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浙江小额贷款公司“牌照争夺战”

2008年10月24日 03:23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字体:


  宗新建

  10月18日这一天,温州永嘉,永嘉瑞丰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下称“瑞丰公司”)高调成立,公司的主发起人就是奥康集团董事长王振滔。“(牌照)来之不易,要做就把它做好,要知道,这背后有多少企业虎视着呢。”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王振滔喜悦中依然表露出谨慎。

  小额贷款公司的“应运而生”背后,是温州大批企业展开的激烈的牌照争夺战。王振滔说,偌大的温州只有16个名额,目前才批了2家,僧多粥少的局面,注定这场牌照争夺战依旧是硝烟弥漫。“第一批胜利者已经决出,但高潮还在后面。”

  温州作为金融改革的试验田,20多年来掺杂在宏观调控和银根紧缩之间的,就是一幕幕银行资本、地下金融“你退我进”的悲喜剧,王振滔就认为,小额贷款公司的试点,正试图在民间资本和中小企业之间架起一条输血的渠道。

  牌照“争夺战”

  仅仅在永嘉县,争夺小额贷款公司牌照的企业就至少有100多家,他们抱团组成了10家以上的“联合体”,但永嘉县名额只有一个,由此可见竞争程度之烈。

  “(温州给浙江省金融办递交小额贷款公司材料的)首批有3家,批了2家(苍南联信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和瑞丰公司),第二批5家,刚刚报上去,还没批,第三批名额还没定,相当多的企业在进行竞争。”王振滔说。

  根据浙江省政府规定,该省小额贷款公司试点工作从今年7月份开始,9月至10月小额贷款公司经审核、依法注册登记后,即可正式开展小额贷款业务。明年1月视实际情况逐步加大在全省的推广力度。

  试点期间,原则上在每个县(市、区)设立1家小额贷款公司;列入省级综合配套改革试点的杭州市、温州市、嘉兴市、台州市可增加5家试点名额,义乌市可增加1家试点名额。以温州为例,该市有11个县(区、市),共可设立小额贷款公司11个,算上增加的5个名额,该市的小额贷款公司仅有16家。

  “在温州,有些企业为了拿到一块牌照,几乎动用了所有能动用的关系。最后各县市政府只能召开协调会议,希望协调各企业的申报。”温州中小企业促进会会长周德文说。

  据媒体报道,在温州乐清,为了争得一块牌照,当地龙头企业华仪电器集团、正泰集团、德力西集团一度较上了劲,乐清市政府协调不成,最后由该市召开市委常委会来商量。

  “参与竞争的都是骨干民营企业,谁都不服谁。”王振滔坦承,温州当地的大企业,都想做主发起人,以致很难协调。

  而现在,上市公司也加入了这场可称“惨烈”的牌照抢夺战——8月22日,新湖中宝600208行情,爱股,资讯(600208.SH)公告显示,该公司董事会上审议通过了《关于同意入股瑞安新湖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并作为主发起人的决议》,根据这份协议,瑞安新湖小额贷款股份公司注册资本2亿元,新湖中宝投资4000万元人民币,占总股本的20%,成为瑞安新湖小额贷款的主发起人,新湖集团争夺小额贷款公司牌照一事由此浮出水面。

  就在同一天,联化科技002250行情,爱股,资讯(002250.SZ)也发布公告称,公司拟发起设立台州市黄岩区联合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其注册资本不超过2亿元,其中公司以货币形式出资不超过4000万元,占小额贷款公司总股本的20%,为主发起人及最大股东。

  新安股份600596行情,爱股,资讯(600596.SH)、浙江富润600070行情,爱股,资讯(600070.SH)、三变科技002112行情,爱股,资讯(002112.SZ)、康恩贝600572行情,爱股,资讯(600572.SH)、天通股份600330行情,爱股,资讯(600330.SH)等也曾公告拟参与或发起设立小额贷款公司。

  “僧多粥少,没办法,我们的准入门槛提了又提,还是有很多企业要参与进来。”永嘉县金融办相关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为了把控好申报企业的实力和申报数目,可谓动足了脑筋。

