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做一个真正的银行家

2009年11月01日 09:52 来源: 经济观察报 【字体:

  马国川

  “文革”前后的岁月

  经济观察报:1945年你出生于一个革命家庭,请谈谈你早年的经历。

  陈元:我出生在延安,小时候我就跟着父母走过许多地方,从大西北到大东北。在童年的记忆中,一家人总是忙着搬家,常从一处转移到千里之外的另一处,我和姐姐经常问父母:“咱们什么时候搬家呀?”后来,父亲调回中央工作,我们全家来到北京,从此才安定下来。

  经济观察报:那时已经是解放前夕了。

  陈元:对。1953年,我7岁时进入北京育英小学读书,1958年升入北京四中。记得很小的时候,我去父亲的办公室,那里有许多报纸,其中《参考消息》最吸引我,因为那上面的事都是我不知道的世界上的大事,比什么故事都吸引人。往往不一定看得懂,多看几次慢慢知道一点,但也是似懂非懂。父亲看在眼里头,也没说一句话,就给我一种赞许的眼光,认为我看报纸好。后来,他在别的场合也说过,陈元从小就爱看报纸,看《参考消息》,但没当面对我这么说过。所以我就更觉得这是个好事,特别爱看。看了以后就开始思考其中的问题,慢慢就潜移默化地受到影响。

  经济观察报:你当时对什么话题最感兴趣?

  陈元:当时主要是政治,包括政治的发展、东西方的关系、冷战是怎么回事、美苏是怎么对立的、中国是处在什么样的环境当中等问题。

  经济观察报:在你读中学期间,中国经济正处于困难时期?

  陈元:我读中学的时候正好是困难时期,父亲原来特别喜欢去公园散步,去了公园跟苗圃花工能聊好半天。可是后来他不去了。我就问他,为什么好久不去公园散步了?他说,现在群众吃不上饭,我没脸见群众。他老说,他肩上挑的是六亿人民的生活,要对得起老百姓。1962年他经过调查研究,提出可以用分田包产到户的方法,改变农村政策,在当时被称为“反动”、“修正主义”、“路线错误”。但他是非常从实际出发的,他觉得农民要有积极性,国家的农业、老百姓就能够吃上饭,他把这个事情看得比天大,比什么事情都重要。

  经济观察报:1965年你考入清华大学,当时清华大学招生严格吗?

  陈元:很严格,我们都参加高考,是经过考试被录取的。

  经济观察报:在清华大学你读的是自动控制系,为什么要学这个专业?

  陈元:在当时的年代,我最大的梦想是能够成为一名工程师,帮助中国尽早地实现“四个现代化”,所以就选择了自动控制专业。父亲从不代替我们做任何决定,但他会对你做的决定给予评价,然后对你做的好的给予鼓励,有时提醒你一两句。所以我们家几个人各自有不同的发展道路,都不是父母指定的、包办的。

  经济观察报: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你正在大学二年级,当时许多人都参加了红卫兵的造反活动,你呢?

  陈元:我从没有参加红卫兵的造反活动,也从未积极参与到这场运动中去。因为“文革”,我们这批学生在大学多待了一年,到1970年才毕业。我被下放到湖南某工厂劳动锻炼两年。

  经济观察报:你毕业的时候,陈云同志被下放到江西南昌,当时的情况怎么样?

  陈元:当时他还处在受批判的时候,被下放到江西南昌一个小的干休所。当时,我看到父亲在《参考消息》上划出一些杠,或者将标题圈一下,我知道他是提示,让我注意看。有一件事我记忆特别深刻:一次他在看《参考消息》时告诉我,美联储主席是美国真正的经济总统,他对美国经济能发挥巨大作用。在那时,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闻所未闻的事情,因为我在大学里学的是理工科,对社会政治、经济领域的事情接触很少,所以他讲了之后,我印象非常深刻。我当时很难想象什么叫经济总统,认为总统不就全管了吗,还有经济总统?我就开始想,美国的这个领域都是按照什么样的规律来运行的?我就想知道美国人都是在想些什么,做些什么,于是开始一步步地关注经济问题了。

<<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