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高峰对话:城商行的跨区发展的机遇与挑战

2007年11月24日 20:17 来源: 金融界网站 【字体:


  金融界网站11月24日讯 由21世纪经济报道和21世纪研究院金融研究中心主办的21世纪亚洲金融年会暨2007年亚洲银行竞争力排名于2007年11月24日在北京举行,金融界作为财经网络特别支持全程图文和独家视频直播此次盛会。以下为下午“城市商业银行高峰论坛”上的高峰对话——城商行的跨区发展的机遇与挑战。

  主持人:大家下午好,我是《21世纪经济报道》的记者,今天我们对话的主题就是关于城商行的跨区发展的机遇与挑战。前段时间我做过一些采访,可能大家觉得经过这么多年的改革发放,通过引资跨区上市等途径,大家做大之后,比较好的商行想继续扩大规模。所以今天围绕这个主题请大家深入谈一谈。下面请曹老师简短的说两句。

  曹远征:谢谢,各位都是我们的同行了,我们是做投资银行的,他们是做商业银行的,但我们都是金融界的。我想说城市商业银行是中国这几年金融改革的一个亮点,刚刚各位行长介绍了,在中国的金融中间是一个很重要的组成部分。这几年城市商业银行的发展很快,也成为了人们关注的焦点,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城市商业银行在未来的发展中,面临着一个新的挑战和机遇。所以我想就这个话题呢,首先提三个问题,分别请行长们回答一下。第一个问题,为什么要跨区域,特别是刚才南京行的行长特别强调的提出来要跨区,而且是要在上海开分行,请您说说为什么要跨区域,包括北京行的许行长也是如此,你们在天津已经开过分行了。

  林复:刚才我在演讲里面已经说了,南京银行是一家城市银行,是一家小银行,小银行经过十二年的发展,通过引资上市,应该讲不管是资本实力还是竞争力都具备了一定的条件。在南京这个地区大家都知道,是中国金融竞争最激烈的地方,全国只要有股份制商业银行都会到南京市分行,在南京这个市场都是很饱和的。那么南京银行作为一家城市商业银行下一步往何处去,我们4年以前就讲,南京银行何处去。我们总结了全国、全世界的一些小银行发展的路径,刚才我在演讲里面说了,比如兴业银行,原来仅仅在福建也是一个小银行,但是就因为在监管部门的许可下,走出了福建,现在变成这么一家全国性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当然了,世界上说了很多的社区银行很好,但我们也感觉到,在中国的这个环境下,政治范围内,一个社区银行、一个小银行不一定能活的好,很有可能就活不下去了。

  曹远征:你的意思是变大才能走好?

  林复:至少是走的比较好,走的比较前,相对比人家大一点才能活得更长一些。城市商业银行我们总结了三大出路,一个是做大做强,变成全国性的商业股份制银行。一个就是被人家购并,还有一条路,大家说要做社区银行、精品银行,但我们感觉到,在中国这个环境下,在没有很多的特殊政策范围内,做一个社区银行,做一个小的精品银行,想活得长活得好很困难。

  陈昆才:许行长是小银行跨区发展的银行之一,给我们介绍一下?

  许宁跃:北京银行在经历了跨区域的过程中,自身得到了一个很好的发展,跨区域主要是中国金融改革给我们带来的机遇。中国加入WTO以后,外资以后可以到中国来经营内地和外地的业务,作为一个城市商业银行,在符合银监会有关资产和质量管理的前提下,跨区域会有助于我们城商行更好的发展。

  我们的资产业务达到了将近65个亿,负债达到30亿。上海分行今年10月28号开业,短短的一个月,资产跟负债都达到了15个亿,我想这一点对北京银行资产的结构,包括我们延伸我们公司业务和个人业务,应该说是非常好的。将近一年也证明城市商业银行在跨区域的过程中,有能力对他进行资产、风险,包括业务配置的管理。

  银监会批准我们在西安设立全资机构,作为北京银行的定位,我们一个是品牌化的经营,一个是区域化的扩张,还有一个是综合化的发展这样一个理念。所以我想我们区域化的扩张,会作为北京银行发展中一个非常战略和重要的一部分.

  其他的股份制商业银行的本部在他所有的总资产中,实际上也就占了1/10,9/10主要还是靠跨区域的扩张。所以对于北京银行来说,总量基本上北京占了90%到95%以上,所以跨区域经营对北京银行未来的发展,我想会带来很多的机会。

  曹远征:其实我刚听两位行长的讲话,我觉得有一点,他们说要变大是生活的捷径,而变大的前提是资本比较雄厚,才有可能跨区域经营,办银行,那么也就是说,他们是通过上市以后,资本金雄厚以后考虑的,我们在座有三位有三个不同的情况,一个是北京银行、南京银行的上市银行,还有像徽商银行和江苏银行,还有我们的吉林银行重组阶段,我想问一下李行长和朱行助,你们区域性的银行在后来的过程中间,你们是怎么赶超,有什么想法?

