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民间金融疏胜于堵

2007年11月27日 10:37 来源: 上海金融报 【字体:


  傅勇

  媒体报道,近日警方成功破获一起特大地下钱庄———“杜氏”钱庄。涉案金额惊人,该钱庄自2006年至2007年5月,短短一年半的时间内,非法交易金额竟高达43亿元。通过地下钱庄,大量非法资金已流入股市、楼市。

  地下金融的存在早已是不争的事实,但地下金融其实没有一个严格的定义,是相对于正式金融体系之外的金融活动,经常也被称作为黑市金融、非正规金融或“草根金融”等。因此,地下金融仅是个中性称谓,并不等同于非法金融。但从沈阳万象到山西璞真,随着非法融资屡屡曝光,地下金融几乎成了过街老鼠。

  其实,这种看法是有失偏颇的。在“杜氏”钱庄案例中,有趣的是,各式各样的“客户”对于地下钱庄的需求和信任“超乎想象”。这无疑发人深省。

  显而易见,民间金融繁荣是金融压抑的必然结果。尽管中国经济改革已走过了四分之一世纪,但金融一直基本为国有资本垄断。金融压抑和低效率的国有商业银行垄断造成严重的信贷歧视,非国有经济部门深受其害。从经济学意义上说,金融压抑扭曲了资金配置。政府控制金融的目的是低价格将信贷资金用于支持体制内部门,资金在体制内外的价格是不同的。改革开放以来,官方利率一直比非正式信贷市场的利率低50%-100%。最近几年,国家允许银行在向中小企业提供贷款时可以采用比官方利率高10%-50%的利率,可是,市场利率仍然比最高利率高出50%。

  地下金融的功能就是提供了居民存款向体制外流动的通道,这种的存款流失实际上是在实现资金的市场价值,在金融压抑得不到改善的前提下,地下融资是一种达到次优的有效途径。也就是说,地下金融会帮助民营经济绕过僵化的落后体制,从而实现落后体制无法实现的效率。然而,问题是,民间大量通过地下融资犹如饮鸩止渴,成本十分高昂。

  首先,地下金融风险巨大。金融的本质是信用。由于缺乏必要的金融法规规范,地下金融尚处于一种无政府状态,资金的供给方和需求方都面临着巨大的不确定因素,信用难以确立。正规制度的缺乏也使金融中介和融资企业滋生短期行为,在高昂回报的刺激下,非金融企业以实业为名变相非法融资屡禁不止。

  其次,地下融资风险高的同时,融资成本也异常高昂。地下融资的高利率一方面正确反映了资金的市场供求,但更大的一块是为了补偿高风险。另外,一般说来,融资成本随融资规模的增加而下降,因而金融具有十分显著的规模经济特征,地下金融分布零散,也难以整合重组,因而不会达到最小有效规模,融资成本也就居高不下。

  最后,地下融资繁荣最令人担忧的后果是其中的非法融资有自我制度化的趋势,使将来的改革成本无限加大。地下融资虽然有利于缓解金融压抑所造成的扭曲,但每年近百亿的利息会形成相应的利益输送渠道,并足以滋生一个强大的利益集团。而要改革各种非法融资,相关势力就会百般阻挠,金融制度正规化遥遥无期。地下融资的这种强化蔓延机制是十分顽强的。

  笔者认为,在转轨体制下,地下融资是对金融压抑的一种纠正,因而有利于经济效率提高。但负作用也是巨大的,而且是累积性的。增加打击力度和稽查密度是抑制地下金融蔓延的有力措施,但治本之计在于从源头上放松金融压抑,规范民间融资。毕竟,疏胜于堵。

  当然,地下金融也应该区别看待,有些是非法融资或是洗钱活动,这类当然属于打击肃清之列;但不容否认,由于金融压抑,很多正常的融资需要得不到正规金融部门的满足,就只能剑走偏锋了。笔者这里更关注后者。容易想象,随着利率市场化的推进,除因信息不对引发的必要的信贷配给外,利率水平应大致使资金市场出清。此时,地下金融也就“地上化”了。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