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拟跨区域+IPO 成都商行功力尚欠火候

2007年11月03日 00:36 来源: 华夏时报 【字体:


  本报记者 熊宇家 成都报道

  成都商业银行(下称“成都商行”)的增资扩股,足足五年才小有斩获。

  日前,成都商行与丰隆银行在成都香格里拉大酒店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后者出资19.5亿元,以每股3元的价格认购前者6.5亿股,占总股本的19.99%。

  10月30日,马来西亚丰隆银行董事郭令海宣称:“丰隆银行将助成都商行在3年内实现上市。”而成都商行董事长毛志刚则表示:“成都商行同步启动了跨区域战略。”

  “签署了意向性协议,双方跨出了合作的关键一步。”重庆银监会衡向的置评是,“‘跨区域+IPO’必须获得监管当局的批准,不排除双方有炒作的嫌疑。”

  增资扩股路

  “成都商行获得19.5亿,增资扩股路既辛酸又漫长。”成都商行金融部相关人士称。

  据了解,2007年春节后,成都商行采用不公开定向溢价发行方式,向境内外投资者增发股份,用增资部分的溢价部分解决历史遗留问题。

  “此次增资扩股,只花了3个月时间。”毛志刚称,但他不得不承认,是成都市政府专门成立领导小组引资的结果。即便是这样,成都商行多年积淀的历史包袱依然沉重,部分指标亟待改善。

  成立于1996年12月30日的成商行,以44家城市信用社为基础,由成都市财政局、企业法人和个人共同发起,注册资本12.51亿元。

  2001年9月,成都商行联手上海商业银行,有望化解部分不良资产,但遗憾的是此事夭折。

  2002年11月20日,央行批准成都商行增资扩股方案,成都商行迅速启动8亿元的增资扩股方案,引进外资、跨区域经营、IPO上市等,寻求战略合作伙伴,被成都商行提上了议事日程。

  此消息一出,2003年春,国内大连实德、境外的国际金融公司(IFC)等众多买家,纷纷前来与成都商行洽谈合作,但最后均未成型。

  上述增资失败后,“成都商行改为全员持股的增资模式。”接近成都商行高层的人士私下说:“当时成都商行正式员工2011人,员工人均持股金额达到12万元,但此方式风险极大。”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全员持股同样遭到失败。其原因是,央行《关于城市商业银行吸取自然人入股有关问题的批复》规定,内部职工认购股份不得超过城市商业银行的20%,单个员工比例不得高于0.5%。

  10月30日,成都商行与丰隆银行签署了意向性协议,这段引资路算是画上了句号。丰隆银行隶属于马来西亚金融巨头丰隆集团,总部位于吉隆坡。据悉,始创于1905年的丰隆银行,1994年10月在吉隆坡交易所上市,资本总额为16亿马来西亚元,股东资金约45亿元,零售业务占57%,在马来西亚拥有21%的零售消费市场占有率。

  “跨区域+IPO”尚欠火候

  丰隆银行董事郭令海倾向于助推成都商行A+H同时上市。不过,分析师却对此并不看好。天相投顾分析师石磊表示:“‘跨区域+IPO’,对成都商行来说,时机还不成熟。”

  据了解,此次成都商行增资扩股完成后,资本充足率达到13%左右,不良资产率降至3%以下。“监管部门对银行的监管很严格,丰隆银行持股成都商行总股本达19.99%,而下一家投资者不得超过0.5%。”衡向说。

  根据2003年12月中国银监会颁布的《境外金融机构投资入股中资金融机构管理办法》(下称《管理办法》),要求入股中资商业银行的境外金融机构,应具备“最近一年年末总资产原则上不少于100亿美元”、“国际评级机构最近二年对其给出的长期信用评级为良好”、“最近两个会计年度连续盈利”等条件。

  对此,西南财大李力教授提醒说,与《管理办法》相对照,要投资成都商行,难度还是有的。既然如此,成立数年的成都商行(满足股份公司成立3年赴港上市条件),净资产积累是否超过香港主板4亿港元的要求呢?

  截止2007年9月底,成商行存款余额433.03亿元,贷款余额292.98亿元,总资产达到504.48亿元,实现利润5.8亿元。

  知情人士分析,从IPO前期费用来看,如果成都商行去H股,前期费用在40%以上;如选择A股,直接费用约占募资额的5%左右。

  不仅如此,“IPO是一项专业性非常强的工作,上市之前要做很多的准备工作”。投资顾问毅力分析,如成都商行财务状况不透明度,股权结构过于繁琐,要想完成上市辅导、审计、包装等过程,时间之长可想而知。

  与之比较,跨区域经营,成都商行将会面临内控、人才和环境等风险,如何与异地政府、管理协调等都是一个难题。“在成都地区,毛志刚有了‘根据地’,如果跨出区域经营的话,尚需量力而行。”石磊提醒。

  据了解,在未来三至五年,成都商行分支机构将覆盖四川和西部主要中心城市,变为中国西部最大规模城市商业银行。但衡向就此表示:“成都商行要跨区经营,监管当局还有一道门槛。”

  然而,按毛志刚的说法,成都商行将是“裂变式”的。实际上,成都商行的“软肋”依然存在,最明显的是业务种类过于单一和传统。

  “成都商行95%以上的收益是靠利息收入,中间业务基本空白。”一位熟悉成都商行的人士私下透露。“其产品科技含量不高,集中体现在银行卡、电子银行和网上银行等产品上。近几年来一直徘徊在5%左右,增长乏力。”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