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钟伟:城商行面临6大困惑

2007年11月24日 20:09 来源: 金融界网站 【字体:


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钟伟

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钟伟(金融界网站图片)

  金融界网站11月24日讯 由21世纪经济报道和21世纪研究院金融研究中心主办的21世纪亚洲金融年会暨2007年亚洲银行竞争力排名于2007年11月24日在北京举行,金融界作为财经网络特别支持全程图文和独家视频直播此次盛会。以下为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钟伟在下午“城市商业银行高峰论坛”发表的精彩演讲。

  主持人:谢谢李和行长,下面有请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钟伟先生!

  钟伟:非常高兴有机会到城商行论坛。本身也有幸作为江苏银行的股东,参与了一些城商行的会议。从我们所观察到的城商行这几年的变化来看,我想城商行是中国经济体系当中一个不容被忽视的力量,我想简要的讲一点点小的问题:

  怎么理解我们的金融体系,就我个人而言,中国的金融体系目前充满着乐观的情绪,尽管在十七大报告当中,对近年来的金融体制的改革缺乏描述,但是金融体系的变革事实上是非常惊人的。2000年的时候,中国的商业银行体系从技术的角度上讲已经破产了,从2005年证券公司的资产角度来讲,可以说证券公司在2005年从技术角度也破产了,甚至在2005年,我们的建设银行、中国银行等等开始拉快股改上市的时候,也从来没有考虑过在A股市场上市的可能性,因为A股的市场容量太小了。

  如果我们认为2004或者2005年中国的金融行业是有严重问题的,那么到了2007年,中国的银行业的资产不良率大概只有6%多一点。中国的证券公司,IPO可能都发生在中国境内,因此,一次冻结3到4万的资金,一次性的上市公司募集6、7百亿的人民币资金都不是问题。

  由此往后来看展望一下,也许到2020年,在全球的十大银行当中,中国有可能有其中的五家。那么在全球的资本市场当中,中国至少能够位列全球三大资本市场的第二位甚至是第一位。所以,金融行业由体系性的风险转变成一个健康的、基本摆脱了体系性风险的金融体制,是发生在近三年来的事情,这是在全球的经济体系当中很罕见的事。

  不仅如此,我们的银行业还发生着另外两个变化,

  银行业正在从纯粹的商业银行,变成拥有证券、基金管理公司、金融租赁、信托、保险、资产等等一系列的金融平台。所以,银行业的混业经营、金融控股的趋势是非常明显的。从大的趋势和方向来看,中国的银行业有可能在今后的,国内的所有金融机构当中的重要性日益上升。有银行控股集团所控制的整个金融机构以及资产的占比都会有显著的上升。

  银行业的国际化,我们看到05年我们引入了不少的外国投资,外国的银行从技术角度、业务角度、人力资源角度都来帮助中国国内的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的时候,事实上到了2007年,中国的国有银行以及大型银行都展开了尝试国际化的一个初步阶段。如果在今后的5到10年,中国的国有银行或大型的股份制银行,在东南亚以及在全球富有竞争力的股份市场,收购了商业银行或者优秀的金融机构的话,我一点都不惊讶。到底是外国投资者在中国取得更大的成功,还是中国的银行业在亚洲或者全球市场能够取得更大的成功,我更看好后者,所以这是我们金融行业一个急剧的转型。

  城商行发生了显著的变化。城商行是我们在金融改革当中,不是特别受人关注的一块,但城商行在过去的三年经历了三个变化:

  第一个就是整合。以北京银行、上海银行、南京银行、徽商银行、浙江银行等等,这样以区域整合为特点的银行迅速出现,从总体上看,这些银行都有可能挑战目前的股份制银行的排位,都在走着卡区域经营的道路,这是第一块他们表现出来的特点,就是整合。

  第二个是体现在治理结构上,很多的国有银行或者是股份制银行比较忽视,或者不太觉得城商行是他们的对手,但是,如果仔细研究我们业务整合取得不错成绩的这样的城商行,我们不得不承认,城商行后来居上的趋势是比较明显的,排位较为靠后的股份制银行,可能会全方位的感受到来自于城商行的挑战。

