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二十年一梦:日本重返华尔街

http://www.jrj.com     2008年10月25日 04:23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页面调色版  

    

  本报记者 张伟霖 张桔

  美国次贷风暴的蔓延导致金融危机席卷全球的同时,也使近邻日本人十年前破灭的“美国梦”希望重燃。

  10月14日,日本四大证券公司之一的野村控股集团宣布,对破产的美国雷曼兄弟公司亚太部门的收编及人员的接收工作已经结束,包括雷曼日本法人在内的亚太及欧洲、中东部门的工作人员约5500人,已经完成“过继”野村的程序。而早前的一天,作为全球金融联盟的一部分,三菱日联金融集团完成了对摩根士丹利90亿美元的资本投资……

  其实,似曾相识的故事在20年前就曾上演。在日本泡沫经济的高峰时期,对金融形势盲目乐观的日本金融界,曾掀起过进军美国房地产和金融业的狂潮。著名的圆石滩、洛克菲勒中心等标志性地产,一度都曾经成为他们的囊中之物,导致八十年代,“日本敌国论”的思想在美国社会悄然兴起。

  20世纪70年代以后,日本经济进入了稳定的高速发展时期。当时,欧美经济由于受到石油危机等因素的影响,遭到沉重的打击,而日本却顺利地进行了产业调整,其工业产品在国际上的竞争力空前提高,出口大幅增加。

  曾在日本生活多年、原日本不动产株式会社亚太区首席代表任立对记者表示,日本的大企业基本都是二战后成立的,七八十年代是其发展的高峰时期,推行全球化战略势必要求其走出国门,而在美国市场的扩张是推行欧美战略的重要步骤。

  任立回忆起当年曾经看过的画面:在80年代《日本经济新闻》的一个版面上,竟然八则报道中有六则涉及日本企业向美国扩张:“三井会社买进加利福尼亚奶牛饲料交易公司”、“托雷会社不放过美国隐形眼镜市场”、“日本贸易会社买入在美国设计的飞行员训练系统”……

  而对此,有美国人则愤慨地表示:“好象美国是受他们控制的殖民地市场,这实在太过分了。”美国人也采取他们的措施进行反击,例如1987年五角大楼就以国家安全为理由,反对日本头号计算机生产厂家富士通公司从法国施拉姆伯格石油服务与设备公司手中购买美国硅谷高科技企业费尔柴尔德半导体公司80%的股份,原因在于美国费尔柴尔德半导体公司是为美国国防部提供某些半导体存储器的服务商。

  与此同时,一项为应对日本大规模出口的计划在美国政府内部酝酿出炉,也就是后来著名的“广场协议”,主旨在于逼迫日元升值。而从1985年到1996年的10年间,日元兑美元的比率由250∶1骤升至87∶1,升值将近3倍。

  然而,“广场协议”签订后,本想以此抑制日本对美顺差扩大的美国却一度陷入恐慌。由于协议造成美元贬值和日元升值,因此出现了日本在全世界的资本输出热潮。据统计,从1986年到1991年,日本的海外投资总额竟达4000亿美元,成为全球最大的对外直接投资国。

  1985年以后,大量的日本企业在美国开工建厂,日本资本涌入了美国生活的各个领域和角落,无论是工业、房地产还是文化等产业,都可以看到日本人活跃的身影,一时间,美国人惊呼之声此起彼伏:“日本即将买下美国。”

  1989年,日本的索尼公司从美国的可口可乐公司手中购买了哥伦比亚电影公司。9月,索尼公司与可口可乐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以高达48亿美元的金额获得哥伦比亚电影公司的控股权。

  不过,在八十年代开始的日本收购浪潮中,日本人更多还是将收购目光瞄准了房地产业。

  1988年,一位神秘的日本富翁在短短的一年时间内,投入了1.5亿美元,在美国购买了178套高级住宅,而这还只是日本人对美国地产业冲击波中的小插曲之一。另一起轰动性的事件是日本的三菱土地公司购买了纽约的洛克菲勒中心。1989年,日本的三菱土地公司以13.73亿美元购买了纽约洛克菲勒中心的14栋办公大楼,成为拥有洛克菲勒中心80%股份的控股公司,而当时,洛克菲勒中心被视为美国的标志性建筑,美国媒体将这一收购行为称为日本人“买走了美国人的灵魂”。

