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此轮加息:美欧为何不当领头羊

2009年11月06日 05:01 来源: 金融时报 【字体:

  但是,另一种风险值得特别担心:即经济复苏还没有完全开始或没有巩固,通胀却已浮现。眼下还不能肯定这种情况会出现。所以,许多经济体当务之急还是促使经济复苏。

  张明:应该说,到目前为止各国央行的加息决定仍然是以通胀预期为最主要因素。相比于前面谈到的澳大利亚和印度等国面临的通胀上扬风险,主要发达国家的通胀压力并不明显。以美国为例,尽管其基础货币投资增加,但货币乘数保持低位。具体表现为,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上现金增加有限,更多的是银行存款准备金的增加。在对实体经济信心不足的情况下,银行更愿意选择把资金放在美联储而不是通过放贷流入实体经济,因此广义货币增长有限,随之带来的通胀压力也有限。如果明年美国实体经济和资本市场的复苏可以持续,那么银行可能会将存放在美联储的超额准备金转化为贷款注入实体经济,届时或会推高通胀并促使美联储考虑加息。

  主持人:尽管本轮金融危机以房市泡沫破裂为源头且来势汹汹,但在危机远未离去的当下,人们已经看到资产价格及大宗商品价格新一轮上涨的苗头。这对各国央行意味着什么?

  贺力平:资产价格上涨可能的确在一定条件下吸收了或转化了消费物价上涨的压力。如果人们将手持货币的增多大部分转做资产投资,包括证券购买和房屋购买,那么,反映在宏观经济指标上,货币总量的指标变动与消费物价指数的变动就不一致了。过去十多年中,许多经济体都出现了这种情况,甚至可以说是一种趋势。今后还可能继续出现。这种情况的出现,在另一方面也可能给各国中央银行带来新的挑战,即货币政策(尤其是货币总量的控制政策)对消费物价指数变动的影响力比以前降低了。资产价格快速上涨蕴含许多风险。如果在证券价格变动与国际商品价格之间发现了一定的关联,那么,各国都应当更加重视“输入型”通货膨胀风险(但其实也不完全都是百分之百的“输入型”)。

  总的说来,资产价格波动能带来多方面效应:一是如前说的对国际商品价格行情的影响;二是促使消费物价指数变动变得更加“捉摸不定”了;三是对金融机构金融市场的稳定性带来威胁。格林斯潘过去可能只看到了(或强调了)这三点中的第二点。但是现在回过头来看,三点都应当在中央银行的视野之中。

  张明:本轮资产价格上涨的原因恰恰是实体经济相对疲软。全球范围内的宽松货币政策导致流动性增多,而实体经济欠缺投资机会,导致大量流动性涌入资产市场。但是,至少在本轮已有的央行加息举动中,资产价格扮演的角色仍相对有限。

  从长期来看,次贷危机的爆发已经引发各国对于货币政策的反思,这种反思会带来怎样的未来现在还很难说。过去央行的利率决策并不能反映资产价格变化,或者只有当资产价格传导到物价时才间接有所反映,现在看来这里存在很大问题。对于许多国家来说,可能仅仅关注核心CPI不够,关注整体CPI也不够。这一点在上世纪80年代末的日本和次贷危机前的美国都有鲜明的例子。但是,尽管人们开始反思,但短期来看转变的可能仍然有限。至少在本轮加息中,发达国家依然会将实体经济复苏视为转变货币政策的最重要因素。

<<上一页12下一页>>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