  李和:跨区域的事应该是两方面的,关键还是市场的情况和监管当局给我们的渠道,和市场的繁荣程度是有关的。举个例子来说,如果像CD如果出来早,现在出来CD,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有票据交换所,作为一家银行,我可以直接拿到CD,跨不跨区域对我来说没所谓,我跟其他银行竞争是我的成本能不能降的最低,资产能不能做的最好,资金来源在今后,实际上不像中央银行,昨天有的银行讲8千了多少了,实际上已经转变了,但是转变有先天的优势在里面,因为这个蛋糕由他切,不存在牌照问题。

  从中小银行来说,没有资金引入渠道,只有地方性的渠道,所以他的资金来源是受限制的,假如说有这样一个金融市场、金融工具推出来以后,这个问题其实对于中小银行来说,也不是太重要的问题,这是一个方面的问题。第二个方面的问题就是流动性的问题,就是说每一个地区的产业结构不一样的话,因为他的产业结构不一样,支撑他的经济的结构是不一样的,经济结构不一样的话,对他资金的流动是不一样的,在宏观经济调整的时期,或者说经济一旦出现拐点的时候,哪一个局部地区会因为他的产业局部情况带来他的经济调整。

  如果中小银行处在这样一个地区里面,因为他的产业调整,比如举个简单的例子,安徽的蚌埠产业结构是高污染企业,环境污染一控制住产业就完了,假如说蚌埠的商业银行没有这样以后,就马上陷入一个非常巨大的困境,那么假如因为产业结构调整,像今天上午讲的,汇丰、花旗47%在外面,西方不亮东方亮,所以中小银行对风险的抵抗能力是会增强的,不光是一个做大做强的问题。

  曹远征:我听起来是两点,第一点是跨区域发展是提高抗风险能力的,第二个对我们目前的监管政策提出了一个评论,就是银行中间的融资渠道,或者各方面过分单一,只能变成存贷的银行,如果做资金做的比较好的话,实际上这种跨区域的发展对他也不是非常必须的。

  李和:对,全国所有的银行资金我都可以用,比如民生银行有八个事业部,但是他的资金不一定从这八个事业部拿,假如他从公关市场拿,如果这个资金低于民生银行的资金的话,他就到市场上拿资金去了,所以这个意义上来说是金融市场的繁荣问题和金融产品的繁荣问题。

  曹远征:朱行助有什么评论?

  朱其龙:我们城商行现在面临的形势是非常严峻的,特别是今年股市火爆的情况下,我们银行中间的收入非常低,我们很多的业务不能做,比如基金、理财、年金管理,包括个贷,我们很多都是没有资格,都是不能做的,在这方面我们市场份额非常的小,所以我们城商行号称市民银行。

  三个立足于,其中一个立足于就是市民,但是我们现在的市民存款不断的流失,份额在降低,如果长此以往的话,这一块的竞争力是在不断的下降的,比不上中型的股份制银行,也比不上大型的银行,所以我们城商行在这方面,真的是面临着很严峻的形势,三足鼎立现在缺一足,在资金供应链方面,我们在短期内不可能获得长足的进步。如果是跨区域发展的话我们是有优势的,因为我们是一个地方性的城商行,我们可以走出我们的城区,可以到我们下面的县,可以到我们县下面的市,乡、镇设立分支机构,设立分支机构就是一个招牌,就是一个广告,而且设一个机构,很快的就可能有很快的存款、贷款,我们的规模会很快的上去,这方面我们存贷的利差是可以保证的,在当前的形势下是必须的。

  在路径选择上面,我想肯定是要先本市,后市外,先省内后省外,所以江苏银行是一个老银行也是一个新银行,我们坚持以业绩和合规为我们企业文化的核心,不断的在建设夯实基础,设立一个科技银行的战略,我们想如果这样的话,江苏银行的核心竞争力应该是非常强大的,对此我们是充满着信心的,我想将来江苏银行在首先省内还有两家,就是宿迁和泰州还没有我们的分行,银监会已经批准我们在宿迁成立分行,我们很快会开业,接下来我们还会在泰州设立分行,我们完全是有条件和能力走出去的,因为我们现在的资本规模是非常大的,我们有这方面的需求,也相信能够在跨区域经济发展方面,能够做的更好,这是我们的一点想法和感想,谢谢。

  曹远征:朱行助又贡献了一个新的角度,这是中间的业务收入,今年以后是最为明显的,也就是说中国居民的风险在发生变化,不再完全选择存款的单项产品,更多需要的是有投资的需求,特别是这次十七大提出鼓励居民有财产性收入,我估计这个热潮可能会继续下去,那么可能城商行在过去几年的情况下,由于牌照限制,由于网点的限制等种种原因,使这方面的业务渠道相对狭窄,这也可能是跨区发展的一个原因。但是我听下来两位行长,你们都是神一级规模的城商行了,网点相对来说已经是比较多,而且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跨出一个小小的城镇了,比如江苏银行和徽商银行,已经是好几家合并的,那么这一块你们的跨区冲动是不是比南京行、北京行小多了?

