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荷银收购战尘埃落定

2007年10月15日 16:09 来源: 《财经》杂志 【字体:


  【声明:金融界网站刊载本刊文章已经过授权。其他媒体和网站未经本刊授权,不得载金融界网站上刊载的本刊文章。网站及其他媒体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财经》总编室联系】

  皇家苏格兰银行为首的财团以711亿欧元收购价胜出;巴克莱称与国开行合作不受竞购落败影响

  长达半年的荷兰银行(ABN Amro)收购战在10月8日落下帷幕。荷兰银行86%的股东接受了苏格兰皇家银行(RBS)财团创纪录的收购价——711亿欧元。

  这是欧洲银行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桩并购案,牵动了包括欧洲、美国乃至中国金融界的神经。此前已宣布退出竞购的巴克莱银行(Barclays PLC)亚洲主席兼行政总裁莫礼仕(Robert Morrice)在接受《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这一结果并不会影响其与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下称国开行)之间的合作。后者在今年7月入股巴克莱银行,被认为是参与收购战的重要步骤。

  报价决胜负

  今年4月,巴克莱银行率先与荷兰银行展开并购谈判,并曾获得荷兰银行管理层的认可。4月23日,巴克莱银行与荷兰银行达成初步并购协议,拟以与荷银股东换股的形式并购荷兰银行的全部股权,合并后成立“新巴克莱银行”。

  但是两天之后的4月25日,苏格兰皇家银行、西班牙桑坦德银行和比利时荷兰富通银行组成的财团宣布,欲以每股39欧元的价格收购荷兰银行的全部股份,收购后拟将荷兰银行拆分成三个部分。该财团于5月29日正式发出了竞购要约,竞购战就此打响。

  对于善意与恶意的收购者,荷兰银行的董事会和管理层最初的态度旗帜鲜明,即对与巴克莱并购后成为全球第五大银行的方案充满期待,甚至不吝对外明确表示对巴克莱方案的支持,以及对苏格兰银行财团拆分荷银方案的反感。

  但随着竞购双方出价的调整,荷银董事会及管理层的态度日趋中立。巴克莱银行的出价,以换股的方式计算,其中37%为现金支付,按4月最初报价时的股价总计约为675亿欧元。但此后巴克莱银行股价不断下跌,这一收购价格日益缩水,最终总对价落在了600亿欧元左右;苏格兰银行财团提出的报价一直是711亿欧元,经过6月的一次调整后,其中93.5%更将以现金支付。此消彼长,双方的距离骤然加大。

  7月以来,荷银管理层曾多次重申,以苏格兰皇家银行为主的财团方案在报价上优势明显。其间,巴克莱银行一直努力挽回局势,为了获得足够的现金以提高收购的现金支付比例,国开行和新加坡淡马锡控股(私人)有限公司两家,以首期36亿欧元的总价入股巴克莱银行,并约定一旦收购荷银成功,还将继续追加投入98亿欧元。

  此举并未扭转巴克莱银行股价的颓势,其竞购努力终因得不到荷银股东支持而被迫搁浅。10月5日,巴克莱表示,由于只获得持有总共440万股的荷银股东支持,决定放弃收购计划。

  “我们提出的竞购方案是我们的股东可以接受的一个方案,我们不愿意超出自己所能够支付的范围。”10月9日,巴克莱银行亚洲主席兼行政总裁莫礼仕对《财经》记者如是表示。

  根据苏格兰皇家银行财团的收购方案,荷兰银行将被分拆。其中苏格兰皇家银行将获得荷兰银行在亚洲的分部及其投资银行业务;西班牙桑坦德银行获得荷兰银行在巴西及意大利的业务;荷兰境内的零售银行业务、私人银行和资产管理业务则归富通银行所有。

