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全球布局抛弃旧路 “新荷兰银行”重建选择题

2010年07月15日 03:56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如果说,“新荷兰银行”是在一片废墟上重建的话,可能有些言过其实。但自从2007年10月,该行被RBS、富通和Santander组成的 RFS Holding财团,以711亿欧元的天价(其中现金比例高达93%)“突袭”收购之后,在金融危机的摧枯拉朽之下,其各大业务板块被拆得七零八落——要把如此零碎的拼图再度凝聚整合,必定是一项浩大的工程。

  7月1日,荷兰银行与富通荷兰的法律合并正式完结,意味着“富通荷兰”这个名字自此消失,而新银行将以“荷兰银行”的品牌,再度重现。

  根据最新架构,新的荷兰银行将包括几大业务:个人银行、私人银行商业银行。其中,个人银行只在荷兰境内,业务范围包括存贷业务、住宅按揭、保险以及支付;私人银行在13个国家和地区开展业务;第三大业务板块为商业银行。

  法律合并虽已完成,但新荷兰银行的重建之路依然漫长。比如,在中国内地,它要从申请一个代表处开始。

  荷兰银行董事总经理、商业银行全球网络主管Edzard Enschede负责荷兰银行商业银行及投行业务的全球网络,他的重建任务注定不轻松。

  “自从RBS收购我们大部分国际网络之后,我们现在要在海外与一些当地银行建立合作关系,也会在一些地区重新建立网点。”在阿姆斯特丹荷兰银行总部接受本报专访时,Edzard说,新荷兰银行不会像以前那样建立一个成本非常高昂的全球网络,而是有选择性的进行布防。对Edzard来说,“取舍有度”是新荷兰银行全球建网的关键词,也是它的现实抉择。

  “接下来荷银希望能够重开新加坡和香港的商业银行业务,新加坡预计在今年11月,香港预计在明年3月,我得确保我们的企业客户在海外需要服务时,能够找到合适的人和网点。”Edzard说。

  重建全球网络三路径

  《21世纪》:被收购分拆之后,荷兰银行现在在中国内地还有网点吗?

  Edzard:我们现在计划到上海开一个代表处,我们希望今年能够拿到牌照,今后希望能得到中国监管机构的批准,把代表处升格为分行。

  《21世纪》:过去几年,很多外资行都在内地申请了法人银行牌照。你预计在未来3-5年内能拿到内地牌照,重新注册为分行吗?

  Edzard:有可能。我们希望能早一点,但这取决于监管机构。

  我们以前在内地也有,我们进入中国很早,1824年在欧洲成立之后,1903年就在上海开了分行,而且还发行了“上海美元”(shanghai dollar),一直流通到1946年。

  现在被收购后,我们的国际网络卖给了RBS,现在我们要重建我们的国际网络。但不会在所有的地方全部重建,而是有重点的选择,之后才会决定申请当地牌照并在当地铺开网络。我们希望在上海和香港各开一个分行,不过我们目前计划使用当地银行,就是说我们会选择一些中国的当地银行,与它们建立合作联系,让它们也为我们的客户提供服务。

  《21世纪》:你们计划以这种方式在中国内地开展业务,而不是更多的建立自己的网络?

  Edzard:是的,我觉得这是一个更好的方式,因此我们将在上海设一个代表处,在香港设一个分行,这是我们目前的战略。举个例子,假设我们的客户要到深圳处理业务,我们会在当地找一家跟我们关系比较好的银行,请它们帮助我们的客户,用它们的网络服务我们的客户。

  《21世纪》:为什么会选择这种模式呢?

  Edzard:因为中国太大了,要在这么大的范围内全部重建我们自己的网络,成本非常高,情况也比较复杂,我们希望能给客户提供非常快捷和顺畅的服务,因此与中国当地银行进行合作的方式会更快,而且也会给客户带来更好的服务。

  《21世纪》:也就是说,你们并不打算在中国内地再度全面重建自己的网络?你们把网络卖给RBS之后,之间是不是有些约定?

  Edzard:至少目前不会。也许再过5-7年,中国的监管当局觉得这个主意不错,而且我们也决定继续扩展在内地的业务,并能带来更好的收益时,也许会考虑,但目前这不在我们的日程上。

  RBS允许我们使用我们之前的网络。所以目前我们共有三种路径:一个是使用已经卖给RBS的旧有的网络,一个是与当地银行的合作网络,一个是我们自己重新建立的新网络。

  《21世纪》:你们会收购一家中资银行吗?或者说成立一家合资机构(JV)?

  Edzard:这个也不再日程之上,我们觉得要收购一家中资银行是非常复杂的,而且你得确定收购了一家中资银行之后,你可以做的比它在当地做的要好。我觉得目前来看不太可能,这不是我们的重点。中国人对经营当地的中资银行显然比我们有优势,而只有在一些很特别的领域,我们会比它们在当地更活跃,并能带来更多价值。

  JV是一个有趣的想法,但同样,你要建立一个合资机构的时候,你得先想清楚,为什么你要建立一个JV。你说的对,中国的市场的确很大,但也许几年后我们会考虑,也会一直关注类似的机会,现在应该不会。

  《21世纪》:你们在亚洲其它国家和地区的战略如何,比如新加坡、日本?香港是否受到影响?

