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民间金融风暴:闽北民间高利贷调查

2011年08月20日 10:39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建阳位于武夷山南麓,是福建最古老的五个县邑之一,历史上曾是“理学名邦”。而现在,它因一场“民间金融风暴”一夜闻名。

  8月5日,随着主要涉案人员刘斌(音)去公安局自首,他一人诈骗的约5亿元民间资金神秘消失,成百上千个家庭陷入噩梦,并在本地投下重磅炸弹,一场民间金融风暴在建阳这个“林海竹乡”刮起。(见8月17日本报独家披露文章《福建惊曝传销式高利贷案 公务员农行前员工入瓮》)

  据记者的调查,刘斌案呈现出类似传销的多层次金字塔式高利贷集资链条,众多担保公司作为中间环节也深陷其中。担保公司即是受害者也是作恶者,是其间一关键环节。有消息称,仅建阳的担保公司损失就超过10亿,十多家担保公司老板外逃。

  一位“中间人”的死亡,给这个高利贷链条蒙上了一层血色。

  1.“中间人”的罪与罚

  8月12日,记者抵达福建调查此案同一天,上海松江钢材市场一位建阳女老板自杀身亡。

  据该市场另外一位老板透露,该女老板为建阳水吉人,自杀是因为向亲戚朋友转手借了不少钱,再转手高息借给其他人,款项无法追回,“承受不了巨大的压力,只有选择自己了断。”

  一位从事钢材贸易的生意人,如何走上高利贷这条不归路?

  上述钢材市场老板称,做钢材贸易资金量要求很大,一车货都要数千万,“从银行贷款,前后要几个月,还得上下打点,资金成本和时间成本并不低。而从担保公司借钱,两三天就搞定了。”

  工商联的调研发现,银行通常会对小企业实行基准利率上浮30%-50%的贷款政策,贴现率提高到4%-5%,加上存款回报、搭购理财产品、支付财务中介费用等,实际贷款成本接近银行基准利率的两倍。

  初期她融资主要是为自家钢材生意短期周转,后来发现“买卖钱”比“买卖铁”利润高很多,就渐渐发展成为职业高利贷链条上的“中间人”。从建阳老家以1.5分的息吸收亲戚、朋友的钱过来,然后再以3分以上转手放出去。

  在事态恶化之前,她就这样周而复始、循环往复,以“钱”养“铁”。

  根据国家相关法律规定,在民间个人借贷中,出借人的资金必须是属于其合法收入的自有货币资金,禁止吸收他人资金转手放款。

  对于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的行为是否立案侦查,要取决于是否涉及以下三种情形:针对不特定的公众,集资的数额达到20万元以上,人数达到30人以上,造成损失在10万以上。

  记者在建阳多方打听,坊间多称,该自杀女老板过手的资金大约在1000万-2000万间。

  专业律师介绍,由于她吸纳资金的渠道主要在亲戚朋友,兄妹姐妹,同事朋友等熟人中间,因此虽然金额和人数都已达到定罪标准,但因不是针对不特定公众,还不够以定罪。

  虽然不够定罪,但作为“中间人”受到的沉重心理压力让她选择以结束生命作为惩罚。

  逝者已往,生者仍要承受后果。

  建阳的民间高利贷活动,有一个很富有中国特色的特点:那就是非法集资的链条上,大部分的上下线都是关系很近的亲戚、朋友、熟人,彼此之间的借贷关系靠的是相互的信任和血缘,有些人甚至连最起码的借条都不打。

  即使每个人都知道如此高息有风险,很多普通人在临近案发的最后阶段,也感觉到事态不妙,但在整个集资案件中,仍没有人主动向公安机关报案。甚至现在知道受骗之后,还是选择沉默。

  2、闽北民间高利贷调查

  成也高楼,败也高楼。建阳的地下民间借贷网络,与建阳近年来的实体产业势微、房地产开发大热分不开。

  建阳虽为闽北交通枢纽,但没有实业支撑,早先以“闽北粮仓”和“林海竹乡”闻名。作为一个典型的农业县级市,农业人口占全市总人口的75%,目前农业结构仍以传统的种养为主。其最主要的支柱产业就是木材,因为建阳是南方重点林区之一,森林面积18万公顷,森林覆盖率75.1%。

