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银十条”落地成难题

2011年08月20日 10:33 来源: 中国经营报 【字体:

  距离银监会6月7日发布《关于支持商业银行进一步改进小企业金融服务的通知》(简称“银十条”)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但记者了解到,中小企业融资的难题并没有因此而得以缓解。温州中小企业促进会会长周德文对《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表示,银监会的“银十条”,大都是一些原则性的指令,只提出一些要求,并没有具体的考核指标,因此很难得到很好的执行。

  在更大的层面,由于美债信用评级下调,美国经济复苏缓慢,与此同时,欧洲的债务危机愈演愈烈,中国出口额将进一步下降。在承受成本上涨、订单减少的同时,中国中小企业又遭遇宏观紧缩政策,常规渠道融资困难,民间借贷利率逐步攀高,成了紧缩在中小企业喉咙的又一道绳索。

  高利率融资投向何处?

  内蒙古的鄂尔多斯作为国内人均GDP最高的城市近期颇受各界关注,而投资银行国泰君安近期发布的一份内蒙古“金三角”地带(呼和浩特、包头、鄂尔多斯三地构成的城市圈)调研报告显示,鄂尔多斯作为内蒙古目前收入程度最高,增长最快的地区,其民间融资非常发达,当地典当行、贷款公司很多,过去两年民间借贷利率为月息1.5~2分,折合年利率为18%~24%,目前月息已高达3分。

  参与撰写此份报告的分析师王虎表示,鄂尔多斯的民间融资发展有十多年了,根据他们的调查,虽然民间融资利率很高,但历史上很少出现还不上款的情况。当地民众的钱很少存入银行,居民储蓄基本投向房地产,或者注入当地民间融资市场。

  鄂尔多斯活跃的经济主要被民营企业带动,而且当地以煤矿产业为主。王虎推测这些民营企业借钱主要投入矿产,可能投资回报率也比较高,因为鄂尔多斯GDP的增速保持在20%以上已经有好些年了。

  以企业作为“外壳”,贷款后将钱用于他途则是一些中小企业主赚钱的另一条门路。“现在的民间资本很聪明”,复旦大学经济学教授孙立坚(博客,微博)表示,很多中小企业主都算过一笔账,由于近年企业经营环境的恶化,辛辛苦苦经营实业是赚不到钱的,但他们却发现了较轻松的“以钱养钱”获取高收益的投资方式,如投入房地产,炒作字画,囤积农作物、矿产等,而现在只要将产业资金投入民间融资市场,就能稳拿高额利息。

  因此,很多中小企业成了为了套取贷款而设的“空壳”公司。“现在很多中小企业继续维持原来企业的形态,是为了争取更多便宜的资金,而企业的主营业务早就转向地产、铁矿等高回报项目的炒作中。由于之前对房地产投资的收益预期很高,不少企业借钱购置房产,现在资金收紧,只能到处借钱来还原来贷款的利息。这些中小企业现在是借入短期的资金,来还长期的贷款,正是这种"企业救急"的举动不断拉高了贷款利率。”孙立坚解释道。

  民间融资边缘化行走

  中小企业融资一直是个难题。由于缺乏有形或无形的资产抵押,企业自身经营风险较大等原因,中小企业从资金充裕的国有银行中融资不太容易。随着银根的收紧,江浙、珠三角等地,有关中小企业融资难,甚至出现“倒闭潮”的声音增多。

  记者了解到,广东省佛山市均安镇素有“牛仔之都”的美誉,然而,根据均安镇经济促进局最新的统计数据,近半年来近100家牛仔企业先后倒闭。随着国际经济环境不景气,外向型企业订单减少,“内忧外患”之下,企业生存压力越来越大。

  在中信建投首席宏观经济分析师魏凤春看来,中小企业生存困难,紧缩的货币政策只是一个导火索。在金融危机之后,中小企业就面临不利的生存环境,全球经济的低迷,导致出口下降,再加上劳动力成本上升、原材料价格上涨,以及人民币升值的压力,融资难可能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不过,根据央行的数据统计,今年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为7.76万亿元,比2010年少了3847亿元。中金公司的研究报告认为,虽然社会融资规模总量略有减少,但由于上半年银行新增贷款减少了4600亿元,两相抵消,表明社会融资扣除银行贷款的剩余部分不减反增,仍然产生了庞大的可贷资金。

  那么,如何让这些庞大的可贷资金用于真正需要的中小企业呢?对此,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庆表示,因为在现行体制背景下,中小企业和国有企业在银行贷款的利率相差不多,银行一般都会选择贷款给大型国有企业,所以每次政策一紧缩,首先受影响的就是中小企业。而要解决这个问题,办法有两个:一是让贷款利率拉开差距,这样能增强大型国有金融机构对中小企业贷款的动力;二是扩展民间融资,保护各种借贷业务。

  不过吴庆也认为,由于法律体制不完善,民间融资风险很大。用经济学的模型来说,现行的民间融资缺乏“均衡点”:当货币宽松,流动性充足的时候,民间融资会经营得不错,尤其是当出现负利率时,很多企业就直接走民间融资的途径;而一旦官方利率提高,市场上流动性收紧时,民间融资的资金链条就容易断掉,还不了钱。只有官方出台借贷人条例,保护存款人的利益,让民间融资合法化,由“黑市”变为“白市”,利率让它随行就市,这样民间融资才能有效地发挥其作用。

  “银十条”难以执行

  “中央的政策意图是好的,但执行起来有问题,中小企业的资金面依然很紧张。银监会的"银十条",都是一些原则性的指令,只是提出一些要求,并没有具体的考核指标。假如银监会确定商业银行的贷款里中小企业应该占据的比例,并且加强监管,中小企业才有可能从中获益。”周德文告诉记者。

  对于银监会6月7日发布的《关于支持商业银行进一步改进小企业金融服务的通知》,多位业界人士表示“谨慎乐观”。

  在周德文看来,但现在中小企业根本入不了大型银行的“法眼”。银行都是逐利的,反正银监会也没有考核指标,他们就随便应付一下,阴奉阳违。现在大企业的贷款需求也很旺盛,而且大企业承担风险的能力要强,银行从中获取的利润也高。而中小企业是风险高,成本高,利润还薄,商业银行根本不愿意贷款给中小企业。

  “出现这样的问题,根本上是体制有问题,金融制度缺乏层次性。银行是一个高垄断的行业,其实银行应该适当放开,允许民间资本进入;国家不愿意投资,就让民间去投资。应该让民间融资尽快合法化,尽快出台《贷款人条例》,让民间融资纳入国家的监管,走出灰色地带。”周德文告诉记者。

  事实上,持有类似观点的还有广东省社会科学院产业经济研究所副所长黎友焕(博客,微博)。黎友焕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新规对小企业的帮助不大。银监会和银行虽然是监管部门和业务部门的关系,但由于所处位置不同,所以各自的决策出发点和目的都不一样,银监会提出的意见各银行也不一定会有效执行。”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