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央视聚焦钱流:新三角债害了谁?

2011年07月07日 13:09 来源: CCTV2《经济半小时》 【字体:

  CCTV2《经济半小时》“聚焦钱流”系列报道之三

  顶着北京超过30摄氏度的酷暑,张浩辗转来到了位于朝阳区的一个建筑工地。然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几天前还在忙碌的工地办公室已经人去楼空。无奈之下,他又前往另外一处工地,继续自己的讨债工作。

  张浩是北京市重型电缆厂的销售经理,现在,他最首要的任务却是讨债。每天一上班,他就开始打电话催收货款。从3月份到现在,由于没有完成公司下达的讨债任务,张浩已经连续四个月连基本工资都没有拿到。

  以前能联系上的公司,可是最近有将近一个多月,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电话打不通,张浩只好决定另去其它企业碰碰运气。即使找到欠债户,结果多是不欢而散,张浩对此早就习以为常。虽然手上就拿着双方签订的正式合同,但对方根本就不理会当初确定的付款期限。

  “可以说现在我的精神几乎快要崩溃,没有办法,整天早晨起来第一件事想着我要去要账,每天晚上睡觉我要想要去哪儿要账。”每次出来要帐的时候,为了省钱,他总是不去餐馆吃饭,而是啃面包,喝矿泉水。“我要跟谁去要账”,是张浩每天大脑里高速循环往复的问题就是重复着这样的问题。

  吴海涛是北京市重型电缆厂总经理,为了早日追回欠款,吴海涛每周都要专门拿出几天时间,叫上厂里所有的销售人员,召开讨债动员大会。电缆厂2010年的利润为400万元左右,而超过合同规定期限、逾期未还的账款就有900多万元,逾期应收帐款达到了企业年利润的两倍多。“由于资金链的问题,使我们的产量在同期相比下降了1/5。”吴海涛夜夜辗转难眠,“流动资金是企业维持正常运转的血液,一旦匮乏,企业的正常生产就亮起了红灯。”

  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我国就曾爆发过一轮“三角债”危机。所谓“三角债”,是人们对企业之间超过托收承付期或约定付款期应当付而未付的拖欠货款的俗称,是企业之间拖欠货款所形成的连锁债务关系。二十多年过去了,而今由中小企业融资难而引发的新“三角债”现象又有抬头迹象,且有愈演愈烈的迹象。

  电缆行业 “新三角债”:债务几乎能吞掉企业80%的利润

  “我们所需的铜量是每天都在增加,可以这么说,我们现在却陷入了没米下锅的窘境,厂里急等着大伙追到回款进行采购。”北京市重型电缆厂总经理吴海涛现在是一筹莫展,“像我们北京重型电缆厂这样的企业正在陷入大量欠款无法收回而苦苦支撑的不仅仅只是我们一家,而更加令人担忧的是,这种债务关系已经扩散到整个行业的上下游,形成了规模庞大的三角债。”

  客户欠电缆厂的钱,电缆厂只好欠上游企业的钱。在电缆行业,超过70%的成本来自于主要原材料——铜,但由于铜的资金占用量太大,货款拖欠几天就有可能把铜厂拖垮,所以电缆厂一般不敢拖欠铜厂,而是拖欠塑料厂等辅助材料生产厂商,上海斯瑞聚合体科技有限公司就深受其苦。

  “资金压力也传递到我们这来,本来答应我们90天付款的,90天到了,也不一定能付款出来,有时候做到120天,都有的,甚至比如说某一个企业拖到我们两年多。”上海斯瑞聚合体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辛志荣道出了自己企业面临的资金困局。

  对于斯瑞公司来说,货款即使费尽周折要回来了,企业也仍然不会感到轻松多少,因为他们收回的往往不是急需的现金,而是一张又一张银行承兑汇票。上海斯瑞聚合体科技有限公司财务总监曾双宜介绍称,“比如像这个月,本月我们回款了1500万左右,其中有1000万左右是银行承兑,这都是本月收的银行承兑,甚至还有商业银行承兑,所以说这样对我们整个资金压力成本是比较大的。”

  “银行承兑汇票一般期限在6个月,如果企业急用资金,就要自己去付息贴现,这就额外增加了企业的财务成本,不仅如此,承兑汇票由于中转环节和背书较多,还会面临很大风险。”曾双宜对这种现象充满忧虑,“出现过上千万的银行承兑,中间的背书信息是错误的,都有可能,这样就导致违约风险都在由最后一家来承担。”

  斯瑞公司的年平均销售额为4个亿,目前被电缆厂拖欠的货款就有8000万左右,占到了20%。流动资金的大幅减少,使得这家公司的开工率从去年的100%骤降到现在的60%。为了解决流动资金的难题,辛志荣可谓绞尽脑汁,三天两头召集厂里的管理人员开会,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公司已经开始逐渐降低电缆料的生产,开始考虑生产利润较高的防弹衣。

  “我们在开发新的领域,比如说我们进入了高强高膜纤维,以及防板防护这个领域,这个领域目前在我们国家还属于比较新的领域。”上海斯瑞聚合体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辛志荣介绍企业为摆脱资金流困局而展开的“自救”行动,“电缆料的利润率目前毛利率也就15%-20%,要落到纯利率也就是7%-8%左右,新的产品来讲毛利率应该高一些,确实能够弥补一些,平衡一些利润。”

  像斯瑞这样顺利转型的企业毕竟是少数。客户拖欠电缆厂的货款,电缆厂拖欠辅助材料厂的货款,电缆厂和辅助材料厂再去拖欠银行的贷款,一条原本正常的产业链已经变成了一条充满风险的“三角债”债务链。对此,中国线缆商会秘书长李国林认为,应该说也是一个新型的三角债,由于用户不给付款,就造成了现在这种拖欠。“一环解不开,就造成所有的产业链都是在欠款,你欠我,我欠他,形成了多角欠款。”

<<上一页123下一页>>

  相关链接

  央视聚焦钱流:谁在为高利贷买单?

  聚焦钱流:浙江山西“高利贷”暗流汹涌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