  但在近年来木材产业增长缓慢的同时,建阳的房地产业和担保业却发展迅猛。房价从几年前的千余元每平涨到现在的均价五六千元,房地产行业的快速发展造成开发商对资金的巨大需求。

  在建阳一个包括乡镇三十多万人口的小城市,却有着一百多家的大大小小的担保公司(流量,部分已经倒闭)。

  此前,当地人的口头禅是,只要有项目资金不是问题。在富余流动资金推动下,建阳的物价之高显然超出其实际经济发展水平。银行信贷额度受到严控,监管层和银行对房地产开发贷又格外谨慎,导致地产开发商很难从银行贷到款。资金需求不减,银行供给受限,这都催生了民间融资网络的发展。

  以某国有大银行为例,县级行则毫无信贷审批权。也就是说,该银行的建阳支行没有信贷审批权,这造成银行对县域金融支持不足,为民间高利贷扩张提供了温床。

  前几年,建阳民间高息借贷,部分流入房产,房价高涨以及房地产项目的高利润,获得了很好的兑付。

  部分担保公司甚至直接成立了房地产公司,并开发起了楼盘。记者在市中心最繁华的人民路上看到,一担保公司的楼盘广告显目地屹立在临近商业中心的街道旁。

  另外一方面,房地产开发催生的钢材、木材等行业,也多由建阳人在做,比如上海钢材市场、木质企业都是当地支柱企业。这些企业因为发展拆进去的资金,也多兑现了高收益。以此刺激了更多的人参与。

  而今年以来房地产紧缩,以及实业难做,引致不少高息借贷无法偿还,因此酿成崩盘事件。

  3.担保异化

  原本预计到明年初资金链才会崩盘,没想到,今年中事态就在迅速恶化,建阳一位担保公司老板称。

  担保公司分融资性担保公司和一般担保公司,融资性担保公司需要经省经贸厅批准。当地一担保公司相关人员告诉记者,“这边没有多少家是融资性担保公司。”

  在福建省公布的五批获得牌照融资性担保公司名单中,建阳只有宝通和清源两家担保公司。而非融资性的普通担保公司,“目前国家没有相关规定,只需按一般企业进行登记。” 当地工商部门相关人员告诉记者,“工商局也负责一部分普通担保公司的监管,但更多还是做一个形式上的监管。”

  由于注册资本金动辄以千万甚至上亿计,担保公司相对来说设立门槛比较高,所以大部分这种从事民间借贷的公司,多采用投资公司、咨询公司、理财公司等形式注册,只需低至10万的注册资本金。

  在建阳街头,不少公司挂着“**信托商店”、“**投资咨询公司”的名称,却从事吸收存款和发放贷款的地下钱庄交易。这种民营担保公司由于自有资金非常少,都是通过高息吸收民间外来资金,再以更高的息外贷出去。发放高利贷已经成为其主营业务,正规的担保业务反而无人问津。

  厦门一家从事高利贷业务的咨询公司老板告诉记者,担保公司的资金来源主要是来自两方面,一是吸纳民间的集资,包括从企业实体经济里转移过来的资金、民间个人的闲散资金

  等;二是通过各种方式渠道从银行流出来的资金。利用银行的管理漏洞和虚构项目,已成为银行资金流入民间高利贷市场的主要渠道。本质上,大部分担保公司已异化为“地下钱庄”。