  李和:那倒不一定,如果现在监管当局允许我现在设十个分行的话,我一下子就冲出去了。

  程松彬:我补充几句,其实跨区域经营的问题,刚才几位行长,包括钟教授也讲了这个观点,我觉得实实在在是生存的需要。作为城商行来讲,它原来都是以城市为依托组建的,但是这个城市即使再发达、再发展,蛋糕总是有限的,所以你要一直依托于这样的城市,你这个银行就没有办法持续的生存下去,只有走出你那个城市,先省内后省外,这样可能路径就能够顺畅,这样我觉得就能缩短一些发展当中的距离。我们吉林银行就有这样的情况,上个月的10月26号,吉林银行在原有长春市商业银行基础之上,进行翻拍,然后通过吸收合并组建了吉林银行。

  我们现在设立的目标就是08年内,要在省所有的地、市、州建立分行。目前我们已经有两家分行,在省行的总部所在地没有建立分行,这样吉林省还有六个地区没有分行,完成了整合之后,我们就想把这个目标设到省外去,就是东南沿海一带,改革开放前沿的城市,只有这样走起来,才能持续的发展下去,像吉林省这样一个比较相对落后的省份,依靠省内的资源把一个城商行做大,我们觉得是没有能力的,所以只能走这样一个路径。

  陈昆才:我插一句,一年设5、6家分行,监管部门批吗?

  程松彬:我们设立这个吉林银行的同时,银监会给我们设立了一个指标,必须进行这个计划,我们是城市信用社。

  曹远征:那么我这就有一个问题了,特别是南京银行的行长提到了,南京是必经之地,各个银行都在那设行,你有什么金融产品或者有什么优势,能在异地的市场里竞争过别的银行?

  林复:这确实是非常严峻的问题,城市商业银行本身就没有优势,你走出去以后,要打天下和全国的银行争人家的那碗饭确实是不容易的,但是这是因地而宜,到一个地方,根据当地的情况,比如我们南京银行今年二月份到泰州市分行,刚才朱行助说了,正因为泰州市没有城市商业银行,我们去了以后就找他的当地党委政府企业,我们跟他说我是你的本土银行,这一点上来说,我是你的市民银行。经过半年的运转,应该说是站住了脚还赚了钱。当然,到了其他的地方去可能就没有这个优势了,但是到什么地方去,我们用什么特长来发展,我们正在研究,我想我们将来也会在这方面做出研究的方向。

  曹远征:刚刚是南京行的行长讲的,是填补空白的,是别的地方没有这个银行,他说我就是你的银行,我愿意好好为你服务,那么我想北京行已经在天津开行一年多了,是真正的异地银行,天津市的银行很多,渤海银行,那么渤海银行被天津认为是他们的银行,在这种情况下,北京行在天津有什么策略。

  许宁跃:跨区域给北京这样的银行带来了更多的发展机遇。因为我们到今年9月底,总资产达到了3067亿,总体的规模比较大。IPO以后,资本充足率将近达到20%,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进入天津市场。从某种角度上,我们还是具有一定的优势。因为北京银行已经经历了12年的发展,它无论从它目前的治理结构,包括它自身内部的管理和公司业务和个人零售业务的品牌,所以应该说到天津去,这两个城市相对来说比较近,而且在这样一个区域市场上,应该说北京市场可能会比天津市场竞争更激烈一些。相对来说各行在那边,对资产的需求更大一些。

  随着滨海新区的开发,北京银行进入以后,利用我们的定位和优势还是发展的比较快,比较成功的。当然,进入上海以后,我们是做了一些调整,因为上海这个市场竞争可能比北京要激烈和充分一些。所以我们利用当地本土的人才和资源,实际上在这个区域的发展,并不是说北京银行把所有的团队派到天津去,实际上我们就是派去一个行长,网点资源和人才资源都是天津的,我们到上海去也是这样的。这次我们西安招聘4、5千人报名,实际上就是把我们的网点资源、人力资源社会化,通过在北京这个区域的优势,嫁接到我们的天津、上海和西安。

