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货币政策面临两难

2009年09月08日 01:16 来源: 中国经济时报 【字体:

  ■本报记者 李雨谦

  对于下半年货币政策的走向,市场存有疑虑:一方面是中国经济回暖面临很多不确定因素,需要大额信贷支持;一方面是流动性过剩,存在通胀预期。在这两难的境地,货币政策将如何选择,对中国经济未来走势有何影响?

  对此,记者电话采访了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左小蕾、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副所长赵锡军、兴业银行资深经济学家鲁政委。以下为问答实录。

  中国经济时报:下半年的货币政策是否应该为通胀预期而转向?

  左小蕾:近期食品价格的上涨和资源价格的调整并不构成通胀预期形成的条件,不符合通胀恶化的形成机理。暂时还没有通货膨胀的隐忧,现在当务之急仍然是经济企稳基础的稳固。不过,之前的货币政策造成了货币的过量供应,我建议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用温和的手段回收过多的流动性。

  赵锡军:现在担心通胀为时过早,目前最大的问题是我国经济回暖基础相当脆弱,民间消费没有带动起来,这就意味着经济回升没有持续的动力,依然需要宽松的货币政策。而且,一般情况下,通胀率在3%左右,也是比较合理的。

  鲁政委:在谈资产价格上涨的同时,我们还得考虑:第一,有没有办法衡量资产价格是不是偏离了基本面,什么样的基本面是合适的,偏离多少才是泡沫,目前还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第二,假定对资产泡沫有了指标和警戒线,这样的指标是不是足以为央行的政策提供精确指导?这些是有争议的。

  综合国内外理论和经验,货币政策不应该无视资产价格的变化。如果认为资产价格偏离了基本面,可以进行风险警示。

  中国经济时报:下半年货币政策的目标是什么?

  左小蕾:毋庸置疑,上半年的货币增长有过度宽松的成份。我判断,下半年会继续贯彻“动态微调”的概念。微调是为了使“过度宽松”向“适度宽松”靠拢和回归,更准确地落实和实施“适度宽松”的货币。从7月数据看,单月新增贷款在3000亿以上,同比增速也不小。

  鲁政委:按照历史的经验,从我国上半年信贷投放的总量来看,保证年内经济增长的目标已经没有任何问题。所以,下半年货币政策的目标是让信贷继续回落,货币供应量由高位回落到可以接受的水平。

  M2和CPI具有趋势上的相关性,M2大概会提前12个月对通胀发出预警。现在再不降低M2,恶性通胀迟早会来。因此,如果年内单月新增信贷最终回落到2000亿以内,应该属于正常,至少对未来两到三年的经济增长来说,是一个利好而不是利空。

  中国经济时报:下半年信贷规模收紧,有哪些考量?

  鲁政委:站在资本充足率的角度来讲,第一季度银行业的加权资本充足率为9.9%。如果下半年继续大规模放贷,那意味着银行业今年的加权资本充足率可能会跌破9%。之后银行放贷还有多大的空间?因此,信贷规模的回落是为明天银行放贷能力的恢复提供空间。

  另外,从宏观调控政策的角度看,今年下半年的信贷规模也必须降下去。目前我国信贷投放的项目大部分是长期项目,如果资金链断裂,那么明年的坏账率就会上升。如果今年信贷规模没有收缩,明年继续大规模投放,到明年第四季度,通胀就会无法遏制了。到那时即使踩刹车,也还会出现大量的坏账。

  现在对信贷规模进行有效的控制,对银行业、对经济发展来说不都是一件好事吗?

  中国经济时报:如何调整信贷投放结构?

  赵锡军:银行在对上半年重点贷款项目跟进的同时,下半年应该快速推进对中小企业的贷款。最困难的时期过后,能够生存下来的中小企业,大部分的资质是比较优良的,也具有成长潜质,相比较而言风险较小,这应该是金融机构比较关注的。此外,对于不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的高耗能、高污染的行业和项目,也不宜予以支持。

  鲁政委:调整信贷结构要从上项目的节奏入手。国有企业在这一轮经济刺激计划中得到的资金较多,拥有了更多的投资机会,这是造成“国进民退”的一个重要因素。现在,必须旗帜鲜明地减少扩张性财政政策的挤出效应。

关于货币政策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