  第三个是IT的建设,城市银行整合的过程当中,对IT的建设是非常重视的,李和行长的徽商银行在半年之内就把IT建设完成,这样的话,整合起来之后的银行才有可能看起来在业务条线上,在经营管理当中,在资本配制和风险控制当中,才会是一强银行,要不然的话就是一盘散沙。那么整合、IT的建设是我们过去的特点。

  但是我们要找到我们所讨论的第三个问题,就是城商行现在所面临的一个困惑。城商行所面临的困惑远远比国有银行及股份制银行更多,如果我们集中在业务方面讨论的话,城商行所面临的困惑是由不太有利于自己的市场环境和监管环境造成的。

  我并没有对央行或者银监会有批评的意思,只是说从城商行的角度理解城商行所处的政策环境。

  一:政策环境当中,原先有一些市场不公平的,或者是遗留的问题,到现在并没有解决,例如说第三方存款问题,城商行很难获得第三方存款的资本,又例如说国际运营当中的短暂指标问题,现在还不清楚当年的短暂指标是怎么确定的,以及后来是怎么调整的,这就使得资本市场发展比较迅速的时候,在国际贸易金融发展比较迅速的时候,城商行的环境相对于对手来讲是非常不利的。

  二:业务的扩张以及在业务扩张当中所遭受的困惑。由于城商行经历了整合、上市以及内部的信息系统的建设,公司治理架构的完善,所以城商行基本在整合之后都能达到一个较为充分的资本充足率,一个较好的资产质量和更强的凝聚力,使得这些崛起的城商行有更强的业务扩张的冲动。当这些城商行有更强的业务冲动的时候,他遭遇的大环境是过去四年的连续的GDP的高速增长。那么对于国有银行来讲,多放一两百亿的贷款就是一个客户的事儿,但是对于城商行来讲,一两百亿可能是他一年的指标。

  对城商行来讲,你把他一年的贷款从一两百亿扩张到150亿,增长了50%,从存储量来讲,不过是50亿而已,但是城商行的业务扩张,往往更多的受制于增速的扩张,而不是绝对的量的扩张,因此,遭遇到的争夺市场份额的限制比较多。所以我们还是期望对于城商行,已经整合好的,有比较强的风险管理能力的这些银行,要更多的从比如说业务扩展的费用角度,从风险角度,从效益角度进行监控,而不仅仅是从业务扩张的速度来进行约束。

  三:城商行现在面临的第三个困惑就是存款分流的问题,这不仅仅是城商行面临的问题,也是国有银行以及股份制银行面临的问题。我们回顾一下,1996到1998年,整个西方经过了金融大爆炸之后,商业银行来自于企业的存款,及居民储蓄的重要性绝对的下降,企业和居民持有固定收益的产品,持有基金以及股票的份额大幅度上升,这种分流的结果,最后稳定到什么程度?大约是以居民的金融资产而言,配置在银行方面的储蓄以及国债大概只占40%到50%,50%到60%的居民资产将会配置为基金或者股票,如果我们认为我们国有银行的效率在改善,那么居民储蓄的分流趋势,无论是增量的分流,还是已有的16点几亿的分流都会持续下去,这将给各城商行再一次非常重视存款的指标,我给出的建议是,城商行也许在争夺居民储蓄方面如果没有优势的话,可以考虑增强财政性存款的重要性,因为城商行毕竟是原来跟地方政府有千丝万缕联系的金融机构,我相信财政性存款的增长并不词语资金的存款。

  四:第四个困惑就是贷款,贷款的规模小,能够给客户的贷款额不大之外,也有一个贷款对象的转型问题,很多城商行提出口号要注重零售金融业务,向个人业务提供更为广泛的金融服务,但对这一点而言,也许从长期来看是对的,就目前来看也许未必成立。因为在一筐水果当中,你总是挑最好的吃,然后再吃其次的,味道最差的可能会放在最后,所以,在大客户争夺基本瓜分完毕,接下来要争夺的并不是个人客户,而是中小企业客户,以及个人客户当中的高端客户。

