中,人民币资产总额为4077亿元,比2001年末增长7.43倍,入世五年的年平均增长率为46.95%。同时存、贷款业务快速扩张。今年5月末,外资银行的各项存款余额为3050亿元,比2001年末增长4.27倍,入世五年的年平均增长率为36.87%;各项贷款余额为5143亿元,比2001年末增长2.39倍,入世五年的平均增长率为25%。同时本次调查更表明,被访的CFO表示,与2006年相比,在上述业务领域中,预计2007年通过外资银行处理的业务最可能会增加的领域主要是现金管理、外汇业务。而目前企业所急需的最主要三项业务需求,正好就是现金管理、国际结算和外汇,这三者都得到了本次调查半数以上CFO的认同。因此可见在未来一两年内,外资行在扩大其固有优势领域的前提下,更能迅速适应企业需求的变化,作出同步反应,争取更多的对公业务份额。

  在对公业务的现有份额方面,哪些外资银行是当之无愧的领军者,哪些外资银行表现比较抢眼?本次调查中要求被访CFO仅选择出一个外资银行,因此被选中的外资银行几乎是被访者所在企业的最主要委托行,甚至具有不可替代的地位。外资行中品牌和规模相对强势的三大行:汇丰银行(25.29%)、渣打银行(13.79%)和花旗银行(10.34%),以超强的人气进入第一阵营,其中汇丰银行更是获得超过1/4被访企业的认可,相较于花旗银行优势明显,中选率高出10个百分点。中选率处于第二集团的外资行包括:恒生银行(2.3%)、澳洲联邦银行(3.45%)、荷兰银行(2.3%)、蒙特利尔银行(2.3%)。而瑞银集团、星展银行、东京三菱银行、东亚银行、巴黎银行、荷兰商业银行、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银行集团等也获得相应的支持率,无疑则处于被选中的第三梯队(见表2)。

  在被访CFO看来,总体服务最佳外资银行与目前的市场力量分布基本一致,汇丰银行(37.21%)、渣打银行(16.28%)、花旗银行(13.95%)等三巨头仍然拥有最多的认可度,其他获得较多支持的外资行还包括:蒙特利尔银行4.65%、东京三菱银行4.65%、星展银行4.65%。

  与国内银行相比,外资银行拥有的主要优势是什么?国际化服务、专业化服务等两项都获得半数以上被访者的赞许;效率更高、品牌形象更佳等中选率都达到14.63%;创新产品更多13.41%、服务定制多12.2%。(本调查项目为双选项目,因此选项百分比累计超过100%)。

  外资银行拥有的主要劣势是什么? 近八成被访CFO认为,网点比较少是外资银行最大的劣势,其次在服务价格、门槛、业务覆盖等方面也存在劣势(本调查项目为双选项目,因此单项的中选率累计超过100%)。相比中资银行,外资银行在网点数量上存在明显的劣势。根据瑞银证券亚洲银行研究联席主管黄淑玲最新发表的报告,入世五年,外资银行只在中国开设了511家分支机构,而内地的各级银行,共有77500家分支机构,是外资行网点的152倍。

  但是大多数受访CFO并不认为外资银行对国内企业需求不了解,选择此项的被访CFO约占12.2%;这可能是由于就企业客户而言,中资银行本身对企业实际需求了解也相对不足,因此外资银行在这一块并没有表现出明显的不足。随着金融业在去年底的全面开放,外资银行在网点和业务上受限于政策的方面大为减少,对企业用户的优势将得到进一步的发挥。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