  “世界的土地价格将只涨不跌”是当时日本人选择大肆进军美国房地产业的逻辑,13.73亿美元收购14栋办公大楼,按当时1美元兑换160日元的汇率计算,三菱土地公司的投资额约为2188亿日元。但收购完成后,由于曼哈顿地产的不景气,三菱土地公司一直没有利润,当时计划的预测是5年期,每平方英尺的租金将达到75美元,2000年将达到100美元,依照这样的预测数据,该公司认为这将是一项非常好的投资,但实际上租金只达到每平方英尺38-40美元,而同一时间段日元对美元继续大幅度升值,甚至1995年顶峰时,出现了1美元兑换80日元,考虑到汇兑损失,三菱土地公司这一收购项目总计亏损高达880亿日元。

  而伴随着“广场协议”的正式签署生效,日元的升值导致日本的银行在海外的发展成本更加廉价,而日本的金融资产也开始加速进军美国。

  最早的日本金融机构在美国的收购始于1984年,当时的日本三菱银行用2.3亿美元买进了加利福尼亚银行部分股权,并在加利福尼亚州和纽约市设立了专门的机构来为日本公司管理在美国的投资和在巴哈马设立避税据点来提供咨询,设立在美国的日本银行也着重经营没有风险、赚取手续费的业务,例如签发免税市政公债的信用状。

  几年后,日本的银行成为了世界银行领域举足轻重的力量。在当时的美国加利福尼亚,由于受到美国银行法的限制和政治影响考虑,日本虽然还未在美国的大街小巷上开设银行零售网点,然而1988年初,日本东京银行用7.5亿美元从英国标准银行手中购买了加州银行65%的股权,然后将该银行并入了东京银行在当地的分行——加州第一银行(UNBC),成为美国的第十五大银行,一时间,美国的银行和欧洲的银行均强烈地感受到了来自日本银行的挑战和压力。

  当时,美国的两家主要的信用等级评级机构穆迪公司和标准普尔公司将日本的商业银行评选为“非常值得信任的银行”。因为日本的银行存在庞大的的账外资产,且从没有发生过违约事件和日元保持非常强劲的走势,高信用等级导致日本银行的融资成本低,能为客户提供其他银行所不能提供的低贷款利率资金。

  而随着日本银行与美国银行的平起平坐,美国人千方百计寻找机会进行反攻,“大和”丑闻成为导火索。在当时,大和银行的总资产达到820亿美元,同时也是日本银行界最大的退休基金管理公司,大和银行纽约分行职员井口俊英长期挪用资金私自炒卖美国长期国库券,亏空了1100亿日元(折合约11亿美元)。井口当时身兼行政监督和证券交易两职,在证券买卖中输多胜少,依靠伪造文件来掩盖巨额的损失,他在1995年7月24日承认了犯罪事实。

  然而,7月28日,大和银行总部派干部到纽约时,指示井口将事情拖到11月再说,8月8日,大和银行总裁向大藏省银行局局长报告了井口的罪行,而日本大藏省直到9月18日才向美国联邦储备局通报此案,在隐瞒的40多天里,大和银行与日本各金融机构的股票照常买卖,债券照样发售,使得不明真相的公众利益受到损失,而当时日本的一些大银行的股票价格正处于敏感期,公布井口的案件很可能会对银行业9月的中期结算造成不利影响。

  对此,美国联邦储备局认为大和银行纽约分行的行长涉嫌支持属下犯罪,并向联邦反贪局提交伪造帐目,涉嫌诈骗银行的客户。

  “大和”丑闻东窗事发后,日本大藏省对大和银行的处罚是责令其削减海外业务,大和考虑在三年内关停在澳洲、加拿大、新加坡和印尼的子公司以及在韩国和马来西亚的两间分行。大和银行不仅为此支付了十几亿美元的罚金,而且该事件被美国人看作是沉重打击了日本银行在国际银行领域的嚣张气焰。

