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连平:需关注结构调整与政策效应

2011年08月01日 08:39 来源: 投资者报 【字体: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资料图片)

  中国经济已交出了基本符合预期的半年报,宏观调控的积极效应逐步显现:经济增速走缓,通胀高企但似将回落。但新的风险因素也还在演绎:房地产泡沫、地方债风险、美国的QE3、欧元区的债务危机。未来的半年,这些新的风险将如何演进,我们又该提防何种风险?带着这些疑问,我们在交通银行(601328)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博士赴京发布其下半年经济展望之际专访了他。

  物价可控 不会硬着陆

  《投资者报》:目前多数国内机构认为经济不会发生所谓的“硬着陆”,但对通胀见顶回落的预期似乎有所变淡,更明显的是,近两个月随着GDP和PMI数据呈现明显回落,已有不少经济学家认为下半年经济增速最低会降到9%以下,越来越多的人认为中国陷入“滞涨”,您是怎么看待下半年宏观经济的?

  连平:我们认为下半年经济“硬着陆”的风险确实很小,现在GDP增速连续两个季度放缓,同时国内制造业PMI数据连续三个月放缓,其内部分项指标的表现显示国内经济增长减速的态势可能将延续到三季度。但这次经济减速不会出现2008年的情况,是“十二五”开局的新经济周期下温和可控的回落。现在投资和进口等数据表现仍然强劲,这也表明国内经济增长的内生动力仍然充足,预计在今年四季度随着物价涨幅的回落和政策收紧力度的减缓,经济增速将启稳回升,估计三季度经济增速为9.3%,四季度为9.5%,全年经济增长应能保持在9.5%左右。

  我反倒认为,从现在的情况看,下半年需要关注的一个问题是结构调整不力,经济结构变差。近年来,结构改善难度加大,比如今年以来投资增速较高,但房地产和汽车行业调控下,消费增速明显放缓,消费比重下降。明年政府换届,投资需求不会明显减弱,结构也不会有太大改变。

  第二个需要关注的问题是政策的滞后效应和叠加效应。当前,在货币政策和监管政策等多项政策的共同作用下,出现了局部流动性偏紧的情况。现在M1、M2增速已从2009年11月的34.63%和29.74%的高点分别下降至今年上半年的13.1%和15.9%,都低于十年平均水平的17.5%和18.1%,且上半年“倒剪刀差”消失,预计下半年货币供应增速将维持相对低位。M1和CPI的关联度是非常高的。一般来说,货币供应量影响CPI时滞为一年左右,但前期4万亿刺激政策积累了较多的流动性,这一影响时滞的时间可能比一般情况要长些,从而下半年通胀回落、紧缩效果显现的可能性非常大。因此有必要把握好政策调控的力度和节奏,避免滞后效应和叠加效应对经济运行带来负面影响。

  当然,货币供给/GDP的比值还是高的,物价长期上涨的压力依然不容小视,但这不能说明短期就会一直涨,毕竟在价格调控下,市场出现波动是很正常的。

  现在食品价格涨势较猛,民众感受十分强烈。但下半年粮食供应仍很充足,秋粮能丰收,粮价是在上涨,但步伐较缓。在中国,不存在粮食价格大幅上涨的基础,而且我们国家粮食进口也不多,不依赖国际市场,是有自主性的。除了粮价能得到控制,猪肉价格的涨势已明显出现疲态,未来随着对猪肉价格的调控加码,疏导流通环节的措施跟进,在市场作用下,估计过2个月就会出现下跌。在我看来,中国唯一不该进行调控的就是劳动力价格,工资涨幅跟不上经济发展,普通劳动者从经济增长中分得的收益太少,这不利于刺激消费,促进社会公平。

  我们预计,全年CPI基本可控制在5.2%左右,通胀失控的风险较小。初步判断,2012~2013年通胀均值在2.5%~4.5%之间;如没有国内外市场的突发因素影响,明年年中CPI可能回落至3%左右。

  《投资者报》:上半年,银行间市场出现过几次资金利率短暂急剧走高的情况,甚至导致机构在正常交易时间内拆借不到钱,以致被迫延长交易时间,这是不是说明调控已经偏紧了?

  连平:这说明市场流动性偏紧。这与融资需求旺盛和调控有关。目前,货币市场的资金面比较紧张,银行间市场出现的几次资金利率急剧走高的状况,商业银行减少了投资债券市场的资金。作为银行间债券市场的绝对“主力”,准备金率达到较高水平,银行会减少债券投资需求,这是不利于债市发展的,因此“提准”应该慎重。 现在债市已经出问题了,一些城投债在二级市场上遭到机构砸盘,还波及到了一级市场,造成发行不力。当然这跟市场担心地方债危机有关,但也反映出银行间市场流动性之紧张。应该说,银行资金头寸偏紧是主因,这对银行的发展很不利。

  《投资者报》:那么准备金率还应当继续上调吗?在央行对加息异常谨慎的情况下,如果再慎用准备金率这一工具,未来该如何进行流动性的管理呢?

  连平:下半年外汇占款增势难减,准备金率仍有继续上调可能,但考虑到部分银行流动性压力较大、准备金率走高给市场带来的压力,预计下半年准备金率调整频率会明显放缓,年内还有可能上调1-2次,每次0.5个百分点。

  我们简单测算过,下半年公开市场到期资金共1.62万亿,假设外汇占款增加1.8万亿(月均3000亿),加上不可测的因素影响,共有约4万亿的新增流动性需要对冲。若下半年公开市场回笼力度与上半年持平为2.3万亿左右,则再有两次、1个百分点的准备金率上调就大致可以将新增流动性的约78%回笼掉,而上半年新增流动性的回笼率为80%左右。因此,考虑到下半年公开市场回笼力度很可能加大,(实际上,2007~2010年的上半年,公开市场回笼资金均在3万亿以上,今年上半年的回笼力度是近年来最弱的),即便考虑到财政资金下放,下半年准备金率上调次数很可能不会超过两次。

  考虑到前期调控政策的效果已经开始显现并将进一步显现,以及小企业面临的融资困难,宏观调控的收紧力度将减弱,节奏适度放缓。在发行利率上行扩大央票发行空间、准备金率上调面临诸多制约的情况下,公开市场操作有望取代准备金率成为回收流动性的主要工具。

  当前,中小企业正面临信贷资源紧缺、融资成本急剧攀升的困境,保障房全面开工也需要大量融资,下半年信贷运行不排除局部适度放松的可能。从数据看,上半年社会融资总量增速是下降了,但不代表融资结构得到了优化,大量融资是通过影子银行贷款出去的。加上前期政策的叠加效应,下半年政策在流动性的把握上应有很好的“度”,M2如果低于15%是偏低的,我认为,M2控制在16%的目标可以留一点弹性。

<<上一页123下一页>>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