  Edzard:我们也在重新建立新加坡的网络,我们对亚洲的期望还是很高的。日本我们已经有一家分行,主要做经纪业务、清算等等。

  我们的香港投行分行也卖给了RBS,但我们通过富通荷兰,又重新拿回了ECT (能源,期货和交通,是一种投行整合金融服务)业务以及全球市场业务。此外,在香港和新加坡,我们还有规模可观的私人银行业务,RBS没有买这部分网络。

  《21世纪》:未来几年你们会进行IPO,以让政府救助顺利退出吗?

  Edzard:这取决于荷兰政府,因为现在他们是大股东,他们可以决定IPO,或者再卖掉,我们不清楚。

  《21世纪》:预计何时完成彻底整合?员工会比以前少很多?总共将裁员多少?

  Edzard:年底之前,到明年1月,一切都会结束。7月份我们完成法律合并,然后今年剩下的时间会完成其它工作,之后就是一个完整的新荷兰银行。

  到年底我们全球将有24000名员工,之前全球的员工数量超过10万人。全球将会有6000人要裁掉,至于何时,要看社会保障计划的进展,这需要时间。但大部分裁员都是在荷兰,香港没有太多,因为我们要在香港重建并加强我们的业务,在亚洲都不会有大量裁员计划。大概到明年1月全部的整合都会完成。

  “我们在对的路上”

  《21世纪》:对荷兰银行被收购然后分拆的一切,你感到难过吗?

  Edzard:当然,发生了一些很戏剧性的情况,有些我们也不喜欢,毕竟荷兰银行成立已经180多年了,但是我们没有选择。我们应该往前看,好的方面是,我们有好的员工,有好的品牌,很好的客户、产品以及服务,所以我相信我们能够重建这家银行,我们已经在路上。我们同时要做的还包括重建荷兰银行的未来,目前我们不会像以前那样建立一个成本非常高昂的全球网络,我们会建立一些业务网络,然后利用好的员工,好的领导和好的组织结构,重建荷兰银行的未来,以前我们能做到这一点,现在我们要从头再来。

  《21世纪》:你们未来是否还会开展那些高杠杆率的业务?

  Edzard: 我不认为,因为我们从来没有这么做。假设荷兰银行没有被那三家财团收购,我想我们也会在危机中有些困难,但不会很艰难,我们的信用组合很好,在次级贷款上的曝险也非常低,而且,荷兰银行在非常恰当的时机,卖掉了在美国的业务,所以我不认为我们会出现像其它银行那么大的问题。

  我们之所以被收购,不是因为出现了问题,你知道这是一个自由的市场,如果有人给你开了个大价钱,你就有可能被买去。就是如此。

  这是一个非常大的交易,非常大,但我觉得也是一个错误的交易。你知道,后来RBS因此被英国政府收购了,而富通银行也被比利时政府和荷兰政府收购了,所以我觉得这对他们来说不是个好的买卖。他们不应该这么做。

  然而它就这样发生了,而且没有一家监管机构说不允许该交易,所以就完成了。

  《21世纪》:你认为荷兰政府不应该允许其它机构收购荷兰银行?

  Edzard:我们是个开放的市场,每个公司当然都应该有机会去买另外一家公司,这是基本的,但是,如果一方给另一方的出价过高以至于会带来风险的话,你应该说不,因为这会给金融体系带来动荡。而且我很确信,如果知道会发生之后的一切问题,监管机构很可能做出完全不同的决定。

  当然回头看,这不是一个很幸运的交易,但它已经发生了,我们现在要重建我们的银行,而且已经有了时间表,而且我觉得,有些事情发生在你或者你的银行身上,不应该是那些问题决定一切,而是你如何面对和解决问题,才能决定以后的路,我觉得我们做的很专业,我们在对的路上。

  《21世纪》:你们目前主要致力开展的五大区域是?

  Edzard:我觉得不能说我们对哪个市场更重视,我们是一家荷兰的银行,我们希望给客户提供好的服务,希望能够在ECT继续保持领先,而且我们也是一家全球性的私人银行,我们对我们所在的领域都有承诺。

  《21世纪》:但你们必须选择把资源重点放到哪里。

  Edzard:对,但这不是指我们会把资源放在哪些国家,我们会根据业务情况决定,如果我们在中国看到好的机会,我们会让中国的员工得到更多的拓展,我们致力于国内市场,我们的国际网络,也很有兴趣看看亚洲的发展如何,也会看看中资银行到欧洲来的情况。未来10-20年,全球金融版图会发生显著的改变,比如说现在全球最大的银行都是中资银行,接下来几年,你会看到一些新兴市场地区的银行发展会很快。

<<上一页12下一页>>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