  这个理念对于一家城市商业银行来说,内部的法人治理结构,内部的风险管理控制和管理理念和文化能不能完全的移植到天津、上海、西安,我认为可能现在是跨区域中,对于我们来说比较大的挑战,北京银行通过天津、上海,我想我们完全有能力,也会在像天津以后,包括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渤海湾地区跨区域的管理。当然,我们也在学习其他股份制银行的优秀管理经验。因为我们现在北京的总部基地比较多,很多的中央单位不仅在北京有资产负债和其他业务他在天津、上海和西安都是有的,那这种聚集效应给我们带来的这种影响,对于我们的发展应该说是成本比较低的。

  曹远征:其实我们刚才看到在座的四位行长,是两种方式,一种方式是像北京行和南京行,填补空白式的独立建兴的分行的方式,徽商银行和江苏行是联合重组的方式,两种方式之间,我特别想听听李行长和朱行助这样的过程当中你们有什么难点和特殊之处?

  朱其龙:因为南京银行要上市,所以省内的所有资源都重组到一起了,我们和其他地方的和平重组不一样的,就是我们是新兴式的和平重组,而且因为资产有一定的差异,在这个过程当中,省政府非常支持,我们的江苏省政府为我们组建江苏银行,实实在在拿出了真金白银10个亿,这10个亿是白送的,给了江苏银行,用来弥补一些资产损失,就是用在不良资产的处置。所以重新成立以后的江苏银行是轻装上阵,不良资产非常的低,刚开始的时候是2%多一点,现在已经达到1.93%,所以我觉得能够取得省政府的支持,进行不良资产的处置是非常有利的。同时和平重组是需要地方财政的支持的,这种支持也是必不可少的。

  同时,省商行的高管人员表现出了清风亮节,表现出了支持的程度。那么重组以后的活力,在我们江苏银行的优势,我感觉到在逐步的显现,将来还会更加充分的显现出来,我想江苏银行在江苏这块沃土上,应该是有比较好的发展的。

  曹远征:那么李行长呢?

  李和:我再清理一下问题的思路。当然,我们没有江苏银行那么幸福,安徽比较穷,是淮南、淮北,对我们来说困难嘛,还是有一定的问题的,主要是财政上,安徽省政府没拿钱,所以我们这两年,从我经营层来讲的话,这两年我往以前的回填资本拨备的话,我们回填有8个亿资金,那么如果像江苏银行就很幸福了,8个亿马上反应出来是我的资本回报,我的资产回报,然后我的风险评级也可以上来,这个东西我们都没有,我们需要靠我们自己的努力。通过我们的努力,把我的拨备和利率都填上来以后,从中也找到一种过程中的幸福。

  曹远征:那么最后一个问题留给我们的钟教授,你是对中国城市商业银行今后的发展趋势有什么评论?

  钟伟:谢谢,我认为,现在银行业都处在一个重组的大阶段,即便是处于上海、南京、北京这样的一个银行业的风水宝地也是要跑马圈地的,不跑马圈地,即便现在是膘肥体壮的城市银行也不行,那么跑马圈地无非是几种结果,一种是你成功了,成为一个非常好的银行,另外一个就是可能不成功,可能是其他的银行把你收掉了,但是即便把你收掉了,也比你不跑马圈地强,因为你膘肥体壮的时候,你和大银行之间没有什么,现在如果扩张过程当中,如果遭遇一些意外被收购了,谈判条件也是不一样的。

  最后一个,由于整个银行业的扩张,接下来必然会带来的结果,就是金融网点的饱和度,密度肯定会增加,金融幅度更充分,客户服务的更充分,业务条线更加完整,也使得我们整个银行业在未来能够有一个大中小不同类型的银行,而这种不同类型的银行最终的结果不是行政力量形成的,是市场力量形成的,所以城市商行在发展过程当中,无论是采取什么策略,都是董事会做出的策略,成功或者失败的利益和风险他们都是仔细权衡过的,最重要的一点,监管部门要有气度接受和理解城商行扩张的愿望,谢谢。

  曹远征:我想钟教授给我们一个最重要的启示,市场经济是真正的市场经济,是一个竞争的经济,那么监管部门应该在这方面,如果说是要培育中国金融机构在这个大风大浪里游泳,你才能真正锻炼有竞争力的金融机构。那么监管机构的这种保姆式的管理,应该说是稍微改一改,给他们一个更大的空间,这可能是我们真正在这个比赛场上,真见输赢,真的见到更好的中国的金融机构,谢谢大家。

  陈昆才:我再讲一句,作为一份商业报纸的领导者,我想我们在下来的城商行的改革发展中,我们肯定也必将能做到尽到媒体平台的一份社会责任,与在座各位一起共同关注城商行的战略热点问题,体现我们的价值和魅力,这一次算是一个开端,今年的“论剑”到此结束,希望明年的“论剑”再一次携手,再见!

  相关专题

  21世纪亚洲金融年会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