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温州团“二三线”扫楼

2010年04月13日 03:53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 【字体:

  楼市抢购,几成癫狂。

  “最近,你买楼了没?”这句话,近来成了很多温州人在网络上相遇的问候语。

  一名浙江的投资者向记者感叹,3月27日,他在天津以每平米9000元的均价购入9套房,目前已涨至1.3万元/平方米——半月没到,每平米就赚了4000多元!

  不仅天津如此,3月末以来,即使“楼价泡沫论”声声愈强,上海、深圳、杭州、南京等城市仍爆出排队买房的疯狂场景。

  “那场面,防暴警察都出来维持秩序了。”刚从杭州回温州上班的公务员黄勇语气里流露着激动,“我是不敢在这些城市跟风了。”

  黄勇目睹了的场景让他想到两个字:“疯了”。

  4月10日,杭州下沙金沙湖板块的德信早城的开盘现场,4000多人抢购296套房源。由于现场购房者数量不断上升,一位购房者与保安发生冲突,原定上午10点的开盘时间被迫延迟,直到下午一点左右才重新进行摇号。最终,黄勇没有中签。

  与以往不同的是,炒房著称的温州投资者,此次将主力向二三线城市转移。

  借清明节假期,温州一家眼镜生产企业主金一峰代表亲友去安徽合肥购房。当天,金购进8套房,并以不同亲友的证件,顺利在当地银行以首套房办好了按揭。

  “政策有变,不赶紧办理,恐怕到时候购房款比较难筹集。”金一峰刚从安徽回到温州,代理的销售经理就电话他,有人提出每平方米溢价400元,问他是否愿意脱手。金一峰一口回绝了销售经理。

  “放两三年应该没问题。”他说。

  实际上,春节前,由于银行还贷需要,金一峰和他的10来个亲友,将上海和杭州的一批房源出售后,近5000万资金一直在寻找投资机会。他们认为,今年的股市不会有大行情,但又不愿将出租的眼镜厂房收回自己投入生产,余钱一直“闲置”在银行。

  没想到,两会后楼市出乎意料狂飙起来。金一峰所在的温州同仁花园,年前中介报价每平米还是3.5万元,两会之后就上涨到4.3万元了。

  此时,正好金一峰在合肥做房地产开发的堂兄,因银行信贷收紧,资金紧张回乡融资。于是,金提出组织亲友到合肥,以股份转让方式,将合肥的部分房源以低于市场价格接手。双方一拍即合。

  中国银监会11日指出,银行业金融机构要增加风险意识,不对投机投资购房贷款。对已利用贷款购买住房、又申请购买第二套(含)以上住房的家庭(包括借款人、配偶及未成年子女),贷款首付比例不低于40%,贷款利率严格按照风险定价。

  有温州炒房者透露,政策规定的“第一套房产”,只针对按揭与否定性。只要不办按揭,就不是“第一套房”。因此,他们投资房地产,将已全额付款的房产作为抵押,通过银行房产抵押贷款获得资金投资第二套房产,如此循环周转。

  不过在银监会正在推行的“三个办法一个指引”,则让操作变得困难。

  “尤其是对温州的投资者。”温州银行某支行行长解读,“全流程监管”与“实贷实付”的原则,掐住了温州炒楼团惯用的融资模式。

  之前,温州区域内的银行对房产抵押贷款相对宽松,承贷者在资金用途写“经营需要”后,贷款资金出行就失去了监管方向。但新政却大有区别,承贷者不仅要写清楚资金的具体用途及流向,银行还可以直接委托支付。“由此,就可以防止贷款资金被挪用到炒房中去。”

  政策声紧,但炒房者依然我行我素。一名在南京购进40来套房子的温州人丝毫不惧怕楼价泡沫,“现在通胀压力严重,人民币升息预期越来越强,就算调控,房价还能跌到哪去呢?”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