  而对日本金融界更沉重、更具全面性的打击则是从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开始。

  1997年,日本出现了很多金融机构破产事件。主要包括两类:第一类是证券公司的破产,日本第四大证券公司山一证券公司于11月24日宣布破产,日本第七大证券公司三洋证券公司于11月宣布破产,规模较小的小川证券公司于5月申请自动停业;第二类是银行的破产,卓都协荣银行于10月倒闭,日本排名第十的北海道拓殖银行于11月17日宣布破产,德阳城市银行于11月26日宣布破产。在这些金融机构破产案例中,山一证券的破产成为日本历史上破产案中规模最大的一起,北海道拓殖银行的破产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都市银行破产的首案。

  该年日本国内共有13家银行、2家证券公司和1家保险公司宣布破产。三分之一的保险公司面临倒闭的危险,银行“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倒下”。日本人纷纷结清自己的户头,将钱塞进美国银行。

  与此同时,为降低运营的成本,日本金融界纷纷将已经迈出海外进行扩张的脚步迅速收回。1999年,大和证券把海外分店从30家降至18家,日兴证券、野村证券也都关闭了大量海外分店。1998年,日本的证券公司彻底跌出了排名世界证券公司的前十位。

  此后日本政府相继出台了多项法律和政策,决意全力着手解决日本银行业的不良债权问题。而从2000年开始,日本金融界掀起了业重组的高潮以图自救,从而形成了日本三井住友、三菱东京金融、日本联合金融控股(UFJ)、瑞穗金融集团四大金融集团,希望凭借规模优势,降低成本,解决呆账坏账问题。

  直到2003年下半年开始,日本整体金融业形势才渐趋好转。各大银行处理不良贷款的行动按计划顺利进行,据日本国内的统计,除了理索纳集团2003年财年净亏损之外,其他大型商业银行全年净利润总和超过1兆日元。

  真正的振兴,出现在2005年。同年10月,三菱东京金融和日本联合金融控股(UFJ)宣布合并。不同于此前的合并重组,在外间看来,这项交易表明,经过与老问题长达数年的斗争,日本银行业危机的大型幸存者开始注重更长期的战略:即随着它们的资产负债得到整顿,最严重的坏帐问题得到解决,业务扩张也已提上日程。

  在英国《金融时报》首席亚洲事务评论员居伊·德·容凯尔(Guy de Jonquieres)看来,2005年日本银行信贷已滑落至1988年以来的最低点。即使该经济体最近这次短暂复苏,也未能抑制下滑势头,因为主要的公司客户一直在迅速偿还债务。与此同时,负的实际利率使银行核心业务几乎无利润可言。任何净收益的增长,都是通过减少在坏帐处理、裁员以及证券出售等方面的成本。在此情况下,通过收购竞争对手,在萧条的本土市场上占据更大份额的吸引力显而易见。

  但这一进程不能无休止地持续下去。日本各银行最紧迫的挑战是寻找新的增长点。一些银行试图通过听从政府建议,增加对较小企业的信贷,来实现这一目标。可这仍无法弥补其他业务的减少。

  而社科院金融研究所中国经济评价中心主任刘熠辉则认为,这中间还伴随着日本人口老年化,制造业因成本高昂外移的考量。由于主要的贷款客户——制造业外移,必然导致国内金融需求的减少。

  于是,日本金融业再次对外扩张的选择被摆上了台面。

  与日本金融机构在20世纪80年代试图主宰全球市场的策略不同,这一次日本开始着眼于亚洲市场。

  在南亚,日本第二大经纪行大和证券在2005年时已经开始进军印度,这是大和证券在时隔5年之后重新在孟买和曼谷设立了办事处。这些办事处将受理有望实现增长的承销和并购咨询业务。