  根据规定,银行业金融机构从业人员不得在融资性担保机构中兼职,不得利用职务之便与亲属及其他利益关系人投资入股,或实际控制的融资性担保机构进行业务合作。

  但在作为民间金融最活跃地区之一的福建,自厦门融典巨额坏账案牵扯出一系列以担保公司和银行为主体的高利贷链条,当地银行负责人都卷入其中。

  4.洗牌

  民间借贷、担保行业以及相关房地产可能面临这次金融风暴的清洗。

  建阳市公安局称,此次刘斌5亿元巨额诈骗案中,目前很难判断担保公司是受害还是害人角色。但担保业可能面临全面洗牌。

  据一位房产老板称,他接近的建阳担保公司老板们自查,目前仅建阳总共追不回的款项和利息超过10个亿,可能达到16个亿元。

  在外逃资金的金额未被官方核实确认之前,坊间愿意相信的一个估算金额是:高利贷的崩盘,让建阳的民间财产流失了十多亿元。

  资金去向不明,放高利贷给客户后无法监管其去向,收不回来又无力代偿的话,就只能面临破产倒闭。小公司只有一逃了之,大公司则勉强靠实力维持,希望平稳度过挤兑风潮。

  记者在当地一家较为著名的担保公司“隆泉担保”暗访时发现,自从刘斌案发以来,出现恐慌的情绪,每天都有十多位客户前来提取自己存入的钱,或者来查询公司的运营情况。

  “隆泉每天准备上千万现金来备提。”接近隆泉的一位人士称,“就是要证明还经营正常,没有出现问题。不然目前受到惊慌过来提钱的人会更多”。不过,隆泉担保方面并未回应这一说法。

  “之前,不少放出去的款收不回来,但只要还能弄钱进来,就能接着玩。但现在,一旦客户集中要求提现,这些累积的窟窿可能就要暴露出来了。”前述人士称。

  记者以客户身份暗访了当地多家担保公司,部分担保公司明确表示最近暂时停做业务,也拒绝回答记者的咨询。

  上述当地房地产老板称,他在担心这次诈骗案后,会对房地产有个很大的冲击。“一些人放款,都是用房产抵押从银行借贷出来的钱,这些钱没了,接下来房子要被清算,再买房也无力了”。

  “这其中,除了买房自住和保值,很多人还有别的心思,弄一套房子做不动产抵押,从银行里面套一些钱出来,再继续玩转资金链、玩借贷”。他称。

  5.治乱

  这种非正规、缺乏监管的民间金融合法化运动,迟早会衍生出金融风险。

  根据规定,担保公司盈利点主要是对贷款企业担保,帮助企业获得银行贷款,担保公司从中收取佣金。一般的担保费用在0.5%-1%之间,折合年率约2.2%左右。

  按照要求,融资性担保最大倍数是10倍,实际最多不超过5倍。一位担保公司人士称,“3倍才能不亏,5倍以上才能盈利。”而据银监会统计,2010年担保公司的平均倍数仅仅为2.1倍。也就是说,如果只做融资性担保,大部分公司都将无法盈利。

  而担保公司直接发放贷款,月息在3%到7%间,年息高达36%-94%,部分民间借贷市场活跃地区甚至会高达180%。虽然根据监管要求,融资性担保公司不得吸收存款和发放贷款。但在高利诱惑和现实亏损的双重夹击之下,担保公司铤而走险“不务正业”成为常态。

  据了解,从上月开始银监会就已要求各银行自查“银担”合作风险。浙江、湖北等多地的银行人士表示,“银行目前都在组织自查,主要是信贷部门。”

  银监会数据显示,2010年底,为中小企业提供融资性担保贷款余额6894亿元,较上年增长近70%。融资性担保业务成为中小企业资金来源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近几年,以民间金融合法化的名义批准成立了许多担保公司、金融公司、农民资金互助社、农民信用互助社等机构。有的只从事高利贷业务,有的既做高利贷又做集资。而这些机构大都只在工商局注册或只经当地中小企业主管部门的审批,并未纳入央行及银监会的监管。

  福州银监局和人行福州中支均表示,担保公司不在其监管范围之内。“民间借贷总额无法监测,也不能统计其总额。”人行福州中支一位科长对记者称。

  中国改革开放论坛理事姜艾国表示,治乱民间借贷潮,应加强央行、银监会与公安部的合作,有效打击非法集资、涉及非法用途的高利贷行为以及为银行信贷资金进入高利贷领域提供服务的支付型地下钱庄。其次,要推动“逆改革”工作和信贷产品的金融创新,引导大银行及股份行向县级行下放小额工商贷款的审批权限。最后,对原先未纳入金融监管范围、涉及到存贷款业务的民间金融机构,应当由银监会牵头、地方政府配合,进行清理。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