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银行资金借道信托“体外”腾挪

2011年07月23日 07:31 来源: 中国经营报 【字体:

  距离银监会要求银信合作“表外资产转表内”的监管大限只剩下不到半年时间,但在民间高利贷年化利息高达60%的诱惑下,银行与信托公司这样的非银行金融机构的资金腾挪并没有停息。

  《中国经营报》记者调查发现,一些民间投资机构通过银行与信托、基金等非银机构合作,使得银行体内资金转移到体外,成为民间高利贷的重要资金来源。

  曲线放贷

  “帮我订张后天飞往杭州的机票。”长河资本副总裁罗亮吩咐秘书。罗亮此行飞往杭州要为企业寻找高达5亿元的放贷资金。

  2009年成立于深圳的长河资本是一家从事股权融资、债券融资、资产管理、信用担保、小额贷款等金融服务产业链的控股公司,旗下拥有PE、担保公司、典当行以及村镇银行、小贷公司等多家子公司。

  记者了解到,长河资本旗下的典当行、担保公司等子公司对外放贷,放贷资金的一个重要来源是通过银行与信托、基金等非银行金融机构合作获得资金,以与信托合作为例,其具体路径是:通过发行高收益的理财产品,银行将客户存款转化为理财资金,形成理财资金池;然后,银行利用理财资金池里的资金购买相关信托公司的单一信托产品,以信托贷款的名义流入长河旗下的资金平台。这样一来,来自银行系统的体制内资金借道非银行金融机构转到体外。

  这事实上是一个利益共享与融资成本不断推高的过程。“银行将存款转化为理财资金,成本为年息5%~7%;与银行合作的非银行金融机构获得5%~10% 的"通道收入",资金最后转移到我们资金平台后,融资成本接近20%,我们再以30%~40%的利息放出去,中间可以赚到10%~20%的息差。”罗亮告诉记者。

  就在半年前,长河资本通过这样的运作,将10亿元注入了旗下资金平台。在北京,以高科技企业为代表的中小企业蓬勃发展,对资金的需求旺盛。但是这些企业缺少能够向国有大银行抵押的有效资产,只能向民间金融求助。因此,北京的民间借贷市场十分发达。瞄准这里的“商机”,长河资本决定在北京开展业务。

  罗亮透露,长河资本旗下有经验丰富的法务和金融业人才,为的就是确保每一个环节上没有漏洞。至于还款步骤,则是上述操作的逆向过程。“钱是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罗亮表示,由于民间借贷利息很高,因此还款周期短。半年下来,这10亿元已经“滚了好几个来回”。

  “如果不是大银行"偏好"大客户,如果银行信贷额度没有那么紧,我们大可不必绕这么大的圈子,也不会为此付出高额的成本。”罗亮说,长河资本目前的做法是政策“逼”出来的。

  随着民间融资需求不断扩大,民间放贷机构想方设法获得各路资金来源。“我们下一次的玩法又不一样了。”罗亮表示,“我们将采用"银基合作"的模式将资金直接注入融资平台下属的"孙"公司,然后一级一级将资金抽调上来,纳入平台的资金池”。

  除了通过银信、银基合作获得资金来源之外,民间放贷机构还向企业或者个人自有资金进行拆借。

  据了解,长河资本背后是由十来个股东组成。这些股东以前都是做实业的,由于银根紧缩导致经营环境恶化,这些股东将本来做实业的资金投入了民间金融。为了能够长期发展,他们抱团成立了长河资本。“每位股东出资1亿元,目前公司的注册资本为10亿元。”罗亮表示。事实上,股东也可以将自己资金通过长河旗下的放贷平台进行贷款,借此获取20%的利息。

  风险链条

  对于通过银银合作、银基合作或者银信合作将资金注入旗下的资金平台这种“擦边球”的做法,连罗亮自己都认为这种操作模式的风险应当尤为重视。

  “最大的风险出现在这个链条的资金平台上。”罗亮其实很清楚,“一旦通过资金平台放出去的贷款回收不及时甚至收不回来,将会影响到整个资金链。”

  这并非杞人忧天,长河公司就出现过类似的问题。半年前,由于审批环节的疏漏,一位股东绕过审批部门直接将3000万元贷给了客户,但至今这笔贷款没有回收上来。因此,公司后来加强了放贷的风险控制和流程管理。

  罗亮表示,除了要寻找新的资金来源之外,公司也开始谨慎放贷。

  银监会自去年开始叫停融资类银信合作,今年1月20日,银监会下发《关于进一步规范银信理财合作业务的通知》,提醒信托公司压缩贷款类银信合作业务,各商业银行应当按照要求在2011年底前将银信理财合作业务表外资产转入表内。

  为了更好配合整个公司的资金运作,罗亮也曾建议股东并购一家信托公司,这样方便配合整个资金平台开展业务。不过罗亮亦表示,这将面临一定的风险,因为监管部门对民营的多元化金融控股公司持谨慎态度。

  在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郭田勇看来,这种融资模式更大的风险在于政策风险。“这样操作有三点风险,首先是政策层面,银监会准备出手整治的六种"违规"的模式包括理财资产池中涉及委托贷款、信托转让、信贷资产转让、监管套利的票据以及高息揽存、银银合作等行为;其次是长河资本的放贷机构自身也将面临审查。”郭田勇告诉本报记者。

  对于目前如火如荼的民间借贷,郭田勇表示,民间借贷正呈现三大新特征:一是范围广,民间借贷已从两年前的江浙沿海扩展到陕西、内蒙等内陆地区,从制造业领域扩展至商贸流通甚至普通家庭。二是利息高,有的民间拆借年息已超过100%,达到近年来的最高。三是参与者众,在高息和资金需求饥渴等作用下,甚至有银行资金也充当了民间拆借的“二传手”。

  私募股权投资界资深人士柏文喜认为,目前资金链收紧使得国内金融业二元分化现象越来越严重。以国有大银行为主的体制内资金利率目前在8%左右,但民间融资的利率已达60%,两者之间的息差必然导致银行资金通过各种途径进入民间借贷领域。

  应被访者要求,文中公司名称、罗亮均为化名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