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第二套房认定分歧依然 调控力度是否会再次被化解

2007年11月03日 03:00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本报记者  荆宝洁

  今年力度最大的一次房地产宏观调控,是否会再次被化解?

  对于央行、银监会359号文件的实施效果,关键在于第二套住房的标准。直至今日,包括外资银行在内的各商业银行仍未能达成共识。在各家银行中,建行的规定最为严厉,唯独建行将北京地区第二套房的首付比例提高至五成。

  “如果监管层不统一标准,商业银行必将按照最宽松的标准要求自己。”一位不愿具名的国有银行总行信贷部门负责人对本报记者说。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殷剑锋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在于各家银行的经营策略不同,个人住房按揭贷款所占比重不同,对当前房地产市场的看法亦有所不同。“呼吁最早的是建行,执行条件最严格的也是建行,这与一直以来建行对按揭业务介入较深有很大关系,按揭贷款在资产配置中所占比例较高,面对风险也较高,收缩房贷是可以理解的。”殷剑锋说。

  另有其他国有银行人士提出,“建行是今年发放个人住房贷款最‘猛’的一家银行,即便收紧房贷,也不会对全年的任务指标造成影响。”

  359号文,与四年前央行发布的121号文(《关于进一步加强房地产信贷业务管理的通知》)有着惊人的相似。除了121号文“禁止施工企业垫资房地产开发”外,几乎被359号文全部继承。

  “新政的首要目的是防范风险,遏制投机炒作;其次是加大对保障性住房建设的金融支持力度,重点支持居民对第一套住房的信贷需求。”光大银行总行私人业务部不愿具名的负责人如此理解,“相比121号文件,359号文件对第二套房做了更加具体的规定,对于购房人来讲,已经不仅仅是首付提高的问题,最大的负担来自于利率的提高,这必将会抑制一部分投机需求。”

  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是,从开展个人房贷业务以来,风险逐年增加。“个人房贷风险已经到达历史最高点。”殷剑锋说。他认为,风险主要源于不断增加的利率,此前各家银行的贷款品种多为浮动利率贷款,固定利率房贷业务也是从2006年才开展起来,每加息一次,银行的风险就提高一次。

  此外,过快上涨的房价也令监管层隐隐不安。“2003年是上海领涨,2007年是深圳领涨。”殷剑锋说。记者采访了上海浦发银行、光大银行、农业银行的相关负责人,银行人士的共识是,泡沫仅存在于局部地区,个别城市房价上涨过快,投机现象严重。“这也是监管层并没有在全国范围内制定第二套房的统一标准、一刀切的原因。”殷剑锋说。据了解,对个人抵押房地产贷款的风险权重仍维持在50%不变,远低于公司类贷款和个人其他类房地产开发贷款。

  饶有意味的是,359号文件明确提出:第二套住房以后,随着购房套数的增加,其首付和房贷利率应大幅度提高。但各家商业银行对三、四套房均避而不谈。前述国有银行人士认为:“基础条款不打折扣的情况下,政策将只会在短期内带来影响,长期将被市场消化。”

  “虽然个人房贷业务风险已经达到了历史高点,但总体风险仍旧很低,在可控制的范围内。有什么好的理由让商业银行放弃不良率很低、预期率却很高的优质资产呢?”殷剑锋说。

  当调控遭遇强大的商业逻辑时,调控的力度和成效已经被打折。

  相关专题

  新一轮房地产调控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