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银行理财异化:矫正“第二信贷部”

2011年09月17日 08:08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李成(化名)来北京“跑总行”,已经不太爱去计划财务部了,他现在是金融市场部和投行部的常客。在他看来,“计财部只有可怜的信贷指标,而金融市场部和投行部有通天的本事。”

  李成是一家股份制行的分行行长。他的变化,反映了中国银行(601988)业一个奇特的现象,银行表内信贷指标被层层分解,“管得死死”的,而表外的银行理财业务,已经异化为“第二信贷部”。

  不过,李成也叹息说,“最近找理财的人,他们的招也越来越少了。”

  年初,金融市场部为李成的客户做了几单委托贷款,即总行发售理财产品募集资金,委托分行向某个企业发放贷款。但现在,这种做法已经被银监会禁止了。

  李成最近在频繁接触四大资产管理公司的人,希望在信托通道被堵后,资产管理公司能创新出新的“玩法”。去年,李成曾经和他们开展过几单合作,资产管理公司从银行拆借资金,然后从银行买信贷资产,银行腾出信贷额度,资产管理公司赚利差收入,这种模式也已经被银监会禁止。

  苦恼的不仅有李成这样急于为企业寻找资金的分行行长,还有各家银行理财业务部门的负责人。银行让渡部分利差收入,把贷款卖给理财客户,客户获得高于存款利率的收益,银行腾出信贷额度,并赚取手续费收入,这个看似“完美”的模式已被终结。

  各家银行在苦苦思索出路的同时,银监会创新监管部也在着手起草《商业银行理财产品投资管理办法》,并推动《商业银行个人理财业务管理暂行办法》的修改。《商业银行理财产品销售管理办法》已完成公开意见征求,最终的文件和征求意见稿差别不大,将于近期印发,于明年1月1日起施行。

  一系列监管新政,将致力于矫正银行理财的“异化”现象。比如,要求各家银行疏散资金池,实现每款理财产品对应特定的资产组合,限制理财产品间互相交易资产组合,避免银行灰色操作和对收益的截留,提高信息透明度,做到“无论亏了还是赚了,银行都必须说得出理由和过程。”在此基础上,真正实现“买者自负”,避免银行理财业务对银行信用的透支。

  但对于是否应该允许银行理财资金投资信贷资产,仍处于激烈的争论之中。

  1. 理财强迫症

  在过去3年,中国银行业的理财业务缔造了一个“神话”。

  据银监会统计,面向个人的理财产品账面余额从2008年末的8233亿元增长到2010年末的17000亿元,加上对机构和私人银行客户发售的部分,银监会估算理财产品余额在2010年末达到2.5万亿左右。

  更为重要的是,银行理财产品真正为客户赚了钱。据不完全统计,2010年主要商业银行理财产品共为客户创造收益合计约560亿元,而同期公募基金总体上连年亏损。

  但“神话”也有脆弱的一面,银行理财资金高度偏好于投资信贷资产,或通过信托公司发放贷款。银信合作余额2010年底约2万亿,其中至少有1.5万亿投向了信贷资产和信托贷款。

  在宏观调控需要收紧信贷投放的政策背景下,国务院要求刹住表外信贷风,以2010年8月银监会下发“72号文”为标志,银行理财的“神话”开始逐步走向终结。银行再难找到风险可控,收益能“战胜市场”的基础资产。

  但是,银行理财的资金量还在膨胀。今年上半年,银行存款利率无法战胜CPI,各类资金加速从银行资产负债表“出逃”,购买银行理财产品。据央行统计,截至6月末,理财产品余额达到3.57万亿元,比上年末增加8000多亿元。

  市场巨大的需求,推动了银行理财的急剧放量,同时,各家银行也将理财产品作为揽存的利器。

  据本报记者以各家银行中报及其它途径披露的数据统计,16家上市银行上半年发行理财产品14万亿左右,而余额不到4万亿,反映出理财产品呈现“短期化”趋势。

  银行靠短期理财资金支撑长期资产,通过期限错配,增加了收益,同时,还可以通过期限的精准设计,配合揽存,如在月初发行理财产品,月末结束,或月末几天发行理财产品,次月初成立。这两种途径都可以增加月末的存款,而一家银行理财产品收益较高,也能吸引客户长期在该行开户存款。