  有分析师认为,苏格兰皇家银行牵头的财团出价偏高,能否带来足够回报需拭目以待。

  国开行合作前景

  巴克莱落败,令外界对其与国开行的合作前景产生了疑问。对此莫礼仕反复强调,巴克莱银行和国开行的合作将不受竞购荷银失败的影响,并着重谈及双方在商品业务上的合作前景。

  从今年5月开始,巴克莱银行力邀国开行投资入股并参与收购荷兰银行。双方于7月23日正式签署股份认购协议及战略合作备忘录。

  根据双方7月签署的协议,国开行于首期出资15亿英镑(约合22亿欧元)认购巴克莱增发股份,即以每股7.2英镑的价格购入,占巴克莱总股本约为3.1%,并向巴克莱银行17人董事会中派出一名董事。如果巴克莱收购荷兰银行成功,国开行将再向巴克莱银行投入76亿欧元,从而使国开行在巴克莱银行的持股比例达到5%以上。

  此外,国开行还拥有在两年内继续增持的期权(以每股7.8英镑的价格购买6100万股),使国开行的股份再增加0.5%。无论荷银并购案是否成功,国开行亦可选择在三年内继续在二级市场增持,最终使其在巴克莱的股份达到(但不得超过)10%。

  借此协议,国开行与巴克莱银行已经确立了全球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三个月前,国开行以每股7.2英镑的价格入股巴克莱,至10月5日巴克莱宣布放弃竞购荷银时,其股价已经跌至每股6.60英镑。对此,莫礼仕表示,国开行入股巴克莱不是为了短期获益,而是为了长期投资,短时间内股价的涨跌对双方合作亦不构成影响。

  莫礼仕表示,在过去数个星期中,双方具体磋商了合作计划。他认为国开行与巴克莱“风格非常吻合”。

  10月10日,作为双方全球战略合作计划中的一项重要安排,巴克莱银行宣布与国开行结成商品业务战略联盟。这一战略联盟首先专注于能源、金属及节能减排领域,并拟将国开行在中国的客户网络、市场地位与巴克莱银行的全球商品业务交易能力、风险管理技术和银行专业经验结合起来。

  在该商品业务战略联盟下,巴克莱银行承诺与国开行紧密合作,建立国开行的商品类产品的销售和交易能力,提高其商品业务操作及风险管理的技术架构;同时,国开行将优先选择巴克莱银行为其商品业务的交易对冲市场风险。据悉,该商品业务战略联盟的第一个阶段为五年,经双方同意可进一步延长。

  莫礼仕认为,商品市场和自然资源方面的投资是包括国开行在内的中国银行的兴趣所在,而巴克莱银行在商品市场具有全球领先地位,正好可以提供相关领域的技术。“这项合作会为双方带来可观的长期效益。”

  巴克莱银行的CEO John Varley一年前曾经表示,该行收入过半来自欧洲国家以外的新兴市场,包括非洲、拉丁美洲和亚太区。莫礼仕对《财经》记者表示,巴克莱银行新的目标是70%的收入来自英国以外的市场,这意味着今后将加大在新兴市场的投资,这一点跟国开行的发展路径也颇为契合。

  以非洲为例,巴克莱在非洲拥有1000多家分支机构,是在非洲最大的国际性银行。近两年,国开行以传统贷款方式开展“走出去”业务,在非洲累计贷款约10亿美元,在非洲跟踪开发的项目达50个,涉及金额20多亿美元。前不久,国开行更是设立了投资于非洲的中非基金,规模总计将高达50亿美元。

  而近期内,巴克莱银行更希望借与国开行合作之途,探索开拓中国的债券市场和证券市场的可能性。目前,巴克莱银行正在向中国政府相关部门申请与利率有关的金融衍生产品牌照。

  投资巴克莱银行是国开行第一次大规模入股外国银行。莫礼仕认为,巴克莱银行可以为国家开发银行提供人员培训,帮助其理解如何管理信贷风险、如何分散投资,并获得可观的回报。“他们希望有一个战略伙伴,董事会席位可以为他们提供学习巴克莱银行内部管理的机会。” 《财经》特派记者 徐可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