  2006年,日本三菱UFJ证券(Mitsubishi UFJ Securities)宣布计划与印度工业信贷投资银行(ICICI Bank)成立一家投资银行合资公司。

  这一消息于公布的一日后,另外两家日本顶级的金融集团——日本第一生命保险(Dai-ichi Mutual Life Insurance)和日本软银投资(Softbank Investments)——也公布了向印度市场扩张的计划。

  在南亚,三菱日联金融集团收购该印度尼西亚银行(Bank Nusantara Parahyangan)是日本金融机构迈出海外扩张策略的重要一步。在2006年中,三菱日联宣布欲收购印度尼西亚银行,此举将使三菱日联金融集团无需进行大规模投资,就能试水印度尼西亚消费信贷市场。

  2007年11月,该收购尘埃落定。三菱日联金融集团获得印度尼西亚银行75%的股权。

  在东北亚大陆,日本瑞穗金融集团旗下的瑞穗实业银行,于2006年9月买下韩国新韩金融集团的0.5%股权,交易金额为100亿日元。这项购股交易,是日本大型金融企业首度与韩国银行业进行股权交易。

  这些举动表明日本经纪行正努力从美林公司(Merrill Lynch & Co.)、瑞士银行(UBS)和花旗集团(Citigroup Inc.)等美国和欧洲的竞争对手那里分得一杯羹。

  “在全球其他市场上,美国投资银行和欧洲综合银行仍具有非常强劲的实力。”大和证券SMBC株式会社国际业务部主管Shuji Nishiyama这样说。“但在亚洲,它们的实力还比较弱,我们可以利用这一点。”

  而普华永道2007年的《并购亚洲》的报告显示,2007年日本的金融服务并购交易额已从2006年的645亿美元增长到1059亿美元,位居亚太地区金融服务并购交易排行榜首。

  与此同时,日本的金融集团们却从未放弃对大洋东岸的觊觎。

  2008年7月份,日本最大产物保险商东京海上宣布,约以47亿美元收购美国保险集团费城统一控股公司。

  8月份,三菱UFJ则全面收购了美国加州第一银行(UNBC)。这次发力并没有引发外界多大的关注。原因在于,这只是三菱UFJ延续了80年代未竟目标,将余下的35%股权拿下。

  真正的大戏在9月底开演。其时华尔街投行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雷曼报三季度巨亏39亿美元,其后即宣布申请破产保护;摩根士丹利、高盛则变身银行控股公司;美林证券则在9月15日被美国银行收购;再加上早在3月就已经崩塌的贝尔斯登,华尔街五大投行依次沦陷。

  而另一方面,在此间发生的事实则表明,日本人再次撕下“谦逊”的外衣,开始以“拯救者”的姿态重现在美国已经千疮百孔的金融市场。按照三菱UFJ董事长畔柳信雄的说法,次贷危机是进军美国金融市场的一次千载难逢的机遇。

  9月22日,野村出资2.25亿美元,力压竞争对手英国的巴克莱银行,并购雷曼兄弟公司的亚太、欧洲和中东法人。

  同一天,三菱UFJ宣布收购美国第二大投资银行摩根士丹利。根据日本财经杂志《砖石》指出,三菱UFJ此次收购摩根士丹利股权只考虑了四天时间。

  9月19日,当摩根士丹利领导四处寻求日本银行协助时,三菱UFJ随即启动收购评估程序,在该行的收购小组一番精打细算后,在22日就作出了果断的答复,决定向摩根士丹利注资9000亿日元(85亿美元)。

  而理由呢?据《砖石》所引述三菱UFJ相关人士的言论,三菱UFJ是为了更加有效地利用资金,因为企业借贷这一该行的核心业务一直是停滞不前。数据显示,2007年,三菱UFJ存款稳步增长至121万亿日圆(合1.3万亿美元),但只有90万亿日圆被放贷出去。贷款业务无法突围,最大原因是日本一些企业手头现金充裕,宁愿动用本身储备或透过发股、债等方式融资,也不想向银行借钱。MUFG希望通过收购摩根士丹利21%的股份使两家公司能在零售银行业务和资产管理方面取长补短。

