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平台贷款无虞低抵押率安全 详解银行风险控制术

2010年07月01日 07:25 来源: 证券市场周刊 【字体:

  在2倍甚至更低PB的前提下,目前银行股已足够安全。经济结构转型背后的层层缓冲设置,担保物的低抵押率提供充足的安全垫,以及融资平台贷款的系统性风险正在被控制,说明当前阶段的中国银行业资产质量并非核心问题,不良资产大量形成的经济条件并不具备。

  逆周期监管,眼下一个很时髦的用词,主要指在经济下滑和复苏期,管理层采取一系列比经济上行期更为严格的监管政策和措施。它包括自去年下半年以来管理层所采取的包括资本充足率提高、拨备覆盖率提高和存款准备金率提高以及信贷规模控制等手段。

  逆周期监管的本意是为未来银行可能遭遇的风险未雨绸缪,但却在短期给银行股带来很差的市场预期,杠杆降低和拨备的增加,减少了盈利,增加了信用成本。另一方面,流动性的减少使得资产规模控制受限。

  加上今年以来房地产调控政策的趋紧、对地方融资平台贷款风险的担忧,以及经济结构转型等都给银行业带来更大的压力,尤其是对银行资产质量和不良贷款风险的关注和担忧,在近一年的逆周期监管时间里,几乎达到顶点。

  但是,这种担忧或许有些过度,特别是在目前银行股估值已经处于历史的底部时,被所谓逆周期监管放大的市场担忧,在无形中也被情绪化地传导至对银行资产风险的过分担忧。

  其实,当前阶段的中国银行业,资产质量并非核心问题,银行业不良资产的大量形成,对应的是经济的大幅低于预期和其他行业的更大压力,这两个条件目前看并不具备。

  结构转型背后

  经济结构转型是逆周期监管之外另一个流行词,而经济结构转型背后的信贷支持必不可少。

  一般而言,经济结构转型,现有传统产业必然面临巨大压力,既然银行给它们发放了大量的贷款,那么,银行资产质量必将面临巨大的冲击,导致的后果是,信用成本上升,利润下降。

  但这种推理正确吗?

  6月22日,银监会召开了银行信贷支持经济结构转型的会议,工商银行代表银行业宣读了事先准备好的演讲稿,从内容看,与已经公布的建行2010年信贷政策如出一辙,甚至连名单制都是一样。

  另外,兴业银行和北京银行也分别代表中小银行宣读自己的政策措施,与工行大同小异。这种事先被预定好的会议内容,正在向我们逐渐展现经济结构转型背后银行股的玄机。

  经济结构转型,现有产业受冲击不可避免,只是,冲击的力度和速度是什么,是一次性还是渐进式转变,对银行的影响完全不同。

  从现有条件分析,经济结构转型不可能一蹴而就,整个经济结构的调整,将是缓慢而持久的。原因是:不高的中国城市化率,包括尚未结束的城镇化过程,特别是中西部地区;居民的汽车和住房消费,似乎也方兴未艾。

  目前来看,新兴的不需投资支持的产业,发展似乎不能过于乐观。结构调整更可能遵循的路径是,中西部承接东部的产业,东部地区产业升级,但方向是高附加值的制造业。

  如是,银行就能争取足够的时间,缓慢退出现有客户群。更何况,银行当前拨备的计提已经比较充足,远高于不良贷款的实际生成,未来信用成本未必需要对应上升。而且,在经济结构转型的背景下,银行业仅存全行业的低风险,主要缘于多重转型的缓冲。

  从银行客户结构看,金字塔型客户群的特点使其具有较高的转型缓冲。

  工行对公贷款客户约有6万多户,建设银行有8万户,招商银行和民生银行均在1万户左右,换言之,当前银行的贷款,主要集中于1%的金字塔客户群。

  经济转型的初期,受冲击最大的应该更多是各行业的中小企业,而中小企业一般不属于各银行金字塔客户群的范畴。从这个角度看,当前银行的客户群,对于经济结构的转型,有着较高的缓冲。

  这也可以解释银行都喜欢“傍大户”的实质,一是听从管理层的安排,二是为自己提供足够的安全垫。目前银行都宣称向中小企业加大信贷投放力度,只不过是一次在管理层安排下集体听话而已,而且在信贷收缩的背景下,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提高资产的议价能力,并非真正意义上向中小企业贷款的倾斜。

  目前,工业企业税前ROE约为16%,贷款利率约为5%,即,企业税前ROE高于贷款利率约1000个BP。这意味着实体产业部门损益表仍具有较高的转型缓冲,当前企业盈利对银行债务存在着较高的缓冲。除非企业盈利休克式下降,否则对银行资产质量的影响相当有限。

  事实上,企业部门的资产负债表同样对经济转型具有较高的缓冲。目前对公存款/对公贷款约为80%,表明虽然企业部门在银行的贷款较多,但净负债(占GDP)并没想象的高。此外,对公定期存款占比接近50%,说明企业闲置资金较多,也即流动性进而偿债能力较好。

  低抵押率安全

  越发趋紧的房地产调控看似对银行房贷质量越发不利,甚至一度被视为随时可能引爆的“定时炸弹”。从长期看,监管机构在房价高涨时期提高按揭首付比例,有利于降低银行体系的风险积累。当然,市场不看长期,关注的是短期。

  其实,就短期而言,银行房贷风险也没有市场想象得那么大。

  经历了2008年金融危机的生死存亡以后,开发商普遍比以前更加谨慎。2009年以来的许多地王,更多出自不缺钱的央企之手。2009年及今年一季度的销售形势非常好,开发商后续流动性压力大于2008年的可能性不大。银行开发贷款的压力不大。

  按揭贷款这一块,市场普遍担心的是未来几年中国会不会重蹈美国次贷危机的覆辙,但两国不同的国情和制度,又为银行资产提供了一定的安全保障。

  普通的百姓,即使房价下跌致负资产,最终仍不得不继续供款。一般的人,还款来源主要是工薪收入,房价下跌并没有大幅改变收入构成。加上国内尚无《破产法》,即使违约,债务仍将永续存在,债权人和法院还保留有追缴权。由于银行信用记录的留存,意味着违约者以后难以获得银行信贷再次购房,这些都无疑大大降低了普通百姓违约的动机。

  按揭的风险主要在于投机需求。不过,去年下半年开始,各银行已逐渐收紧二套房贷,首付普遍提到了三四成,再加上房价这段时间以来的上涨,当前许多按揭的贷款额度,可能仅相当于房价的一半。换言之,除非房价下跌50%,否则普遍违约不会很高,而且即便违约,银行贷款抵押物也足够充足。

<<上一页12下一页>>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