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关于宏观经济几个热点问题的再认识与新思考

2009年11月09日 03:02 来源: 金融时报 【字体:

  关于国际收支:国际收支顺差的过早出现不符合我国的经济发展阶段和发展中国家的基本国情

  记者:国际收支的高额“双顺差”也是近年来我国宏观经济运行的主要特征之一,您认为这一现象正常吗?是否需要引起警惕吗?

  徐诺金:我国国际收支的“双顺差”一方面是我国经济积极融入全球化的结果;另一方面也是我上面讲到的,我国宏观经济中的核心问题——储蓄大于投资的反映与体现,并由出口导向的政策推动的。国际收支顺差的过早出现给我国宏观经济带来一系列问题,具体表现在:国际收支“双顺差”引起外汇储备持续积累,导致流动性过多,削弱了货币政策的独立性,货币政策调控难度加大;.国际收支“双顺差”意味着我国对实际资源的对外让渡,其暴露出的粗放的贸易增长方式以及体制和结构问题更让人堪忧;国际收支“双顺差”加剧了我国与相关贸易伙伴国的贸易摩擦。

  高额顺差给我国宏观经济带来一系列问题的同时,也不符合发展中国家的一般规律和我国现阶段的国情。发展经济学关于国际收支的理论通常认为,发展中国家面临双重缺口约束:一是实现目标经济增长率所需投资与国内储蓄之间的差距构成储蓄缺口;二是经济增长所需进口与出口能力之间的差距形成贸易缺口,双重缺口是经济发展的制约条件。利用国外储蓄和国外资本是克服双重缺口的基本途径。发展中国家正是通过资本流入利用外部储蓄以弥补国内储蓄不足,并用流入的资本为贸易缺口提供融资,因而国际收支结构通常呈现出经常项目逆差和资本项目顺差的特点。从世界其他国家的经验来看,发展中国家的国际收支结构也基本符合发展经济学理论的设想。在经济起飞前和起飞阶段,国际收支结构总体上为“逆差+顺差”模式,即经常项目特别是贸易项目长期处于逆差,主要通过资本项下的顺差即对外借债和吸收外资来实现国际收支平衡,经济发展普遍受到外汇缺口的制约。从人均产出、工业化和城市化水平等角度衡量,我国当前仍然是发展中国家。但我国的国际收支状况却不符合有限逆差的一般国际规律,过早出现了高额顺差的现象,尤其是经常账户顺差,这实际上是将我国资源让渡给国外,而换回了巨额外汇储备。外汇储备投资渠道十分有限,我国目前的外汇储备主要还是用来购买美国国债或部分公司债,相当于将当前国内消费或投资暂缓,借给外国使用,同时收益又因为汇率波动等原因无法得到保障。核心问题是,我国仍然是发展中国家,并非投资过剩或者产能过剩,相反,国内基础设施建设严重不足,社会保障制度不健全导致消费过低,产业结构不尽合理,金融市场不完善,民间投资渠道不畅通,这些都需要加大国内投资予以解决。因此,过早的顺差超越了我国国情,将资本过早输出制约了我国当前经济发展,应该采取措施,将资源真正运用到发展国内经济上来。

  关于货币信贷投放:今年以来货币信贷的高速增长有其必要性和合理性

  记者:虽然近期贷款增速出现回落,但今年以来货币信贷快速增长的态势还是使一些经济学家对通货膨胀保持忧虑。对此,您又如何看?

  徐诺金:其实,如果仔细分析今年以来货币信贷增长的结构性特点,就会发现货币信贷的高速增长有其必要性和合理性。

  首先,从金融机构信贷大投放的动力来分析。第一,今年的货币信贷高增长是金融机构积极响应党中央、国务院号召积极应对金融危机的必要之举;第二,今年的信贷大投放具有去年信贷规模控制取消后的反弹性质,它反映了商业银行回归市场化经营的需要。

  其次,从实体经济需要的货币流通总量这一角度来分析。根据传统的货币数量论公式,经济体系中需要的货币数量由M=PQ/V决定,其中M为货币供应量,PQ是社会生产的商品和劳务的货币价值,V为货币流通速度。货币主义的代表学者弗里德曼研究认为货币流通速度V一般比较稳定,这样在经济衰退时期,由于生产萎缩导致Q下降,因此经济体系中需要的货币总量也应相应下降;在经济快速增长时期则相反。但是我们对比一下今天的现实就会发现,货币流通速度V不但不稳定,而且呈现顺周期变化的特征,即在经济衰退时期显著下降,而在经济快速增长时期又会明显上升。正是由于这种不同的特点,货币供应与经济增长速度之间会出现不对称。因此,在经济衰退时期,一定要采取大大超过经济增长的货币信贷投放才能填补货币流通速度下降而带动的流动性不足。采取适度宽松的货币信贷政策刺激货币的增长,一方面可以通过流动性的释放防止经济出现过度萎缩;另一方面也可以通过政策信号的表达给市场正面信息。

  当然,尽管今年以来货币信贷投放的高增长是必要的、合理的,但我们也必须同时看到贷款投放呈现不均匀性、新增贷款过分偏向政府项目、生产性企业贷款需求和投放仍显不足等问题,进而引导银行机构优化信贷结构,提高信贷支持经济发展的质量。

  徐诺金 经济学博士。现为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副行长。近年来致力于我国金融理论和实践中的一些重点、难点问题的研究,提出了诸多有影响的理论见解和政策主张。发表有关论文多篇,出版专著10余本,个人专著《回归恒等式——我国宏观经济均衡分析新范式》新近由中国金融出版社出版。

<<上一页123下一页>>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