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看齐全球最高标准 银监会引入银行杠杆率监管

2010年04月26日 07:18 来源: 《新世纪》-财新网 【字体:

  提高资本充足率要求、推行动态资本和杠杆率等监管工具,近来中国银监会的监管力度,已在向国际正在热议的新监管标准看齐。

  “所有的危机发生之前,都经历了信贷的高速增长。”一位监管当局人士表示。而对策,惟有未雨绸缪,比如在银行业利润最好的时候提高资本要求。

  “在宴会的高潮撤走酒杯。”上述监管当局人士引用英谚称,此次金融危机证明了国际清算银行的洞见——该行在危机发生前提出“逆周期”的诸多主张虽未被各国监管当局采纳,但却在事后得到了证明。他说,在努力排查地方融资平台风险、高度关注房地产市场泡沫等问题的同时,对现行资本监管制度按照最先进的理念进行改革,已经成为今年银监会的工作重点之一。

  补充资本金正成为大行高管当下的案头急务。与此同时,在一些银行高管的北京办公室里,已经悬挂起了新资本协议达标的时间表。

  随着这一协议实施的迫近,很多银行的资本金将面临重估。新旧资本协议的不同在于,新资本协议除考虑信用风险和市场风险,还要求对操作风险等提取对应的资本等。这意味着加入新资本协议的银行,资本充足率会因此而下降,有银行内部测算可能会下降高达2至3个百分点。

  近几周来,监管部门正就银行资本金管理的紧急调研,希望银行对未来五年的中期资本管理作出可持续的规划。

  11.5%何来

  “实施新资本协议的时间表比较紧张,我们现在经常加班。”建行风险控制部一位人士表示。根据银监会的时间表,第一批新资本协议银行将于2010年进入实施阶段。

  一位商业银行人士向记者透露,第一批实施的范围会是工行农行中行、建行、交行和招行。原已入围并投入较大人力物力的国家开发银行,已于近期退出了第一批新资本协议实施银行名单,对外的公开理由是:“成本过高、不适用。”

  “新资本协议”的全称为“巴塞尔新资本协议”(Basel New Capital Accord),也被称作巴塞尔协议II,是国际银行界的“游戏规则”,2004年6月26日,在经过长达五年的修订后最终定稿,由三大支柱组成:一是最低资本要求,二是监管当局对资本充足率的监督检查,三是信息披露。

  所谓最低资本要求,就是业内耳熟能详的8%的资本充足率、核心资本不低于4%的要求。然后监管要根据银行的操作性风险、流动性风险、战略风险、声誉风险等,提出进一步的资本要求。虽然后面几种风险对资本的要求不是直接的影响,但如果全面实施新资本协议,综合来看,现有资本充足率可能会大幅下降。

  不过,根据银监会2009年底的最新要求,大行资本充足率的最低限已经被设定为11%,一般股份制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则不低于10%。此后,银监会又将大行的资本充足率要求提高到11.5%。一位大行人士表示,大行的资本充足率要求更高,是因为根据国际金融监管的最新原则,为了防止大机构“大而不至于倒”而“征收”的特别税。

  其中,银监会要求核心资本充足率要达到7%-8%。2009年银监会还规定,商业银行互相持有的次级债,对持有银行而言,也不能再100%计入核心资本。

  事实上,这些要求已超出了巴塞尔协议II的内容,而向国际金融监管界正在酝酿的巴塞尔协议Ⅲ的诸多理念靠拢。此外,有关动态资本、拨备等新的要求,银监会也在积极调研和落实中。“中国银监会在这方面确实很先进。”一位银行业人士感慨。

  不过,争议也随之而来:“发达国家银行的资产结构中,有很大的投资业务,和中资银行以存贷业务为主的特点很为不同。为什么要如此国际化,对中资银行要求这么高、这么严格的资本充足率?”

  “虽然市场风险不大,但中资银行面临的信用风险乃至操作性风险,却更令人担心。”接近监管当局的人士称,“资本充足率为什么定11.5%没那么重要。还是应该趁业绩好的时候多提些资本,以防未来资产质量灾变。”

  动态监管

  银监会2010年还将推出动态资本和拨备的要求,即不再是按照年底资本充足率的要求来监管银行资本是否充分,而是要求银行在各个时点上都要满足资本充足率的要求。

  “按目前各行的利润情况看,能支持贷款规模每年10%的增长。”普华永道高级合伙人吴卫军表示。

  在2009年,工行、中行、建行、交行贷款分别增加高达25%、49%、22%和38%,资本金消耗之快可想而知。

  工行行长杨凯生近期也有一个公开的匡算,即如果工行、中行、建行、交行五年内在现有基础上每年贷款平均增幅15%,而且能保持当前利润每年12%的增长,在50%利润留存补充资本的情况下,共计仍有约4800亿元的资本缺口。

  此时,监管层的主要关切已从对于补充资本的方式和规模的短期把握,转向中长期规划和动态监管,即希望商业银行找到一条可持续的资本金补充之路。监管部门近期已将中期资本规划的时间,由日前商业银行自主提出的三年(即2010年到2012年)延长了两年。同期启动的紧急调研还包括:整个银行业的中期资本规划、落实新资本协议的进展、经济资本的情况,银行的利润留存能在多大程度上补充银行的资本金缺口,再融资方式的选择,内源式融资与外延式融资的互动等问题。

  监管部门对银行的调研还包括一些情景分析和压力测试,如在分红政策不改变,宏观经济走向没有大起大落的情况下,银行需要的资本金等。

  一位国有大型商业银行高层进一步解释说,资本体现了银行对风险管理边界的约束。银行的对策,一是建立持续的资本补充机制,二是调整业务结构,即减少占用资本金的业务,发展中间业务,减少对息差收入的依赖,发展资产证券化产品等。

  绸缪杠杆率

  银监会主席刘明康在二季度经济金融形势通报会上同时透露,银监会即将引入杠杆率监管。

  这也是目前巴塞尔成员国正在热议的内容,5月召开的会议即将对其中的定量内容作出方案,并交由巴塞尔委员会审议,将直接体现在今年的金融监管体制改革中。

  简而言之,银行的杠杆比例(核心资本净额/总资产)和资本充足率这两个指标,最大的不同在于分母,后者是以风险资产为基础,前者则是以总资产为基础。“风险资产的统计中可以有猫腻。”有监管人士表示,如承兑汇票现在是按50%的比例计入风险资产,但业内多认为应该按更高比例计入。相形之下,总资产数据要相对简单透明得多。

  银监会的数据显示,2003年至2008年,商业银行核心资本充足率从-2.05%提高至9.92%,提高11.97个百分点;但商业银行杠杆比例从-1.85%提高至5.51%,提高了7.35个百分点,幅度相对较小。

  “相对于资本充足率计算的复杂性,杠杆率可以提供一个更为直观监管标准,对资本充足率形成一个良性的补充。”一位资深银行家表示,杠杆率一方面可以约束银行表内非信贷的膨胀,同时控制表外业务的快速扩张;另一方面,也可以限制银行集团的中不受资本充足率控制的子公司的快速扩张。

  “杠杆率与资本充足率形成良性互动并非想象中那样简单。”上述银监会内部人士坦承,杠杆率如果要捕捉表外风险,相关计算势必变得很复杂。

  目前,银监会正与银行一起做定向测算。“测算之后,具体杠杆比率才能够定下来。”银监会人士坦承。(本刊实习记者白琳对此文亦有贡献)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