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货币政策改革勿迟疑

2010年02月22日 18:12 来源: 《新世纪》周刊 【字体:

  黄益平 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

  经济学家们比较一致地认为,2010年将是扩张型政策的退出年。不过,如何退出,却是各国央行要面对的难题。

  美联储面临的困难在于,既要退出扩张型的货币政策,又需避免使经济陷入二次衰退。比较而言,中国人民银行的任务似乎要简单一些。2010年中国经济增长也存在不确定因素,但“保八”应该颇有把握。不过,货币政策过度扩张的后果已日益显现,更加值得关注。

  从2009年二季度开始,股价反弹、房价上涨,远远超过了经济基本面改善的步伐。CPI在经历了十多个月的负增长之后,在2009年11月止跌回升。12月再次上升1.9%,引发了对高通胀的担忧。虽然目前通胀压力还集中在食品领域,但过去30年的几次全面性通胀,几乎无一例外地是由食品价格上涨开始的。

  进入2010年,央行上调央行票据收益率及存款准备金率的动作频繁,表达了货币政策调整的意图。不过,令人遗憾的是,资本市场接收到的政策意向并不清晰,甚至有些自相矛盾:本以为政策调整似乎是在试图改变流动性严重过剩的状况,但央行官员亦曾表示,流动性管理并不等同于货币政策紧缩。

  这些模糊、甚至矛盾的政策信号,显然令投资者无所适从,资本市场并因此发生了大幅度的波动。

  简单地看来,货币政策只有三个方向:紧缩、扩张或者保持现状。可惜的是,目前货币政策决策者似乎大多不愿给市场指出一个明确的方向。

  不过,关于政策意向的表述艺术还不是当前中国货币政策决策的最大障碍。更大的问题在于货币政策框架本身还存在一些明显的缺陷,包括目标不清楚、手段不成熟和职责不明确等。

  第一,决策者对货币政策目标的描述经常发生变化;第二,往往更多地依赖窗口指导和信贷控制等非常规政策手段,而不是常规的利率和汇率工具;第三,货币政策没有一个职责明确的专门决策机制,决策过程常常成了非专业化的多方博弈。

  中国真正意义上的货币政策其实是改革开放后逐步形成的。过去30年间,关于货币政策目标的描述出现了一些反复。改革初期,货币政策的目标涵盖了宏观经济政策的所有目标,兼顾经济增长、通货膨胀、就业和国际收支。1995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银行法》,把货币政策目标简化为“保持货币币值的稳定,并以此促进经济增长”。2003年该法修订时,再次保留了这一表述。币值稳定应该包括两方面因素:一是国内价格稳定(对内币值),二是汇率水平稳定(对外币值)。

  1995年立法确定的货币政策目标是一个很大的进步,这一新的表述更接近于市场经济的需要。可惜的是,实际的货币政策可能并没有随着《人民银行法》的制定而真正实现转型,仍然继续追求过去设定的多重政策目标。无怪乎最近周小川行长在中国金融学会年会上的讲话,再次确认实践中货币政策的目标包括高增长、低通胀、充分就业和国际收支平衡。因此,我们的货币政策似乎又回到了改革初期的状况。

  经济学的常识告诉我们,有多少个政策工具,才能实现多少个政策目标。“一石二鸟”只能是碰巧。中央银行能够操控的政策工具只有两个:利率和汇率。流动性与利率其实只是互为替代品,最终起约束作用的只能是其中之一。如果试图以两个政策工具来实现四个政策目标,其实无解,更何况政府还往往主动放弃对汇率工具的运用。

  过去的经验表明,中国货币政策对增长的关注似乎要超过对通胀的重视。若要言行一致,也许央行法中关于货币政策目标的表述应该改为,“促进经济增长,同时保持币值稳定”。中国的宏观经济政策一向是,需要刺激增长时动作敏捷,要控制过热时却反应迟钝。

<<上一页12下一页>>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