  按照9月双方达成的协议,三菱UFJ预计出资90亿美元,收购摩根士丹利21%股权,包括以每股25.25美元买进30亿美元普通股,以及每股31.25美元的价格吃下60亿美元可转换优先股。但在其后数周时间内,摩根士丹利股价暴跌,为避免三菱UFJ股东异议,双方修改原来协议。

  到了10月13日,三菱日联金融集团与摩根士丹利双方正式宣布三菱日联已完成对摩根士丹利90亿美元的股本投资,从而获得了后者21%的所有权股份。根据经修订的交易条款,三菱日联已购买78亿美元的永久非累积可转换优先股,股息为10%、转换价为每股25.25美元;以及12亿美元的永久非累积不可转换优先股,股息为10%。

  10月14日,野村证券宣布,对破产的美国雷曼兄弟公司亚太部门的收编及人员的接收工作已经结束,包括雷曼日本法人在内的亚太及欧洲、中东部门的工作人员约5500人,已经完成“过继”野村的程序。

  此外,三井住友金融集团则在10月表示,正计划向美国最大投行高盛集团出资1000亿至3000亿日元(约合9.4亿至28.3亿美元)。另一家日本银行业巨头瑞穗金融集团,最近也向美林公司出资了约1000亿日元。

  而在国际社会也逐渐意识到在此次危机中,日本金融势力开始在美国本土的存在,再次惊呼日本人又豪买“华尔街的灵魂”的时候,美国人却指出,不同于“比苏联军事力量更可怕的威胁”,这次日本金融机构更像是前来救援的“白武士”。

  事实上,此时的美国人是生怕“救世主”会发生变化。据说在三菱UFJ和摩根士丹利谈判期间,美国联邦官员曾向三菱日联保证,即使美国当局日后注资摩根士丹利,三菱日联投资也获得保障,而这可能是未来类似协议的模式。

  更有美国评论学者认为,很难说这次究竟是日本趁火打劫,还是美国人利用了这个有钱而且向来对美国马首是瞻的“盟友”,促其以大笔的金钱去换一些在美国已经失去辉煌的“旧物”,从而成为美国转嫁危机的“提款机”。

  对此,中国社科院国际金融研究中心的秘书长张明认为,日本金融家在应对这次危机的时候还很有眼光。因为目前金融危机的情况下,很难真正看到市场的底部。而只要日本金融家估计这个价格对于自身感觉合适,就可以放手购买。

  社科院金融研究所中国经济评价中心主任刘熠辉则认为,次贷危机传导到金融机构已经是最后的极端,金融市场最坏的时候已经到来。虽然对实体经济方面的影响还存在一个滞后期。但金融机构的问题主要是坏账问题,如果有国家进行”兜底式”的保障的话,对于此次日本金融家的投资还是有保障的。

关键词

日本 三菱 银行 美国 金融 
到论坛讨论
财富人物
    相关链接
    • 四交易日下跌12% 银行股遭遇暂时性抛弃 (2008年10月25日 04:18)
    • 华尔街风暴传导立面图 (2008年10月25日 04:02)
    • 格林斯潘的悔悟 (2008年10月25日 03:52)
    • 亚欧峰会绸缪国际金融新秩序 (2008年10月25日 03:51)
    • 小额贷款假面舞 (2008年10月25日 03:49)
    21世纪经济报道 其他文章
    • 四交易日下跌12% 银行股遭遇暂时性抛弃 (2008年10月25日 04:18)
    • 华尔街风暴传导立面图 (2008年10月25日 04:02)
    • 持两房债券15.12亿美元 建行称“本息偿还正常” (2008年10月25日 04:01)
    • 四大行股改进化论 (2008年10月25日 04:00)
    • 格林斯潘的悔悟 (2008年10月25日 03:52)
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