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治标不治本 银行税惹全球争议

2010年07月05日 07:23 来源: 上海证券报 【字体:

嘉宾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连平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所综合研究室主任 陈道富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 郭田勇

  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结构金融研究室主任 殷剑峰

  银行税的推行与否成为刚刚过去的G20峰会一个热点议题。但被英、法、德指为“旨在确保银行承担其对金融系统和整体经济所造成的相应风险,鼓励银行调整资产负债表,减少风险”的银行税,则遭遇了加拿大、日本、澳大利亚等国的明确反对,持保留态度的也包括中国。

  那么,银行税征收与否的分歧原因到底何在?对于银行体系较为稳健的中国而言,是否又有必要推行银行税?

  ⊙记者 周鹏峰 邹靓 ○编辑 于勇 颜剑

  分歧主因危机程度有异

  上海证券报:继上届G20会议提出之后,本届峰会前夕,美国,英、法、德欧盟三国再度提出征收银行税的问题,但加拿大、日本、澳大利亚等国则明确表示反对,中国也持保留意见,您觉得两大阵营的分歧原因何在?

  陈道富:产生分歧的原因:一是金融危机前,不同国家银行的过度扩张程度不同,承担风险的程度不同,在危机中遭受的冲击不同。美、英、法、德的银行实际杠杆率很高,特别是设立的影子银行,深度介入高风险的资产,危机爆发之后这些国家的银行遭受了巨大的损失。相反,中国、加拿大、日本和澳大利亚等国的银行普遍杠杆率较低,没有大幅度介入这些高风险资产,受危机的直接冲击有限。

  二是支持征税的国家普遍都曾较大幅度救助危机银行,付出巨大的财政成本,民众的改革呼声较大,而反对改革的则较少直接救助危机银行,甚至没有发生银行业危机。

  三是国内财政赤字短时间内上升的幅度不同,尽快紧缩财政的压力不同。

  四是解决问题的侧重点不同,是将重点放在预防未来发生类似危机上,还是放在如何为未来发生类似危机提前做好成本分担和资金准备上。

  殷剑峰:两大阵营的分歧在于各自银行业的状况以及与此次危机的关系完全不同:第一,此次危机后,“大而不倒”问题在美英等国显得非常突出,这些国家的银行业存在利用“大而不倒”地位的道德风险,其经营威胁到整体的金融安全;第二,这些国家的资本充足水平存在水分,虽然总体资本充足率达到了巴塞尔协议的要求,但是,像普通股这样的真金白银在资本中的比重并不高,因而需要通过额外的措施(如银行税)来防止银行业破产产生的外部性;第三,美英等国的银行业本来就处于一个低税负的环境,增加银行税并不会影响其银行业的国际竞争能力。

  连平:以欧洲为代表支持征收银行税,以及中日加澳等国反对征收银行税,这两大阵营为何分歧首先要看征收银行税的必要性问题。本次全球金融危机欧美金融机构受打击最大,再次之前其盈利能力也最强。所谓“树大不倒”,这些金融机构一旦出现问题,政府是一定会出手相救的。但危机的后果是由全社会来承担,有欠公允,所以会提出征收银行税这种有关收益归属的问题。

  郭田勇:本次国际金融危机在很大程度上是一场大型金融机构的危机。若干大型机构过度承担风险,危及到整个金融体系的稳定并将实体经济拖入衰退边缘。政府以“大而不倒”为由倾注大量纳税人资金救助这些机构,金融业冒险由纳税人“买单”,这招致了纳税人很大的争议。

  因此,在今年1月份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对大型金融机构征税计划以弥补纳税人损失,随后英、法、德等欧盟国家也呼吁对银行业征税建立基金以救助出现危机的金融机构。而在本月举行的G20会议上,美国、欧盟等发达国家再度提出这一建议,但未能达成一致结果。目前,银行体系在金融危机中受冲击较小的加拿大、日本、瑞士和澳大利亚反对征收银行税的提议。

<<上一页12下一页>>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