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预计明年人民币升值3%

2009年11月07日 09:46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21世纪经济报道 陈昆才 上海报道

  大洋彼岸,美国银行业依然不太平。

  10月30日,美国金融监管部门宣布关闭加利福尼亚州国民银行等9家银行,创自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单日银行倒闭最多记录。至此,全美今年有115家银行倒闭。

  星展银行(中国)有限公司(下称“星展中国”)副董事长兼行政总裁刘淑英认为,美国银行业的问题还没完全解决;而问题的产生又源于不够稳健。她表示,遭受金融危机重创后的实体经济不会很快修复;“虽然现在已经看到经济转向,但转向不可能像股市这样是V字形的,实际情况好像是U形,可能还要等一两年的时间才可以完成”。

  适度宽松货币政策还不能独自退出

  《21世纪》:你认为银行的资产减值已经到位了吗?我们发现有的银行开始对拨备进行回拨。

  刘淑英:要区别对待。中国自己的市场上,大家都不要小看金融危机的影响。银行大幅度放款,政府的支持,这些还不能代替市场的动力。是否完全复苏,还要再看。最近两三个月中国的经济走势是向好的,房地产、汽车的销售有增加。

  但需要留意的是,出口还没有完全恢复,它占到中国GDP的1/3。中国以外的市场,比如美国的情况,银行的问题还没完全解决。复苏不会是突然的转向,现在世界股市的表现,比实际情况跑快了很多,最后还是要看未来的盈利能力。

  我认为,金融危机不会很快的修复。当然,亚洲在金融危机中的修复比较快,与各国政府的资金支持和新兴市场相关。这些支持已见到成绩,要不然更加危险。虽然现在已经看到经济转向,但转向不可能像股市这样是V字形的,实际情况好像是U形,可能还要等一两年的时间才可以完成。而我为什么把中国跟其他经济体分开,是因为中国的货币还没有完全对外开放。

  《21世纪》:中国的消费市场太庞大了。

  刘淑英:这是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的积累。中国老百姓赚钱能力很强,可以支持消费的增长。现在这一代年轻人,因为父母都有一定能力,所以,他们可以消费。日本则不同,市场人口老化,老人比较多,年轻人少。所以,反弹力比其他亚洲国家弱。

  新加坡、香港的情况也不错,恢复得较快。这些地区经济体系的底子好,国际化程度高。新加坡企业很多都是国际的企业。在中国也有投资,中国做得好,回到本国的业务也不错。虽然在新兴市场做得好,但经济全球化始终会带来一个平衡。

  《21世纪》:今年中国的经济主要依靠政府投资拉动,银行信贷增长,消费结构还不是非常合理,尤其是,房价已经走高,明年可能还会下降。你认为,明年应采取何种货币政策?

  刘淑英:继续保持适度宽松,跟今年一样,当然某些过度增长的行业可以适度收紧。适度宽松的做法现在很好,相信还没到完全收紧的时候。消费现在可以,明年的趋势如何,取决于消费者的心态。明年在贸易方面,如果没有好转的话,还要继续放松。过了明年,相信货币政策才能全面恢复过来。中国不仅要看自己,还要看全世界。全世界没有恢复,中国不能独自退出适度宽松的政策。 能源价格稳定增长

  《21世纪》:现在全球经济关注两个指标,美元汇率和石油价格。你如何看美元汇率的走势?

  刘淑英:美国人民一直是大消费者,但现在要改变成习惯性储蓄。所以,看到美国的一些变化,从过度消费、负债消费,到适度消费。这种结构性转变,将在一段时间内影响中国的制造业和外贸,不可小觑。其他国家的复苏程度是否可以更快?如欧洲,但看样子又不太像。美元汇率看低,影响人民币有一个(升值)的压力,我们估计明年人民币对美元可能升值3%。

  《21世纪》:能源方面,石油继续上涨,你怎么看?

  刘淑英:我们希望原油价格稳定增长。去年能源价格走势,是因为过分憧憬经济的大好前景,过分炒作导致的,上下的振幅很大。如果全部是供应来看,价格慢慢会有增长,因为第三世界有需求。而且美元汇率下调,原材料包括石油的价格自然上涨。但全世界在复苏时有需求,是将来维持油价上涨的因素。

  《21世纪》:感觉你对经济的看法还是比较审慎的。

  刘淑英:其实我是一个很乐观的人,一向看事情都是乐观的。在中国,我觉得学习了很多,我是一个做业务的人,一有问题我会用商业机会的角度去看,所以,困难的时候,也不需要悲观。但也不会只看到好的一面,而忽略风险,一定要全面去看,要考虑周详。我觉得现在做银行,更要小心,因为很多问题不是由竞争引起的,而是策略的错误,由自身引起的风险。所以,要做到每一步都不错。

  保本产品先行

  《21世纪》:你觉得在中国做银行的环境,跟香港和新加坡相比有何不同?

  刘淑英:中国的市场太大,市场细分要更仔细。不同的市场有不同的做法,比如,我们在中国所有的个人理财产品,都是保本的。如果持结构产品到到期日,客户不会有本金的损失,但收益率有高有低,就看具体的产品不同。

  这是我们的差异化所在。一开始进入中国的市场的时候,我们觉得市场还不适合做高风险的产品。将来当然会有改变,因为中国的市场进步很快,大家对风险的了解会更加透彻。星展中国到现在为止,结构性产品都是保本的。香港和新加坡的客户风险承受力不一样,所以产品种类和设计有差异。

  《21世纪》:如何看待中国的监管环境?

  刘淑英:中国普遍的监管比较细致,现在国外的监管,也是越来越细致了。有一点要赞赏的是,我来了中国之后,发现监管官员对市场所有的情况都非常了解,也没有遏制创新,给我们很多意见和鼓励。

  中国的监管水平也非常高。你可以看到如此之大的市场,发展速度如此之快,银行业还可以这么稳定,这就能看出水平。

  本报记者郑小伶、王芳艳对本文亦有重要贡献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