  永嘉县把小额贷款公司的注册资金起点提高到1亿元,确定申报发起人的资格应为注册地在该县境内的民营骨干企业。其中,主发起人1个,必须是2007年度县功勋企业、信用“AAA”级企业,且净资产不低于2000万元、资产负债率不高于70%、连续三年盈利利润600万元以上;其他发起人20个以内,应为2007年度县功勋、巨龙或明星企业。

  “这样一来,就剩下了2家企业,为了在这2家中决出胜负,我们对2家符合主发起人条件的公司,专门设置指标进行资格审查,除了省里规定的净资产、利润等指标外,我们还重点考察了企业实力和企业信用等几个方面,最后终于从中择优确定了1家正式申报单位。”永嘉金融办人士表示。

  为了满足企业的热情,除了永嘉本身的一个名额外,该人士表示,永嘉正在积极争取,希望能在“11+5”的5个市统筹名额里争取到1个。“争夺没有结束,有些地方的名额之所以迟迟还没有报上去,就是在于竞争激烈。”周德文说。  [[[下一页]]]

  金融大梦想

  “激烈争夺的背后,是浙江企业家的金融情结。”浙江大学资本市场与会计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姚铮说,很多做实业起家的浙江老板,都希望自己最终能进入资本市场,获得一块“准金融牌照”就成了他们孜孜不倦的追求。

  在经营上,小额贷款公司的定位是:“小机构、小客户、小贷款”、“严禁非法或变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和非法集资”。

  “按照这个定位,小额贷款公司目前可看到的经济效益并不可观。”姚铮对本报记者表示,大型民营企业可能更多地不是考虑经济效益,而是将来可涉及金融领域,开设村镇银行,“小额贷款公司相当于一块准金融牌照,可贷也可存,这应该是民营企业最终意图。”

  根据规定,浙江将对小额贷款公司进行积极扶持,小额贷款公司将纳入全省小企业贷款和“三农”贷款风险补偿范围;在每年分类评价的基础上,对依法合规经营、没有不良信用记录的小额贷款公司,将向银监部门推荐,按有关规定改制为村镇银行。

  “如果能改制为村镇银行,我相信是大多数企业家都愿意积极争取的。”王振滔并不掩饰其金融梦想。他说,从产品到品牌再到金融,这是大多数温州企业家都梦寐以求的,“产品和品牌几乎人人都能做,但金融行业却是完全不同的,有很多规则,有很多框框,充满了机遇与挑战。”

  公开资料显示,奥康集团创始于1988年,经过20年的发展,现已成为中国最大的民营制鞋企业,年产值达40多亿元。“目前为止,奥康集团在金融领域还罕有大的收获。”王振滔说。

  奥康集团并非没有涉足金融领域。2004年6月16日,由奥康集团等9家温州民营企业共同出资、融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于一体的首家中国民营财团——中瑞财团曾高调成立,并宣布其可以用5500万元的注册资金撬动100亿元民间资本,由此,王振滔开始了他的金融梦。

  后来的运作证明,中瑞财团并没有能顺当地开展金融之旅,甚至该财团曾一度沉寂,后来也变更了运营方向。“那时候不是时机,中瑞财团也太高调,但现在不一样了,小额贷款公司是国家大力支持的。”王振滔说,奥康集团没有理由不把它做好。

  “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要继续做大做强,走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结合之路是必然的选择。”姚铮说。

  浙江民营企业家的金融梦在上市公司的“运作”中也有迹可循:以新湖中宝为例,早在小额贷款公司之前,该公司已开始由房地产行业向金融业发力——在金融股权投资方面,新湖中宝先后收购、增资了天地期货、长城证券和盛京银行(原沈阳市商业银行),2007年,新湖中宝在受让浙江新湖集团和浙江银河股份有限公司所持股份的基础上,通过增资控股了浙江天地期货经纪有限公司,占其总股本的71.15%,小额贷款公司一旦成立,新湖中宝在金融业上的架构将愈发清晰。

