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汉斯-德瑞克:未来两年仍是银行艰难期

2009年11月17日 10:08 来源: 上海证券报 【字体:

  过去两年,金融圈风声鹤唳,瑞信却是这场危机的最大赢家之一,成为很多投行纷纷效仿的对象。尽管在2008年,瑞信也一度亏损82亿瑞士法郎,但2009年,瑞信迅速实现盈利。在第三季度,瑞信净利润达到24亿瑞士法郎,资本回报率达到25.1%。现在瑞信的竞争对手们开始正视这个劲敌。德瑞克相信,这一切并非靠运气,而是靠实力。

  记者:我留意到,在2007年第一季度,你们就开始削减次贷和抵押债券证券业务,那时候市场还比较火,有什么特别的事情或者数据让你感觉市场风雨欲来?

  德瑞克: 其实早在2006年的时候,我们就感觉有些不对劲。当时,我作为瑞信集团副董事长和风险管理委员会主席,每天看无数的报表和数据,当时就感觉市场比较危险,但是说不上某个特别的事情或者数据。而且一般而言,市场好个六七年,通常就会来一次衰退。所以,我想应该是到了需要提高警惕的时候了。不过,公司这么大,问题也这么复杂, 想做和真正做需要一段时间,从着手做到做得有成效还有一段时间。真正着手调整是在2007年。

  记者:2007年的时候,做这些战略调整,是不是特别困难?

  德瑞克: 当时,我们的有毒资产包括三大部分:次级债、高收益金融产品和商业地产抵押债券。2007年1季度,我们开始削减次贷和抵押债权证券业务。2月,瑞信决定对B级住房贷款证券采取一系列短期的对冲活动。在瑞信与2007年第二季度业绩电话会议中,我们再次强调了对于次贷市场的担忧,决定大举投资外汇和利率产品等流动性强的领域。

  当时的抉择的确很艰难,尤其有些正是我们的优势项目,比如我们退出的商业地产抵押贷款证券业务,是世界一流的。风险套利是另一项被关闭的业务。该业务开始于1994年,曾经在多个经济周期中取得优异成绩,但是由于该业务本质上仍有极强的波动性,无法达到银行新的业务标准要求,也被放弃了。

  最困难的时候,瑞信的投行体系中有990亿瑞士法郎的受损资产,在2009年初,这一规模已经削减至80亿瑞士法郎。

  当市场在2008年9月因雷曼兄弟破产而崩盘时,我们先前采取的一系列措施使得其比同业机构有着更强大的底气。尽管也有损失,但是我们没有依靠政府注资,而是通过自己增发新股,提升了我们的一级资本充足率。

  记者: 市场总是反反复复,碰到危机的时候,大家都收缩战线,关闭高风险产品,但是过几年,是不是又会重新开始做高收益高风险的项目呢?

  德瑞克:市场总是变化的,市场恢复,并且保持几年的繁荣,金融机构不可避免地又会进行一些高收益高风险的交易。这是很难平衡的一点。因为我们要对股东负责,要给他们赚取合理的回报,但是又不能太冒进,给自己带来太大的风险。

  现在,都已经有人批评我们资本充足率太高,资金使用效率不高了。其实,市场总是几年好,几年坏,这样轮回的。但是身为董事长,我的重要任务,就是在控制风险和取得高回报之间做好平衡。既能够对股东负责,也能够把瑞信这家百年老店的历史延续下去。

  我们骄傲的是,我们现在16.4%的一级资本充足率,已经达到瑞士对银行业2013年的监管要求。而且从瑞信100多年的历史看,我们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就是监管者要求我们提高资本充足率。

  记者:现在大家普遍关心,在灾后监管方面,会不会出现过度监管?你认为一个好的监管框架是怎么样呢?

  德瑞克:起火了,消防员来了,但是火灭之后,却出现了水患,这种并非不可能。我的确也比较担心在危机之后出现过度监管的问题,而一旦出现这样的现象,对银行业的健康发展乃至全球经济的复苏,都是不利的。条条框框太多,对银行束缚太多,不利于银行的正常经营和创新。

  我认为,灾后监管,首先是国际协调,出台一个统一的监管方案。否则,各国各自为政,不利于真正实现对跨国银行的有效监管,而且银行为符合这些监管需求需要投入的人力和财力也更大。其次,对银行的监管尽量要求简单透明,也不能太过于细致。毕竟这个市场上,不同的投资者有不同的风险偏好。有些投资者喜欢普通股,有些喜欢债券,有些则喜欢高风险高收益的衍生产品。如果监管者只允许银行给投资者提供口味单一的菜,这显然不符合市场的需求也不利于银行业的发展。

<<上一页12下一页>>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