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城商行退出机制不应被抛之脑后

2007年11月05日 13:48 来源: 《新财经》 【字体:


  文/东方愚

  宁波银行爱股,行情,资讯、南京银行爱股,行情,资讯和北京银行爱股,行情,资讯登陆资本市场后,合并重组和上市俨然成了我国城商行今年的两大风景线。在示范效应刺激下,更多的城商行跃跃欲试,一些不具备上市条件的甚至也在考虑创造条件上市。这个时候,我们似乎有必要再次将城商行的退市话题摆到台面上来。

  三年前,银监会就提出了城商行的退出机制问题。去年7月,银监会成立独立研究机构,重点研究的课题之一,便是银行业金融机构的市场退出机制。然而,进入2007年后,“退出”这一关键词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野。事实上,不少原先触及退出底线的城商行仍被当地政府“保护”着。

  之前的旧问题是,城商行的改制与重组需要地方政府来主导,但城商行的大股东大多是地方政府,要重组必须降低政府的持股比例,这种矛盾一直存在。现在的问题是,地方政府虽然可以减少持股,但在政绩主义的理念和跑步融资的冲动下,他们却大多选择“钦定”参股对象。

  这种“钦定”,一方面表现在地方政府有意无意希望哪家公司参与当地城商行重组。比如,日前四川国资委和绵阳市政府授意长虹全资控股绵阳市商业银行。另一方面表现为极强的“排外”意识,比如今年9月初,獐子岛爱股,行情,资讯放弃增资威海市商行,原因是对方表示增资扩股“不考虑省外企业”。

  地方政府授意某企业参与重组,可能会出现一定的利益输送或题外承诺,而“排外”则更值得思量。现在不少城商行表示有意跨区域经营,银监会也曾表示支持中等规模以上的城商行逐步跨区域经营。但我们看到的是,城商行发展中存在着明显的地方保护主义——又想去赚兄弟省市的钱,却又不愿意兄弟省市的企业参股。这显然是一种两败俱伤的死循环。

  可以说,城商行跨区域经营问题的关键,并不在于其监管指标是否达到了股份制商业银行的水平,也不在于其资产规模,而在于与不同地方政府之间的利益竞合能否形成某种共识。

  同样,在引进境外投资者事宜上,由于“境外投资者”本身的定义模糊不清,所以,直到现在为止,仍有不少地方的城商行东施效颦,迫不及待地开门引外资。他们的逻辑是,上海银行引来了国际金融公司和汇丰银行,南京银行、宁波银行分别引进巴黎银行和大华银行,这些外资的进入帮助其鸟枪换炮,管理水平也上了台阶。但是,他们恰恰忽略了这些大型城商行的风险抵御能力。

  事实上,那些垂涎城商行“蛋糕”的外资,盯上的往往是二线甚至三线、四线城市,这些城商行及所在地政府在城商行参股机构的选择上随机性极大,这正好为其投机提供了莫大便利。这些城商行的改制与重组看起来日新月异,实质上风险也与日俱增。此外,外资对择机退出的时点把握能力往往比较强,一旦危机发生,他们会在第一时间撤离,剩下的烂摊子让你自己来收拾。

  因此,城商行的退出机制监管机构必须给予足够重视。尽管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结合起来已是大势所趋,但在参股对象的选择上,地方政府不应再进行“钦定”或“准钦定”的行政干预。对于那些风险越来越大的城商行,要么尽快考虑改制为社区服务机构,要么考虑为大型金融机构兼并收购。地方政府吃不消、却硬兜着走的怪现状,要有所改变了。否则,将带来寻租行为的大行其道和社会资源的无休止损耗。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