  各家银行争相狂发短期理财产品,对整个银行体系的伤害显而易见:在央行一再上调存款准备金率,银行存贷比迫近监管红线的情况下,银行迫切需要增加存款,但整个银行体系,又在将存款“往外赶”,使得存款大起大落。

  然而,在利率市场化止步不前,真实的市场利率一再攀高,而银行存款利率没有相应提高的情况下,银行对理财业务既矛盾又无奈。“发理财,好似卯吃寅粮,但不发理财,存款要跑,到时不仅肉吃不到,连汤都没口喝。”李成无奈地表示。

  一方面,整个银行业患上了理财“强迫症”,吸附的资金越来越多;另一方面,银行理财在“后银信合作时代”,投资渠道匮乏,高收益“神话”已经逐步走向终结,资产配置压力陡然增加。

  7月以来,各家银行的理财产品收益率全线走低,平均下降100-200个基点,一些银行运作的“资金池—资产池”业务已经在释放“滚存利润”,勉力维持。

  2. 争议信贷投资重开闸

  在强大的资产配置压力面前,主要商业银行在推动银监会出台《商业银行理财产品投资管理办法》。银行的诉求在于,通过这个《办法》拓宽银行理财资金的投资范围,特别是重启信贷资产投资。

  其理由在于,银行理财吸附了泛滥的流动性,有利于宏观调控,否则这部分资金流出银行体系,而资本市场长期不景气,将可能去炒作房产和大宗商品。在吸附巨额流动性之后,总得给银行理财资金一个出路。

  “不是我们非要去放贷款,问题在于,一刀切不让投信贷之后,我投哪去?”一位国有大行理财业务部门负责人认为,目前债券市场的深度和广度都不能满足银行理财资金的投资需求,虽然国务院已同意重启信贷资产证券化试点,“但这个口也不可能很大”。因而,在过渡期限内,应该允许理财资金适度适量投资信贷资产。

  对监管当局担心的突破社会融资总量的问题,其给出的方案是,一家银行投资信贷资产的总量与表内加权风险资产挂钩,比如前者总量控制为后者的5%。

  另一个问题是,如果所投资的信贷资产出现坏账,损失谁来承担?他认为,银监会首先应规定,理财资金可投资的信贷资产必须是高信用等级的,在确保基础资产质量的情况下,出现部分坏账,理论上应该由投资者承担,但考虑到现实情况,银行可以从收益中提取理财风险准备金,用于冲销部分坏账。

  类似的观点,在银行理财业务条线人士中,认同度较高。

  他们声称,银行理财资金通过信托投资信贷资产,是借用信托平台,弥补信贷资产证券化的缺失;通过信托公司发放信托贷款,实际上是投资一个私募债券。银行理财资金投资贷款,是直接融资,应该鼓励,至于存在运作不规范的问题,加强监管即可。

  对于这样的看法,一位直接参与、见证了银行理财业务发展,现在离开银行业的资深市场人士感叹:“从事资产管理的人,何时才能走出经营银行的思维?”在他看来,银行理财过去几年,异化成了“第二信贷部”,偏离了资产管理的本义。“不让投信贷资产之后,就感觉压力大,是因为过去躺着赚钱惯了,纵观全球的资产管理行业,没有争相要去放贷款的。”他说。

  一位国研中心的金融政策研究人士也表示,“这不等于在大银行旁边再造一个小银行?有什么必要?”在他看来,目前大量资金流入银行理财,是因为利率不市场化。而至于说,信贷资产证券化缺失,国务院已经同意扩大试点,而此轮金融危机也说明,对此应该慎重。

  正在起草中的《商业银行理财产品投资管理办法》,一大“使命”是明确界定银行理财资金的可投资范围。

  银行理财资金可投资各类债券、货币市场工具是没有争议的;不能直接投资非上市企业股权和二级市场股票也是没有争议的;通过信托,间接投资于部分非上市企业股权和二级市场股票也有望实现。但对于投资信贷资产和信托贷款则面临巨大的争议。

