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私人银行:富人的遮阳伞

2008年03月20日 09:05 来源: 《经理人》 【字体:


  财富快速积累,再婚潮、子孙财产纷争接踵而至,从几万元的离婚补偿,到几千万的天价分手,富人需要一把遮阳伞! 

  ■ 策划/沈伟民   文/戚雄

  公共场合不谈私人投资

  上海1月的一天,冰雪夹杂,在中环广场的杨惠珊琉璃艺术店门前,一位西装革履的女士夹着公文包正在焦急地等待一位重要客人。此刻她无意浏览橱窗里的璀璨琉璃。十分钟后,一位戴墨镜、披着风衣的神秘男子走到她身前,低声与她耳语了几句,然后一起快步进入电梯,电梯数字屏显示着他们上了29楼。这不是在拍 “007”电影,而是正在进行国内刚刚兴起的私人银行业务。那名男子决定将自己的100万美元资金注入亚信金融(AFG TRUST)的钻石集锦账户,以委托后者打理他在全球范围内的债券金融投资。

  和这个男子一样,中国的私人银行业务发展有些迟疑小心。

  那么,为什么中国富豪和私人银行作为业务的两头都表现得如此神秘?

  其实,私人银行—— 作为一项专为顶级富人打造的舶来品,在中国遭遇了“财不露白”的传统观念。在“第二届中国私人银行与财富管理论坛”上,曾担任汇丰银行加拿大私人银行经理和中国业务总裁、现任民生银行(爱股,行情,资讯行长的王世揭示了中国富人普遍存在的一个人性:“很多中国的富人并不想在银行办理VIP贵宾理财服务,因为担心在银行大堂中让别人看到他。他们担心在公众场合过于露富。因此私人银行的那种隐蔽式服务对于他们是最好的渠道。”

  有多年私人银行从业经验的王世还证实:由于中国富人对于私人银行的隐私性非常看重,因此在汇丰银行盖新大楼时,其私人银行部门就曾强烈建议不要把该部门挪入新楼里,以免过于显眼。

  那么,中国富豪和私人银行都为避免在公共场合谈私人投资做了什么?

  去年6月,汇丰银行举办的上海财富论坛上,万科集团董事长王石和分众传媒董事会主席兼CEO江南春,虽然各自表达了对于财富的观点,但是他们却拒绝谈到汇丰是否帮助他们实行个人财富变化的细节。汇丰行长兼行政总裁翁富泽、个人金融理财业务总监霍霭玲则表示,实际上能请到这样两位重要的嘉宾已经属于汇丰破例,要知道王石、江南春还是汇丰私人银行的客户。

  和王石、江南春避免在公共场合泄密私人投资细节一样,私人银行也必然要加固保密措施。

  在北京三元桥附近佳程广场里的中行(北京)私人银行部更像一个私人居所。其选用了胡桃木这样沉稳内敛的色调,油画、青瓷器、中式家具恰到好处地点缀在空间里。千余平方米的面积,除了开放的门厅和客厅外,还有现金区、客户等候区、会客室等大大小小的独立房间。关上门,都是与外界隔离的私密空间。会客室多在10平方米以上,桌椅比较正式,方便客户签署文件,还有齐全的电脑和打印设备,客户经理可以随时在屏幕上向客人演示。现金区里有三个隔间,客人在办业务时,最多只能看到他的背影。而这里的卫生间也只供单人使用,不分男女,还装有淋浴设备,连护手霜都是国际名牌。

  美林集团和凯捷咨询近期发布的《全球财富报告》中,称中国拥有100万美元以上资产的个人达到32万。中行私人银行(北京)计划在未来一年内发展到1万名富豪客户,更理想的初期目标是5万人。

  瞄准中国这些富人的也绝不仅是中行,渣打、汇丰、瑞银、摩根大通、瑞士友邦、法国爱德蒙得洛希尔也已经出招。而“第二届中国私人银行与财富管理论坛”更是请到了英国前首相及前财政大臣约翰·梅杰爵士出席。

  为此,我们不仅要问,这种极度私密的私人银行究竟给中国富人带来了什么好处?

  需要一把败家子遮阳伞

  高盛(亚洲)有限责任公司泛亚地区经济研究主管、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梁红博士认为:“中国中产阶层的增长速度要远远高于中国10%左右的年GDP增长速度,毫无疑问在未来10至20年间,中国财富积累和产生富人的速度都会是世界第一。”她尤其谈到,中国富有阶层人口老龄化进程的加快,为私人银行业务在中国的发展提供了契机。

  是契机,更是危机!

