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中国银行业混业转型剑指投行业务

2007年10月27日 22:31 来源: 金融界网站 【字体:


  金融界网站10月27日讯 从今日“中国经济50人论坛”上传来的讯息表明,以中行、建行、农行为代表的中国银行业,在转型混业经营之路上不约而同地选择了以投资银行业务为突破口,同时向理财和私人银行业务分兵出击。

  “中国经济50人论坛”今日在京召开了“综合经营20年 中国银行业变革二十年回顾专题研讨会”,会上,国有商业银行负责人均雄心勃勃地表示将大力发展投资银行业务,以此作为综合经营的的敲门砖。

  所谓综合经营或金融控股,即是混业经营。

  重建货币市场和资本市场之间联系

  “商业银行从事投资银行业是大势所趋,”中国银行董事长肖钢说,“投资银行业务是金融业核心竞争力的集中体现。”

  肖钢表示,重点发展投资银行业务的另一原因是,银行发展到今天,很大程度上要为资本的流动服务,也就是为投资者服务,而“投资者需要对未来的投资不确定性进行管理。”

  “我们为什么要综合经营?要满足市场的需求,满足客户的需求,”中信集团董事、中信信托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蒲坚说。

  同时,中国金融业改革二十年,是否要反思一下,是否到了调整服务业经济基础的时候,整个金融体系在全球化背景下竞争环境发生了变化。

  “货币市场和资本市场不可能割裂,”建行首席风险官朱小黄表示,“大型银行要想在金融市场取得地位,不可能离开投行业务。”

  1995年,建行同摩根士丹利合资成立中金公司,这是中国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家投资银行。

  寻找传统零售银行与投行业务的结合点

  五大国有商业银行中唯一没有完成改制的农行行长项俊波表示,农行的主业将是向零售银行业务回归。

  “今年农行确定了面向三农,改制,择机上市三大基调,”项俊波说,“发展零售银行业务也符合国家对农行转型的要求。”

  尽管如此,“农行将大量引进投资银行业务。目前国内对银行发展投行业务的讨论多数集中在大企业业务上,我们认为零售银行业务转型同样需要投行业务支持。”

  项俊波介绍说,农行在国内机构和人员最多,其中1万家大中城市网点,1.4万家县级网点,有着庞大的客户基础这也是零售银行业务的主要来源。未来5-10年农行将把县一级作为投资业务重要增长点和主要区域,“准备逐步把投行业务的管理和业务引入零售银行业务,以高附加值努力为我们的客户创造价值。”

  他解释说,中产阶层追求稳健回报,高端人士更要求专人打理的私人银行业务。中小企业随着资本市场的开放和厂房的升级,它们的需求也在变化,决不仅仅限于投资,往往需要企业策划、财务管理、改制上市的服务。

  “我们将帮助更多中小企业,尤其县域中小企业上市,”项俊波说,“当然优质高端的重点客户始终是我们的业务重点和主要利润增长点。我们的目标是希望互相促进。”

  主持会议的央行副行长吴晓灵评论说,“银行业面临储蓄的分流,怎么应对变化?应明确市场定位和市场细分,提高竞争力。”

  国务院研究发展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长夏斌也评论说,农行应当发挥自己的网点优势,“现在花旗、汇丰都想要向农村去,农村肯定是亮点”

  对于农行这样网点众多的传统银行,他建议,“业务重点是县域,同时,其他银行的高端业务,也一样要干。”

  混业经营:自发需求还是全球化浪潮来袭

  建行首席风险官朱小黄表示,国际上银行业从混业到分业,是为了风险控制。从分业再到混业,是为了竞争和进一步发展需要。

  “各行发展投行业务,无疑表明了这一点:中国同样是为了发展和竞争,控制风险。”朱小黄说。

  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谢平则断言,国内外各大银行先后趋向金融控股公司,“最终还是因为成本。”

  “现代社会金融控股公司的发展,不是因为监管的原因,而是在风险充分对冲后发现了解决之道。”他表示,“这取决于技术和时间,以及风险定价机制的发展。到90年代,金融市场原来认为是风险的业务,现在找到了很多对冲的工具。”

  中国银监会主席刘明康评论说,二十年前,从国有专业银行的道路到今天向更宽泛领域进军。这一现象的背景是“加入世贸组织以来,最大的是全球化对我们的影响不断地加深。中国银行业已经不是半封闭的状况。”

  “改革开放29年,全球化始终伴随着我们,但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影响着我们的命运。”刘明康说,“金融作为现代经济的核心,还有待于大量管理的探索和创新。银行业的创新活动必须赶上时代的步伐。”

  金融控股之忧

  刘明康表示,“综合经营可以说是个进步,但同质化过于严重了。从专业化变成综合经营银行,这样一条道路,要好好反思和总结一下。必须要看到国内银行同质化竞争的问题很严重。”

  他表示,监管部门之间必须建立良好的互动关系。“监管本身要与时俱进。完善市场约束和自我管理。”

  吴晓灵则表示,次级债问题说明,综合经营是我们面临的客观现实,“但风险控制和防火墙建设更要重视。”

  谢平表示,“目前为止,我所看到的样本,没有一个在银行、证券、保险三个方面都能做到世界领先的。花旗和汇丰强在商业银行,而汇丰的投行业务尤其弱小;德意志银行和摩根士丹利的投行最突出,安联和苏黎世,则是保险业独大,所以普遍还是侧重有所优势的主业。”

  朱小黄表示,建行发展综合经营将恪守“守住边界,小心谨慎”。

  中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更以德隆为例,提出他的疑问。

  “一方面,金融机构内部能否把风险限制住,”他表示,“而最关键的问题是对监管的挑战。”

  “金融控股公司进行交叉销售确实能降低成本,效益是能提高的,但只有监管协调方面提高了,金融控股才会有现实的发展。”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