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银行业从数据线起跑 冲刺新资本协议

2007年10月24日 08:07 来源: 金时网-金融时报 【字体:


  对中国银行业而言,目前是实施新资本协议的最佳时机。

  这是由于,一方面,自1999年以来,各银行开展数据大集中,至今,各大银行已相继完成了数据大集中。无论是将所有业务数据都集中到数据总中心,还是按照分行地理位置,把数据集中到其中的一个数据中心,都为银行数据进行后续处理,例如风险管理、资产管理及企业决策分析等业务的深入开展提供了很好的数据来源。另一方面,数据集中之后,不少国内银行都进行了核心业务系统的升级,或者正在进行核心系统的构架过程。无论客户在核心业务系统上采用自主开发,还是引进成熟产品,都不再仅仅停留在满足目前的业务和法规要求,而是要考虑构架能够在企业内实现并推动最佳实践风险管理的环境,以此保持企业的竞争力,并不断适应行业内的快速变化。

  在实施新资本协议的过程中,不管从协议本身的角度还是从银行实施要求的角度,数据如同人体中的血液联系着每一个部件。埃森哲公司调研发现,一些重要的基础数据的缺失很有可能会成为中国银行业实施新资本协议的最大瓶颈。这其中包括了在进行风险权重计算、建立评级模型等方面的数据需求。例如,信用风险的风险加权资产方面,对于客户资料数据的确实与否可能直接导致风险资产的计算不够准确,最终影响到银行自身的资本充足率计算出现偏差;而在操作风险和市场风险等层面,基于各种交易及管理数据进行模型化处理之后,可以帮助银行准确、直接地进行有效的风险管理和监控。但是,目前,国内银行对经济资本的有效配置才刚刚起步。

  数据乃达标关键

  新资本协议中资本金的计算,需要坚实的数据基础。西方银行为新资本协议达标,都积聚了很长时间很高质量的历史数据。比如,S&P建立的CompuStat数据系统,从1962年开始收集美国、加拿大上市公司的相关数据,目前已经有2万多个公司的历史数据,而且保持每月更新。穆迪联合北美15家大银行收集了从1989年开始的信贷客户数据3万多个,并基于此开发了评级系统RiskCalc。欧洲大多数国家都以立法的形式要求本国的银行,将自己的客户信息登录入中央信用注册系统和中央财务数据系统。这些数据从60年代开始收集,90年代欧洲各国中央银行基本都开发出基于这些数据库的先进的信用评估系统。这些系统的存在使得欧洲十国有了使用外部信用评级的数据基础和检验本国内部评级系统的基准,而这些正是我国所欠缺的。

  新资本协议对银行数据的要求,可概括为以下几方面:

  ——协议本身要求银行有效保存当前和历史数据:为了获得衡量风险加权资产的方法,国际清算银行(BIS)要求银行保存一个操作损失事件、金融基础数据、信用损失以及各种其他细粒度数据的综合数据库。除了产生监管资本衡量标准的基本要求以外,银行还必须保存历史数据以对内部模型进行回溯测试和压力测试。那些试图采用内部评级法高级法来计算第一大支柱资本的银行,甚至需要7年的违约数据来验证内部评级模型。在压力测试方面,要求银行测试各种经济环境下其模型的假设条件。若从一种衡量方法转换到另一种方法或修改内部评级模型时,银行可能还需要保存多个结果。鉴于这些法规要求,可扩展且有效地保存当前、历史和可能情况的数据是至关重要的。

  ——复杂的分析工具对数据系统的要求:由于过去20年来,金融理论取得了重大进步,金融机构现在能够实施复杂的模型来评估其风险状况。随着金融应用程序市场日益成熟以及更多的银行实施巴塞尔框架,新的金融见解和技术进步将使分析人员能够进一步提高其分析能力。由于认识到一些金融机构有能力实施这些复杂的模型,而其他机构却不能,BIS允许有资格的金融机构根据公共的或银行自己的研究结果实施内部模型,计算违约概率(PD)、违约损失率(LGD)和风险敞口(EAD)。为了现在和将来都能支持这些复杂的分析模型,国内银行必须能够实施和测试可恰当评估其风险状况的任何模型,并且这些外部应用系统还能够编写返回到中心数据源的信息。

  ——协调一致的流程:在系统层面,每个应用系统都需要紧密配合并有序地运行。许多巴塞尔计算要求来源于不同原有处理系统的数据。由于新资本协议的计算十分复杂,所以银行需要来源于前台、后台和风险领域的不同系统的各类数据。此外,银行还需要使风险数据和会计数据保持同步。一旦输入了数据,系统可能需要进一步处理这些数据,或允许第三方应用系统读取不同的数据源。鉴于这些复杂的数据工作流要求,银行系统需要准确无误地处理每一个流程问题。

  ——满足内部和外部要求的报告:如果系统和数据不能及时地提供业务信息,那么它们就没有用处。此外,在新资本协议体制下,企业需要满足市场十分独特且苛刻的报告要求。同时,银行经理需要信息来了解机构的风险特性。因此,将管理报表看成是一个设计原则,而不是事后才产生的想法十分重要。符合新资本协议要求的系统必须能够定期、准确地产生所需的内部和外部报告,从而可靠地管理风险和收益率。

