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民间金融的救赎之道:金融自由和开放

2011年07月06日 06:59 来源: 证券时报 【字体:

  民间借贷市场的乱象引起政府重视,近日,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在中小企业金融服务座谈会上强调,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要十分关注民间借贷市场的状况。王岐山指出,就业是民生之本,小企业的生存与发展直接关乎就业增长、经济转型和社会稳定。要从战略和全局高度,加快转变金融业发展方式,推进结构调整和改革创新,全面提高对小企业的金融服务水平。

  从孙大午,到吴英,再到最近自焚的包头巨商金利斌,这些新闻人物的背后,有一个共同的影子,就是民间借贷市场。在高强度的金融压抑之下,中国形成了以“银信合作”和地下钱庄等为特征的“影子银行”。这些灰色金融机构绕开了管控严格的正式金融市场,以高利贷的形式在市场上翻云覆雨。当下,紧缩的货币政策使中小企业贷款难上加难,当这些企业主们企图从黑市寻找脱困之道时,等来的不是雪中送炭,而是落井下石。与此同时,在高利率之下,民间借贷市场也成为了一个高风险的金融市场,系统性风险一触即发。

  形成今天这种境地,罪魁祸首不是别人,正是我们一以贯之的金融压抑。金融压抑造成了银行业严重的信贷歧视,而民营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则深受其害。有统计显示,虽然非国有部门对中国GDP的贡献超过70%,但是它在过去十几年里获得的银行正式贷款却不到20%。在过去30年的时间里,在金融压抑的环境中,民营企业何以获得了长足的发展?北京大学教授姚洋认为,这很大程度上源于正规金融机构的“漏损效应”。即在金融压抑的经济体中,金融资源通过非正规甚至非法途径从国有部门向私人部门“漏损”。

  这种“漏损”带来的往往是“只富官商不富民”。没有强大政治资源和背景的中小企业,只能通过高利贷来维持资金链。对于这种压抑之下的漏损,德国前总理艾哈德曾说,“如果不采取更自由的市场经济方式,就会陷入绝对的极权主义中去。”

  如同追求自由是人的天性一样,金融自由是金融的天性。这种天性的重要表现,就是对金融压抑的反抗、叛逆和救赎。在资本主义发展之初,司法机构并不承认债务、期权转让的合法性,但是,金融的自由天性最终冲破了奴役的笼牢;在当代中国,绝大部分民间金融始终处于正式的金融体制之外,这种灰色甚至非法的处境,就如同压在石板下的种子,仍在艰难地生根、发芽和努力寻找成长的空间。

  面对各种民间借贷市场的乱象,如果只是一味地加强监管,或者单纯通过法律制度防止正规渠道的资金“漏损”至非国有企业,那么,民营企业只会面临更大的生存困境,与此同时,市场经济也更趋“权贵化”、“官僚化”。既然自由是金融的天性,何不顺应这种天性?在《金融压抑下的法治、金融发展和经济增长》一文中,卢峰、姚洋经过精密的实证分析后认为:如果能够给非正式的执行机制留出空间,私人总是能够找到一些方法来克服这些制度上的缺陷,使整个经济接近社会最优水平。“就中国的金融发展而言,改革银行体制、尤其是使利率市场化所带来的收益可能远远超过改善法治的收益。”

  金融自由和开放是民间金融的唯一救赎之道。正如有人所指出的:“如果不放开利率,就会推动更多资金转入地下。”或许有人担心放开民间金融、利率的市场化会带来更大的风险。然而,阳光是最好的消毒剂,在民间金融已成规模的现实下,不让它们获得合法地位,就无法进行实质的监管。最后,我想以《来自竞争的繁荣》的一段话来结束本文,取消政府对价格的管制之后,“黑市突然消失了,橱窗里摆满了货物,工厂的烟囱突然冒烟了;街道上货车川流不息。……货币改革那天的钟声一响,经济恢复便在经济生活的各个方面开始了。” (作者系经济学博士)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