  私人银行的主顾——第一代中国商人基本已经年过60岁,他们需要考虑两个急迫的事情:1、能否解决好身后的家族财富产权归属,2、能否打破“富不过三代”的宿命。

  产权归属的危机一般都会在创始人早亡的特殊时期展露出来。如均瑶集团产权就一直存在着再分配隐患。因为王均瑶长子拥有公司40%股权,他的两位掌管集团的叔叔各拥有35%和25%的股权,但是王均瑶长子的这个40%实际上由两位叔叔共同支配,他们也可以再控制40%中部分产权。王均瑶有子女3人,还有前妻和后妻。整个王氏家族在未来必将面临再一次的产权分配。

  “温州富豪是中国民营企业的一个最具典型意义的时代符号。在财富快速积累之后,再婚潮接踵而至,从几万元的离婚补偿,到几千万的天价分手友情资助,暂时摆平了家庭的风波,但是身后庞大的财产分割却埋下了历史的伏笔。”谙熟温州民企的上海浙江商会负责人这样告诉《经理人》。

  由于私人银行在最近两三年的出现,中国富人有了另一种避免身后产权争议的办法,那就是要么把财富在生前交给继承人,要么授权给私人银行监管和操作,并且还做了法律上的保障措施。

  万向集团的内部产权其实早已得到合法合理的“过手”。1992年尚处壮年47岁的鲁冠球就已经将90%的资产交给自己22岁的儿子鲁伟鼎。而鲁伟鼎干脆将万向下属的财务有限公司从老家浙江萧山搬至杭州,目标锁定银行、证券、信托等金融领域。

  可是,并非所有的民企都能如愿安排自己的下一代抓住家族财富的“接力棒”。那么,这个接力棒该让谁来监管?

  浙江正泰集团董事长南存辉为该集团培养 “二代接班人”安排了具体方案,其核心内容是设立由股东股份组成的“败家子基金”,该基金托付给一家私人银行进行管理。

  即使在商场叱咤风云的南存辉,也无法绕开中国人的传宗接代,不过,他找到了在延续香火中规避最大风险的路径:“正泰有100多个股东,其中有9个高管。我们鼓励这些股东的子女念完书后不要进正泰,到外面去打拼,并在打拼过程中对他们进行观察和考验。若是成器的,可由董事会聘请到集团工作;若不成器,是败家子,我们原始股东成立一个基金,请私人银行专家管理,由基金来养那些败家子。”

  私人银行和专业理财机构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培育客户的机会。各家机构纷纷推出了各种类型的下一代理财培训,等这些第二代或第三代的继承人们长大成人。

  无疑,选择私人银行是富人的最大前智,既可以保证财产的安全,也可以解除后顾之忧,但是中国的很多银行只是为了弥补金融业务的空缺开展私人银行业务,运作理念、程序、技术上还存在很多需要做功课的地方。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私人银行不是普通金融业务,也不是VIP贵宾理财服务,而是富有人士的财务管家婆,地位就好比私人律师,以保护私人财产并能给其增值为己任,并且还要学会如何尊重客户!

  我不信任私人银行

  亚信金融执行董事洪曦说:“亚信私人银行的客户基本为净资产在100万美元以上的高端人士。”为此,他们还建立了一个卓越基金会,这个俱乐部为会员提供投资教育、艺术活动。涉及银行、金融方面的投资,也包括艺术品等相关设计性投资。

  以俱乐部方式寻找客源,是亚信金融找到富人的重要手段。但是,更多的私人银行则雇佣那些出身普通理财公司的人员四处招揽客户。

  “我很讨厌这样的电话,几乎就是骚扰!”曾担任申银万国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投资银行部总经理、现担任上海1933项目众珩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众珩)总经理、《雪茄客》创始人的王丽莉对不懂私人银行业务程序的财富管理经理如此表达:“私人银行不是拉客上架,而是应该和他的客户成为亲密朋友!”

  而众珩董事长刘恩沛则明确表示,不会把私人财富交给一个还不如自己更懂私人银行的中国的财富经理。之前担任过美国银行香港分行亚洲资本市场执行董事、外滩三号执行董事和首席财务官的刘恩沛,深感目前私人银行财富经理的个人素养的缺失:“中国私人银行的从业人员还不能叫做私人银行家。在欧洲,比如RBS苏格兰皇家银行甚至雇佣传接几代人的私人银行家家庭,并且只为一个富有的百年家族服务。原因只有一个——这个富豪家族只认同这个私人银行家家庭的成员。”

  ING私人银行董事总经理兼大中华区总监关国然、渣打私人银行董事总经理以及私人银行大中华区主管STEPHEN均认为:“(私人银行)最重要的一个成功要素就是人。”关国然非常清楚ING亚洲私人银行的增长率达到了48%,重要的条件之一就是人的执行力,他强调财富经理要像绅士那样和客户沟通。

  王丽莉认同这个观点,但是也提出,中国民营企业家要像欧洲富有的百年家族那样,在财富得到长期有效的打理之前,首先解决公司的钱和私人的钱混在一起的问题。

  中国式财富正在诉求

  “我们的客户要有100万美元净资产,不包括公司资产的流动性可支配资产。” 洪曦认为私人银行必须要鉴别高端客户资产性质。

  其实,多数中国的富人都在私下寻找一些民间的投资机会,他们觉得这种投资的机会远远大于银行提供的结构性的产品,而且觉得风险可控。相比之下,他们更愿意和非银行性质的私人银行—— 金融财务管理公司合作,后者提供了他们所需要的东西:国际性证券投资、艺术品升值管理、税务管理和遗产管理等。“不过,在中国来说,中国的法律环境和文化环境还需要改善。”众珩董事长刘恩沛认为。

  中国的富豪是极其复杂的,中国富豪既有阿里巴巴的马云,也有山西的煤矿老板。但是类似败家子信托、离婚赡养信托、继承资产信托为主流的民营企业家的高端服务要求,则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