  目前,国有银行对个人客户的高端客户争夺的已经非常激烈,还没有很大的能力去追逐竞争中小客户,所以在贷款客户方面,城商行对中小企业的客户予以更多的关注,简化调查贷款的审核和发放的流程,使得中小企业的贷款能够更为到位,这也许是贷款业务转型的重点。那么贷款业务转型除了关注中小企业之外,还有一个就是要建立混业的平台。我给出的建议是,城商行也许可以考虑在同一地域之内,资产质量、经营能力不错的金融公司、甚至典当行,如果这些从事其他业务的金融机构经过整合之后,比如北京银行、上海银行、南京银行等等有能力的话,可以参股或者控股这些金融机构,使得受到贷款业务指标约束的业务,转到投资领域完成。

  五:第五个困惑就是中间业务的发展。在08年存款额储蓄的增速可能会有明显放慢,争取存款的压力比较大,在贷款增速可能会受到来自于行政部门的强大压力,不能够过于快速扩张的时候,更多的银行把争取盈利,争取更加好的资本回报的重心放在了中间业务。

  但是,中间业务的发展是非常困难的,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在短期之内与其发展中间业务,似乎看起来还不如跨区发展来的更好。跨区发展当中要避免的问题是,仅仅从行政角度来考虑跨区发展,有一个县、有一个地级市,所以争取一个分支机构,比如我们在杭州、北京、上海银行的风水宝地设立分支机构等等都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我们应该关注到在东南沿海具有强大经济实力的县甚至镇,东南沿海有一些镇或者是县的经济总量,它所集聚的优秀企业的规模是不小的,在这些县或者镇,更多的设立分支机构,才能够使得银行服务面对更有吸引力的客户,获得更好的回报。

  六:现在本身对银行的不同规模也出现了一些分化的趋势,总体而言,在过去的20年间,国际银行业所出现的趋势,小银行是没有出路的。在美国过去的20年,小银行的数目,也就是不具备分支机构的单一银行,数目减少了80%,这就使得大银行具有越来越多的分支机构,小银行几乎没有生存空间。

  作为城商行很大程度上扮演着是中型银行的角色,比如08年中型银行也许在60%,大银行的增速仅仅在40%,09年,中型银行和小银行增速可能在30%。这就使得中国中型银行和小银行的利润增长,看起来似乎比大银行更好一些,这就出现了目前我们关注到的,就是全国性的银行和国有央企对小银行的并购。

  大银行对小银行的并购还是可以理解的,央企对城商行的并购就觉得令人非常不可思议,总体来讲,我把非金融类企业对金融类企业,在目前情况之下进行的并购,我就不详细展开了,我把它叫做理性投机者,他们并不懂银行业务,但是却介入到银行业当中来。

  我们经过整合的优秀的综合城市商业银行可以做些什么,以下内容是可以考虑。

  中型银行本身可以跟大银行合作,展开业务。中型银行考虑引入战略投资者的时候,不仅仅外资投资者可以接受我们的国有银行,作为某一家银行的战略投资者看起来也是可以接受的。另外一个,如果大银行并购小银行的话,中型银行在业务整合的过程中,完全可以跨区域的发展,跨区域的并购,并购其他区域内资产质量不错的,受到地方政府支持的小银行,使得中型银行能够实现稳健的、更快的业务扩张,这是我讨论的城商行目前所遇到的六个困惑,以及我们怎么去应对它。

  从总体上来讲,如果我们国内的城市商业银行整合的速度比较好,能够充分的关注IT的建设,能够充分关注公司治理架构的改善的话,从现在开始到2020年间,以东南沿海城市的一线城市的城商行为龙头,有可能形成一个城商行板块,这个城商行板块在2020年左右,也许能够占到我们整个金融资产份额的10%到12%,这就说明在未来的12年到13年间,城市商业银行的整合使得他们的利润增速比同行业高10个百分点,使得业务增速比同行业也要高10到15个百分点,谢谢诸位!

  相关专题

  21世纪亚洲金融年会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