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广东最大地下钱庄覆灭内幕:年交易43亿

2007年11月17日 10:43 来源: 南方都市报 【字体:


  2007年6月26日,国家外汇管理局深圳市分局和深圳市公安局展开联合行动,成功捣毁一个组织分工严密、经营规模较大的地下钱庄,当场抓获包括地下钱庄老板杜玲等在内的犯罪嫌疑人6名,冻结涉案账户55个约420万元人民币。据调查,杜氏地下钱庄在深圳非法经营已有七八年时间,2006年至2007年5月仅深圳办事处交易金额已达人民币43亿多元。   

  杜氏地下钱庄案破获已数月,而包括杜玲在内的多名嫌疑人也已收押在梅林看守所。然而记者发现,位于香港旺角奶路臣街得宝大厦香港德宝大厦的杜氏地下钱庄香港总部的人民币找换行,昨日仍然有营业。   

  深圳旧址:钱庄被查孤老守屋   

  本报记者昨日走访位于罗湖大信大厦9F的杜氏地下钱庄旧址,采访到一名自称是杜玲远房亲戚的莫老汉。   

  在深圳罗湖旺区的这个平静的商住楼里,往日并不平静,来自全国31个省市的大小企业、个人纷纷通过这个普通的住宅与香港联系,几年时间内进出现金流量达到43亿元之巨。经过外汇管理局和警方联手破获的这个钱庄,而今只有一个老人家在屋里带着上小学的外孙生活。   

  “我也只是当他们是在帮人转账收点手续费,赚点钱养家而已,没有想到居然搞到全部被抓,现在只剩下我这个老头子屋里带外孙了。”来自清远的莫老汉昨日见到记者时说。   

  记者发现,这个曾经做过43亿交易额的地下钱庄却没有什么不同,桌面上还有两台电脑,另外不知道何时何人收集的大量关于金融信息和地下钱庄破获信息的简报。   

  莫老汉的女儿几年前跟着亲戚杜玲打工,五个多月前和另两个打工人员涉及杜玲的地下钱庄案一起被抓,关在梅林看守所,留下还在上学的儿子要老人家来照看。   

  据莫老汉介绍,杜玲以前在清远连山县初中毕业。毕业后一直经营着一个小店维持生计,但随后不知为什么杜携同父母,突然离开连山并在佛山定居。大约十几年前,杜突然赴港定居了。随后在香港认识了现任丈夫―――香港杜氏人民币找换行总经理,43岁的邓国良。随后杜以丈夫邓的支撑开展起找换行在内地的网点,并逐渐形成了案发前的地下钱庄的规模。杜玲赴港成为港商后,还曾回清远连山县等地捐资助学,以至于在连山县城的市场路上还有一个以她的名字命名的“杜玲商业街”,在她的老家吉田镇还有一条“杜玲街”。   

  莫老汉称,杜玲被抓是她自己时运不好。“现在做这个(地下外汇)的很多,满大街都是找换点,她(杜)被抓主要是因为做太大了,树大招风。”至于杜究竟有多少身家,莫称,应该不足一个亿。   

  香港窝点:多年老店生意兴旺   

  被爆是深圳杜氏地下钱庄香港总部的人民币找换行,昨日仍然有营业。但有香港媒体就报道前去采访后,店员马上落闸关门。   

  报道所指的外币找换店铺,位于香港旺角奶路臣街得宝大厦一楼一个临街商铺。昨日下午,记者去到那里时,发现店铺已经关门。而香港多家媒体的记者在获知消息后,也先后赶到采访,但都吃了闭门羹。   

  记者见到,这家店铺招牌上有两个名称:一个杜氏人民币找换行,一个是杜氏直通巴士售票处。该店旁边是一家以出售旅游车票为主,顺便办理人民币兑换业务的商铺。店员黄小姐说,对面的店铺主要是做兑换,顺便帮旅行社卖车票。   

  黄小姐说,平时去杜氏找换行换钱的人很多,生意很好,以至于在汇率上,黄小姐这边都要随着杜氏找换行来波动,因为“如果不跟着,两家又是对门,汇率相差太远,我这里就会没生意”。   

  附近居民说,杜氏找换行已经是十几年的老店,最近几年才搬到现在位置。而黄小姐说,尽管对门多年,与杜氏的店员往来不多,不清楚店里的情况。   

  据介绍,昨日早晨,杜氏人民币找换行仍然照常开门。上午10时许,有电视台记者闻讯到那里拍摄,当地居民起初还以为是杜氏人民币找换行在拍广告,而当电视台记者离开后,店员迅速拉闸关门。   

  目前尚不清楚杜氏人民币找换行在香港其他地区是否还有分店。在香港深水�叮�有一家同样是名为“杜氏”的外币找换行,记者前去采访时,该店照常营业,不过店员表示,该店与事件无关。   

  广东最大地下钱庄覆灭内幕   

  2007月26日,深圳、广州两地警方统一行动,一举端掉了设在深圳宝安南路大信大厦9楼和10楼的两个地下钱庄窝点。包括杜玲在内共6名犯罪嫌疑人被当场抓获。   

  据深圳警方介绍,今年43岁的杜玲在香港的身份为杜氏人民币找换行董事长,目前该找换行共有六间分店,分布在香港旺角、佐敦及深水�兑淮�,更在深圳控制多家公司并以这些公司同全国31个省市的众多公司进行地下金融交易。参与的公司还有国内比较知名的国企。   

  据调查,杜玲地下钱庄在深圳非法经营已有七八年时间,2006年至2007年5月仅深圳办事处交易金额已达人民币43亿多元。   

  与此同时,广州警方也端掉了杜氏地下钱庄设在广州的另一办事处。至此这个广东规模最大全国范围内也屈指可数的地下钱庄案告破。   

  在深圳的杜氏地下钱庄中,平均每天都要发生约800万元的交易。而从警方掌握的书证上看,这个年交易数十亿的地下钱庄的最小一笔交易仅为565元港币,最大的一笔将近有3000万。   

  然而“6.26行动”结束后,警方在深圳、广州两个窝点均未发现大量现金。但被查获的员工人手一台的电脑中配备大量的用于地下金融交易的电脑密匙。警方同时证实,杜玲控制的公司在几乎每个银行设有账户,并开通网上银行功能。这无形中提高了钱庄的营业额、减少被查获的风险,简化了交易手续,最重要的是给警方设置了搜寻证据的障碍。   

  深圳警方介绍,自2001年开始,杜玲就已开始进行换汇买卖并逐渐发展成一套完整的公司化运作体系。   

  据有关方面透露,杜玲还在2003年6月,当选为广东清远市政协委员,更在被捕前刚刚在当地政协换届时再次当选。这些响亮的头衔不仅使杜在地下钱庄交易过程中如鱼得水,更还一度使其探知警方的侦查动向。警方在地下钱庄现场查获的银行账户统计文件中,曾有一句注明“深圳以下账户一律停用,切记!!!否则后果自付,请通知客户。”的字样。有关人员称,这是警方和外汇管理局在侦查部分外围可疑账户时设定的目标账户,目的是从账户的资金往来中查找一些蛛丝马迹。但杜却利用了自己的关系,提前获知了警方的动向,并以文件方式告知下属地下钱庄停止使用该账户,几乎导致警方行动夭折。   

  采写:本报记者  易明  梁朗然  付可

  相关专题

  《反洗钱法》通过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