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唐双宁为什么抓住徐伦忠案件不放

2008年07月23日 00:46 来源: 金时网-金融时报 【字体:


  记者  金立新

  正在澳大利亚享受阳光海滩的原光大银行西安分行行长徐伦忠肯定没有想到,他对光大银行的起诉让他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或许从此,他将与安逸的生活说“再见”了。

  徐伦忠所为为什么?

  事情还要追溯到2007年8月21日,光大集团举行全系统加强内部管理工作会议,向光大集团各地下属机构通报了10起严重违纪违法案件。其中10大案件之首就是光大银行西安分行原行长徐伦忠案件。

  2007年5月12日,徐伦忠给西安分行一位负责人发手机短信,称因其妻子受伤近期不能上班,短信发出后,其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5月15日上午,徐伦忠给光大银行总行有关领导打电话,称其在澳大利亚墨尔本短期内不会回国,并拒绝告诉联系方式。其时,国家审计署正在西安分行进行全面审计。此时徐的不辞而别引起了光大银行高管层的警觉和重视,光大银行迅即进行了调查,发现徐伦忠在2007年5月12日利用2004年私自办理的私人护照,在事前没有向总行履行任何请假报批手续的情况下,擅自脱岗出境。随后,光大银行总行委派专门监察组对徐伦忠及西安分行信贷资产进行全面检查,检查初步发现,徐伦忠在对某家公司贷款中有授意、指令行为,形成了1.19亿元大额不良贷款,光大银行面临巨大损失。2007年7月19日,光大银行总行给予徐伦忠行政开除和开除党籍的处分。

  其后,身在澳大利亚的徐伦忠向西安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劳动仲裁申请,2008年4月22日,西安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驳回徐伦忠全部申诉请求的裁决;徐伦忠不服西安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的裁决,通过律师向西安市莲湖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并提出四项要求:

  一、要求撤消被告给予原告行政开除处分的决定,为原告恢复名誉,消除影响;

  二、要求恢复原告劳动关系并给予安排适当工作;

  三、要求按规定支付原告应得薪金收入(包括企业年金);

  四、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徐伦忠诉光大银行后,光大银行内部可谓一片错愕:徐伦忠给银行造成了一亿多元的不良贷款,在国家审计署审计过程中擅自离岗出境一年多,为什么还能够“理直气壮”地起诉银行?徐伦忠所为究竟为哪般?

  对此,有熟悉徐伦忠的人士认为,徐伦忠不懂英语,在国外也没有适合他的工作,因此在澳大利亚的生活并不如意。徐伦忠起诉光大银行的目的在于试探光大银行对他这一案件的态度,如果光大银行的反应没有那么强烈,则徐伦忠就可以回国。

  更有熟悉光大企业文化的人坦言,徐伦忠起诉光大银行,实际上就是光大企业文化的一个缩影。一方面,在光大,许多人际关系盘根错节,错综复杂;另一方面,长期以来光大内部管理松懈,一些案件的处理有名无实,往往是雷声大、雨点小,不了了之的居多。在光大集团去年8月召开的内部管理会议上,光大集团、光大银行现任董事长唐双宁对于光大的管理曾举过这样一个实例:光大银行某分行利用虚假发票或用途不实发票报销上千万元,光大银行总行派出调查组多次调查属实后,却仅给予了当事人2000元罚款的处罚。2000元的处罚还不够调查组一名成员一次调查的机票费用。这种是非不分的企业文化的侵蚀,也造就了光大银行内部一些干部员工把违法、违规当作家常便饭、不以为然的思维定式。如此也就难怪徐伦忠会感觉对他的处理冤枉,起诉光大银行了。

  董事长为何要批示三次?

  对于徐伦忠起诉光大银行案,光大集团兼光大银行董事长唐双宁先后三次作出了明确批示:

  第一次,3月31日,唐双宁在《关于徐伦忠诉光大银行劳动仲裁一案开庭情况的汇报》上批示:受理本身就是天大的笑话。不能手软。要向当地政法委汇报。

  第二次,在当光大银行收到法院寄达的起诉状,对于徐伦忠的诉求,唐双宁再次批示:徐伦忠这样一个应当受到党纪国法严肃处理的人竟然诉光大银行,真是岂有此理!请有关部门重新研究,主动出击,商司法机关依法处理,不能手软。

  第三次,在媒体披露了徐伦忠状告光大银行一事后,唐双宁再次批示:我已第三次批示,一定要给社会一个负责任的交待。不能就事论事,要把徐伦忠案作为管理工程的突破口。并请明确职责分工,指定人员具体负责查清。

  徐伦忠是去年五月离境出走的,去年六月,党中央、国务院决定委派唐双宁“空降”至光大集团任董事长、党委书记。两人或许从未谋面,素不相识。那么,一家资产近万亿元、员工两万多、下属公司数不清楚的集团公司在改革重组的紧要关头,是什么值得董事长批示三次?是徐伦忠西安分行行长的职位?还是1.19亿元的不良资产?