  银行理财异化: 矫正“第二信贷部”

  接近监管当局的人士表示,重新开闸银行理财资金投资信贷,相当于要推翻72号文,这是很难实现的,“如果当时银行能够多一些理性,72号文出台之前,能够通过一些指标进行总量控制,并且对流程进行规范,如今的政策调整空间或许能大一些。”

  3.“资产池”争议

  针对《商业银行理财产品投资管理办法》的制定,银行的诉求和监管当局的考虑均有不同着力点。银行冀望《办法》大幅打开投资范围,重启信贷投资;而监管当局的首要考虑是规范其投资行为,提高信息透明度,保护理财客户的利益。

  其中,“资金池-资产池”理财业务将被逐步疏导,而这类业务也恰是银行理财业务“异化”的典型。目前,银监会已经要求各家银行加紧清理资产池,限期实现每一个理财产品能对应清楚特定的资产组合,并尽早开发出资产管理的IT系统。

  银行从事“资金池-资产池”理财业务,最常用的借口是,IT系统尚在开发,因而暂时不能实现理财产品与资产组合间的一一对应,但据本报记者调查,银行开展此类业务,存在巨大的“灰色操作”空间,不愿主动清理,实际是利益使然。

  一位股份制银行理财业务负责人,曾用利率市场化的“模拟银行”来讲述“资金池-资产池”业务的运作原理。

  各款理财产品发行募集的资金混在一个大的资金池里,每款产品无法对应特定的资产组合,“就像银行吸收存款,不会告诉储户,钱用到哪里”;理财产品发行预期收益率的确定,不是基于某个特定资产组合的收益情况,而是根据发行之时的市场利率水平,“这好比利率市场化之后,存款利率随行就市”;由于无法说清楚每款理财产品到底投资了哪些资产,而银行已经给出了明确的预期收益率,“相当于银行在用自己的信用作隐形担保”。

  而这个“模拟银行”获利的原理和真正的银行一样,是通过期限错配。即在资产池里面放入大量长期资产,而资金池流入的资金大多是短期限的。短期资金的价格低于长期资产价格,这个“模拟银行”持续运作,就形成了部分“滚存利润”。

  这部分“滚存利润”是用客户的理财资金创造的,却被银行截留。在理财合同中,银行一般都规定,理财产品不保本不保息,但超过预期最高收益的部分全部归银行所有。

  这部分“滚存利润”,充当了“收益调节基金”的角色,当某段时间,市场利率水平较高,资产池收益不足以支付募集资金池的成本,或资产池中的某个基础资产出现损失(如某笔信托贷款无法收回)时,就要释放一部分“滚存利润”,确保理财产品按预期收益率兑付。反之,资产池收益超过募集资金池的成本时,“滚存利润”增厚。

  银行都声称,“滚存利润”相当于一个风险准备金,有利于保护客户的利益,但另一方面,这部分“滚存利润”可以随时转化为银行的手续费收入。

  但是,银行这样获取收益,并非是没有成本的,只是这种成本是隐形的,那就是透支了银行的信用。“在无法说清楚究竟拿客户的钱投资了什么,投资过程无信息披露的情况下,要求客户承担风险,于理不通。”一位代理过多起银行理财诉讼案件的律师说。

  尽管银监会已经要求各家银行疏散资金池,但如果不对理财计划之间互相交易资产组合的行为做出限制,银行此类“灰色操作”和随意调节理财产品收益的手法将持续不断。

  比如,如果要A款理财产品的收益率高一些,可以让B理财计划在购买其资产组合的时候出高价。反之,要降低收益率,则可以估价低一些。接近监管当局的人士表示,《商业银行理财产品投资管理办法》将限制同一家银行管理的理财计划之间的非公开交易行为。

  在疏导资金池,规范银行理财投资行为的基础上,银监会将致力于提高银行理财的信息透明度。在将要印发的《商业银行理财产品销售管理办法》中,已经提高了信息披露的标准。“透明度是最好的监管,我们希望,赚了,银行能说清楚为什么赚了;亏了,银行更要能说清楚为什么亏,要披露更详细的信息。”监管当局人士曾表示。

关于银行理财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