  参股城市商业银行、涉足金融投资的浙江制造业已经不在少数。宁波银行002142行情,爱股,资讯即是一例,该行的上市,让宁波当地参与投资的雅戈尔600177行情,爱股,资讯、杉杉、宁波富达600724行情,爱股,资讯等多家上市公司收益不小;此外,雅戈尔也成功投资过中信证券600030行情,爱股,资讯海通证券600837行情,爱股,资讯金马股份000980行情,爱股,资讯等8家上市公司股权,一度成为浙江制造企业中最成功的“投资家”。

  “比起参股城市商业银行,小额贷款公司仅仅是试水,金融领域的投资是一块深水,但前景却很大。”王振滔说,当小额贷款公司为他们打开了一扇有可能顺利进军金融业的大门时,天生敏感的浙江草根企业家,不可能与之擦肩而过。  [[[下一页]]]

  资本“紧箍咒”

  王振滔表示,瑞丰公司注册资本为1亿元,全为实收货币资本,没有任何社会集资入股和变相吸收存款的违规行为,由奥康和其他9家投资人一次足额缴纳,严格按有关规定,只贷不存。

  针对外界较为关注的小额贷款公司利率问题,瑞丰公司总经理潘献勇对本报记者表示,瑞丰公司对客户实行差别化管理,不同性质的客户,贷款利率可能会有所不同,但上限不高于央行基准利率的4倍,下限不低于基准利率的0.9倍,月利率一般在10.2%。~23.1%。不等。而贷款期限和贷款偿还等内容,由借贷双方在公平自愿的原则下依法协商确定。

  潘献勇认为,与一般的商业银行相比,小额贷款公司在放贷程序和手续方面可能更加简便,对于风险的控制也更加灵活。

  潘献勇来自国有商业银行,已经积累了多年的贷款经验,他说,瑞丰公司贷款方式分保证贷款、抵押贷款、质押贷贷款和信用贷款四种,都简单可行,“资金当天就能到位,如需进行现场调查的,最多在一个工作日内完成”。

  为了控制风险,小额贷款公司在发放贷款时,坚持“小额、分散”的原则,鼓励将70%的资金投放在中小企业、“三农”及相关产业上,同一借款人贷款额度不超过50万元,其余30%资金的单户贷款不得超过资本金的5%。

  王振滔说,瑞丰公司的股东会已经达成决议,不允许股东为贷款企业提供担保,更不允许股东自己贷款,“股东如果参与了,就难管了,我们要保证不能有呆账,一定要零风险。”

  由于试点数量的稀少,小额贷款公司能否更有力度地拯救目前遭遇资金“紧箍咒”的中小民企,也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公开数据显示,浙江目前共有90个县(市、区),其中欠发达的25个,由此计算,设立的小额贷款公司数量将超过100个,即使按照平均1亿元的注册资本估算,进入的民间资金也仅为100亿元。

  王振滔坦承,相较于“地下钱庄”和民间借贷,小额贷款公司的借贷资金量仍是沧海一粟,由于规模太小,小额贷款公司的利润也并不丰厚,“小额贷款公司当前的社会效益远大于经济效益,放贷资金也远远不能满足企业的真正需要,只能通过和大企业强强合作,以大帮小、以强带弱的方式,支持和帮助中小企业,才能体现其作用”。

  “小额贷款公司要想真正满足中小企业的资金需要,有3个发展方向,一是成为村镇银行,而不是现在的只贷不存,二是放开金融政策,允许开展委托贷款业务试点,三是尽快让小额贷款公司增资扩股,提高注册资本金。”王振滔说,这也正是瑞丰公司努力的方向。

  令王振滔兴奋的是,相关监管部门已经承诺,如果瑞丰公司运作规范,业务需求强烈,可以在6个月后提前增资,并在政策放开的情况下,瑞丰公司可以优先展开拓展类业务的试点,“到了10亿甚至20亿的规模,利润就会相当可观,公司的前景也就十分广阔。”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