  或许这些都不足以成为让唐双宁重视的理由,即使是徐伦忠状告光大银行这件事,也不足以让唐双宁作出三次批示。而唐双宁对此事件高度重视的原因,在他的第三次批示中已经明确的表现了出来——要把徐伦忠案作为管理工程的突破口。

  去年8月21日光大银行召开的内部管理会议上,刚刚就任光大集团及光大银行董事长的唐双宁就毫不讳言地揭示了光大系统案件高发、频发的态势和内控水平薄弱的问题。至2007年近三年内,光大集团系统共查处大的违纪违法案件24起,其中重特大案件6起,涉及责任人594人次。当天会上通报的10起典型案件,涉案金额就达13.25亿元,造成直接经济损失6397万元,形成不良贷款1.19亿元。在这些案件背后,一些尚未被查处的、隐性的违法、违规行为也在不断侵蚀着光大,直接影响着光大的发展。为此,在上任之初,唐双宁就将“管理工程”明确提上了议事日程,成为光大改革“五大工程”之一。而对徐伦忠案件的三次批示无疑表明,唐双宁所提出的“管理工程”绝对不是针对某个具体案件。真正值得唐双宁作出三次批示的是光大不良的企业文化。

  光大抓住徐伦忠案的潜台词

  在光大银行接到法院寄达的徐伦忠诉光大银行起诉状后,唐双宁作出批示,光大银行成立了工作小组。7月15日,光大银行召开党委会,专题研究徐伦忠诉光大银行案。党委会上,唐双宁再次强调:第一,对于徐伦忠案一定要严查到底,变被动为主动,变不利为有利,给社会一个负责任的交待;第二,徐伦忠问题不仅仅是一个单纯的案件,要以此为突破口,深入推进管理工程建设。会议责成光大银行有关负责人及有关部门认真加以落实。

  或许人们对于徐伦忠诉光大银行案的分析不无道理,徐伦忠的诉讼的确是在试探。当光大银行开始正面回应徐伦忠的起诉后,徐伦忠撤回了诉状。与此同时,光大银行却在准备起诉徐伦忠。看来,还是邪不压正。

  那么,光大抓住徐伦忠案的潜台词是什么?

  去年8月光大银行内部管理会后,有媒体援引一位熟悉光大集团人士的话说,许多人都认为光大集团改革重组的主要难点是财务问题,实际上疏于管理才是光大系衰败的真正病因,不良的企业文化就像一张无形的网,让想干正事的人干不成事,而干坏事的人却屡屡得逞。而这也正是光大抓住徐伦忠案的潜台词。

  对于重塑光大,唐双宁曾经做过这样一个形象的比喻:业务是叶、管理是枝、体制是干、文化是根、外部环境是土壤。如果说在光大重组中通过梳理包括新老股东在内的方方面面的关系,光大这棵大树已经具备了一个良好的外部环境的话,那么现在,唐双宁已经从管理这个“枝”入手,开始通过对光大这棵大树不良枝蔓的修剪,逐步完善“干”和“根”,并使光大这棵大树再次焕发生机。

  而从另外的一个角度上看,在唐双宁“空降”光大后,很多人士包括一些网络留言和媒体都在猜测,唐双宁“空降”到光大的使命就是尽快完成光大重组。如今,光大重组的各种最复杂的准备工作已经完成,唐双宁对社会已经有了一个交代:光大证券上市已获证监会发审委通过,光大银行重组上市问题已经上报证监会,光大实业集团已经挂牌,光大金控集团建设已理清思路。而唐双宁在徐伦忠案中的强硬态度已经明确地表明:在光大,唐双宁所做的事情绝对不仅仅是解决光大银行的财务重组问题。这无疑彰显了光大高层在痛定思痛之后,严格内部管理的决心,通过管理工程建设,加快推进上市进程中与规范、透明的公司管理制度相接轨。

  人们当可相信,“徐伦忠现象”在光大将可休矣!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