  数据问题解决有道

  调查表明,无论是规模较大的国际银行,还是中小规模的银行,在实施新资本协议的过程中,一般都会面临以下问题:数据定义不清晰,对数据定义缺乏完整考虑,以致某些数据无法被正确分析和评估;数据构架的定义不完善,满足新资本协议需求的数据可能来自不同业务部门或流程,数据架构定义不完善会直接增加评级模型建模、风险加权资产计算和报表数据抽取的难度;数据不一致或者不可用,同一数据定义的不一致,或者无法找到新资本协议需要的数据。例如,对于相同的客户属性,在不同的模块中定义类型不相同;来自不同业务单元及数据仓库的数据聚合,新资本协议要求的数据来自不同的业务单位或者不同的数据仓库,这为数据复用带来难度。

  针对这些数据问题,埃森哲公司建议国内银行,应以新资本协议提供的风险管理的数据标准体系为基准。新资本协议通过最低资本要求、监管当局的监管以及市场约束三大支柱,促进银行保持充足的资本,努力完善风险管理,从而提高金融体系的稳定性。它不仅提供了风险管理的指导原则,而且进一步提供了一个完备的数据结构以及完整的“数据标准”。在新资本协议实施的过程中,依据这个“数据标准”,对银行内部数据进行全面的清理,对其中定义不清晰的数据,欠缺的数据,以及不一致的数据定义进行整理,定义数据源并整理数据源采集流程,规范信贷经营业务,信用风险评级等业务中的流程,为构架完整的风险控制体系打下坚实的基础。

  在具体应对数据问题时,国内银行可采取以下措施:

  ——数据建模时兼顾协议与银行的具体要求:依据新资本协议提出的各种标准,银行可以形成一个整体的数据模型。该模型将以风险管理和控制为中心,支持所涉及到的所有业务和流程的数据需求。但是,如果单纯从协议入手,进行数据建模,会花费大量的人力和时间。国内银行可以适当采用成熟的数据模型作为基础,针对银行现状进行定制,快速准确的完成建模工作。例如,国内银行在进行新资本协议项目规划时,可利用一些成熟的逻辑数据模型(LDM),以此识别关键新资本协议要求的数据实体和数据元素,同时,建立各个实体之间的对应和依赖关系。与此同时,对该模型进行定制化,这样就可以快速地建立既符合新资本协议,同时又满足银行具体需求的逻辑数据模型,以此为基础进行后续的物理数据建模和数据差距分析。

  ——深入细致地进行数据差距分析:在完成了逻辑数据模型的建立之后,银行可以依据此模型提供的数据实体和数据元素,对现有数据进行分析和评估,从而确定现有数据的质量,是否存在数据缺失,是否需要进行数据改善等。为了能提供尽可能详细的差距分析报告,银行需要深入到数据字段一级进行全面的分析。例如,可以通过建立数据评估模板,将数据模型中所有的实体和字段,与支持现有业务的各种应用的数据进行逐一比对和分析。只有通过这样深入的数据差距分析,才能保证形成全面准确地差距分析报告。该报告不仅仅从数据层面,而且从应用架构的层面上,确定了银行实施新资本协议的差异所在,为后续的实施提供准确的量化依据。

  ——数据模型和差距分析对银行业务流程修正的推动作用:新资本协议要求银行证明他们具有全面的数据结构,并在业务职能,例如风险管理、金融和业务领域之间进行集成,并且可以及时适当地采集、存储和分析数量巨大的数据,这些都被认为是采用新资本协议的前提条件。在新资本协议项目实施过程中,尤其是通过初期的数据差距分析,可以从数据层面对银行风险管理相关业务流程梳理,帮助银行提高综合管理的预测能力,然后重新设计前段流程,保证整个业务流程中能够收集和处理必要的数据,例如,根据对公业务贷款的风险加权资产的数据要求,可以通过差距分析,确定目前银行在此类业务流程中是否存在数据缺失,从而帮助银行进一步完善业务流程,以实现风险管理和控制的要求。

  新资本协议的实施不是一个简单的系统实施项目,它所涵盖的不仅仅是数据的处理及建模,同时,由于银行需要构架新的风险体系架构,其变革涉及运行模式、业务流程、组织架构及相应的IT应用架构的调整。由于每个银行的规模、现状、发展阶段以及实施新资本协议最终的预期目标等方面可能不尽相同,因此实施不可能用单一的模式和流程来完成。国内银行在实施之前只有谨慎定位,并制定总体规划,包括预期目标,实施范围,实施路线图及主体工作计划,并定义实施过程当中的依赖关系,人员准备,管理方式等内容,才能最终的实现银行所预期达到的目标。

  2007年3月,银监会颁布了《中国银行业实施新资本协议指导意见》,对实施巴塞尔新资本协议的目标、原则及方法进行了规定,并制定了相应的时间表——对于新资本协议银行,即在其他国家或地区设有业务活跃的经营性机构、国际业务占相当比重的大型商业银行,应从2010年底起开始实施新资本协议,最晚不得迟于2013年底达标;对于其他银行,可从2011年后提出实施新资本协议的申请,若不选择实施新资本协议,将继续执行现行资本监管规定。

  由于在公司治理、风险控制、风险定价等方面,与国际先进银行相比,国内银行都存在较大差距,因此,要想顺利达标绝非轻而易举之事。尤其是一些重要的基础数据的缺失将成为达标的最大瓶颈。可喜的是,工行、建行、交行等国内大银行都相继从数据入手,建立了包括内部评级系统在内的各类风险管理系统,展开了一场新资本协议达标的奔跑与冲刺。藉由合规与达标,这些银行显著提升了全面风险管理能力,并建立起与此相关的产品定价机制、资本配置机制及绩效考核机制,为参与未来的银行业国际竞争赢得了先机。*** ——编者(记者 潘竑)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