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张执中信用卡只能接近完美

2008年06月19日 18:06 来源: 《数字商业时代》 【字体:


  汇丰银行专家谈风险管理

  在中国,很多人是没有帐户的,比如说农村里的居民,他们几乎不跟任何商家发生关系,银行手里不会有他们的任何资料。所以银行信用卡业务的风险管理必然是比较缓慢的过程。

  在信用卡高利润的背后,是居高不下的风险。在国外,银行对风险的管理覆盖了从发卡、审批到帐户管理、催收等信用卡的生命周期。然而,风险管理是基于对数据分析之上。数据充足与否、真实与否直接影响决策的正确性。

  据悉,汇丰银行北美的信用卡是该行赢利能力最强的业务。然而,该行北美企业信息管理部副总裁张执中却认为,风险管理“只能接近完美”。

  《数字商业时代》(以下简称DT):信用卡使用的全程可能都贯穿着风险管控。怎样才能更好地获得更多的社会性数据?

  张执中(以下简称张):以国内目前的银行数据来看,只能做到90度,很难做到360度。数据的概念有很多,可能也有别的银行的顾客,也包括电费,手机费等,这些资料现在我们都没有。

  还有一个人口学方面的数据,就是他的民族、年龄,有些东西是银行提供的,但是不一定准确。第二是我们问不出来的,需要有别的商家联合起来的你才能去做的事情,这件事情不是一家银行一个市场可以做的,需要一个专门的机构,或者政府向银行提供,比如现在人民银行做的征信局。而且在中国,很多人是没有帐户的,比如说农村里的居民,他不跟任何商家发生关系,任何资料不可能有。所以这是比较缓慢的过程,我们得有耐心。

  DT:在这方面,和国外的差距到底有多大?美国的征信系统发展是否到了非常全面完善的地步?

  张:美国也谈不上360度,估计有270度吧。比如我们把客户的资料分成两大块,一个是内部资料,一个是外部资料。这两个都很重要,外部资料是别的商家跟别的银行的关系,他汇集到信用里面。外部资料一部分是我们说的信用资料,另外还有一部分叫人口的资料,这也是政府涉及的。那个资料其实并不准确,我判断它的准确率是50-70%。例如你看到资料显示某人有一辆车,或者显示他不断刷信用卡加油,但有的资料却可能显示他是没有车的,有时候会很矛盾。

  DT:在美国基于数据做出的分析和决策,是否也要辅助人工的经验在里面?大概的比例占多少?

  张:当然需要人工提供经验。这样说吧,业务是领导,模型、统计学、或者计算机的软件这些都是工具。作为IT供应商来讲,首先要对客户的业务清楚,客户要达到什么目的,从哪开始到哪结束。

  做业务的人一定要去指导做统计的、做模型的人怎么做。统计只是一种工具。就像我种花,我不知道怎么种,我就把锄头放在你边上,你不知道什么时候种,就是这个道理。

  DT:比如说像SAS这样的工具提供商,他们提供的模型或者说工具在银行的决策里面起到怎样的一个作用?

  张:确实很重要。我刚才说的是业务领导技术,但是技术本身是不可缺的。比如农民劳动时,一根扁担的好坏就影响了当天的产出。有好的工具可以做到事半功倍,这是效率问题。

  DT:信用评分除了用在风险管理中,在银行信用卡业务中还有哪些作用?

  张:风险评分说实在,在美国已经基本上趋于完美,再往下走,差异化和进步会很小,因为基本上已经没有了收益。有两点要指出:一是从业务上讲,风险不是最后的标准,利润才是标准;二是从组织上讲,营销部门和风险部门经常打架,但在同一点上他们是联合起来的,他们的联合体叫做“基础就是利润”。

  DT:“基础就是利润”是否意味着最终实现利润最大化?

  张:对。也就是他们这两个团队必须在利润这点上联系起来了,实际上就是我们怎么样把握,我们要达到一个目的我们有哪些手段,这些手段是什么人专门去管这个事情?然后他们怎么整合起来?其实这个事情是可以通盘考虑的,而且是可以做的到的。如果你做事情很逻辑的话,包括你的分析和你的组织,最后都可以达到这个效果。

  老实讲这个事情即使在美国的银行中,也不是每个人都想得很透,包括那些高层的人。高层有想法,下面怎么操作他们不清楚,而只是按照常本办法来做。下面做事情的人有一个特点,就只管自己这一摊,不去管别人的事。

  DT:美国的次贷危机是否将导致银行大规模裁员?而中国的信用卡是非常蓬勃处于这样一个阶段,非常需要人才。未来有没有可能出现大批华裔或中国籍的银行家回流的现象?

  张:这样的势头已经开始了,主要是因为国内现在经济发展很迅猛,而且中国人毕竟在中国的文化当中比较愉快,所以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在动这个心思,从分析员一直到高层的经理各个层次的都有。

  DT:在你看来,北美的华人银行家如果做出决定回国,大概会有哪方面的顾虑?

  张:第一个是工资问题,因为国外工资比较高,回到国内就会有一种落差。但事实上中国的生活费用也低,我跟很多人讲保证他们五年之后要比在国外挣得多,但是首先他们要退一步才会往前走。国内公司的快速成长、人民币不断的升值都会帮助提高收入。而回到中国,工作的空间比较大,上升的速度也比较快。

  第二个顾虑是担心怕国内的人文环境不是太好,企业作风比较官僚等等。

  我回来工作的想法是有的。我觉得在国内可以做很多的事,有些事是国外不可能做的。

  DT:如果一大批优秀的华人银行家回来的话,会对整个信用卡甚至银行业会带来一种提升?

  张:中国的银行马上会做得比外国好,因为在外国的银行中,大部分决策的人都是中国人,虽然有些部门的CEO还不是中国人,那是因为我们中国人讲话,口音不是那么优雅,他们越到上层越讲究这个东西,这些在限制他们。但华人有很大的潜力,真正的做事是他们。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