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12行长亮底牌 股份行转型轮廓初现

2011年09月17日 08:10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站在转型的十字路口,各股份制银行已经有了初步的应对策略。

  9月16日的2011年股份制银行年会上,面对银监会主席助理阎庆民和监管二部主任肖远企,各股份制银行的行长各抒己见,亮出本行转型的底牌。

  利率市场化大背景下,如何拓展中间业务成为关注的焦点。广发银行行长利明献就认为,要摆脱过度依靠利息收入的盈利模式,但在此过程中要注重中间业务的内涵。

  此外,加强资本管理、进行业务创新等路径都被一一提及。

  针对风险管理,浦发银行(600000)行长傅建华表示,浦发银行将强化以资本约束为基础的全面风险管理,从被动的防御风险向主动经营风险转变。同时,浦发银行将完善风险管理体系,将信用风险、市场风险、操作风险、信息科技风险等纳入到风险管理体系中,打造全流程和全覆盖的风险管控。

  行长们的思路与银监会不谋而合。阎庆民表示,股份制银行要加强资本约束,推动发展模式转变,同时积极调整业务结构,增加非信贷类业务比重,拓展零售业务、中间业务、小企业服务以及资本节约型业务,形成零售业务与批发业务、中间业务与非中间业务、传统业务与新兴业务均衡发展的格局。

  中间业务要注重内涵

  近几年来,12家股份制银行的各项指标都在向好发展。

  以浦发银行为例,截至上半年,其总资产达24552亿元,比上年增长12.04%,不良贷款率0.42%,比上年的0.51%也有大幅度下降。拨备覆盖率从380.56%升至452.86%。从盈利能力看,半年实现净利润128.80 亿元,比2010 年同期增加37.99 亿元,增长41.83%。

  “在未来的几年中,(股份行发展)外部环境里最需要考虑的因素就是利率市场化。”深发展行长理查德·杰克逊在会上说。这也成为与会行长们的共识。

  利率市场化将使银行现在的高利差盈利模式不复存在,这必然促使银行加速转型,以应对此变化。在此背景下,提高非利息收入成为必然。中信银行(601998)副行长欧阳谦表示,今后将以增加中间业务收入为核心,做大现金管理、投资银行、资产托管和各类理财业务。

  事实上,股份制银行在调整业务结构、发展非利息收入上已有所突破。以广发银行为例,过去五年,非利息收入一直呈上升态势,所占收入比重从2007年的8.45%提高到今年上半年的15.3%。

  同期华夏银行(600015)的中间业务收入占比为12%,较去年同期增长2.56个百分点。浦发银行为10.35%,兴业银行(601166)为15.42%。但这仍与国外银行中间业务所占比有不小的差距。利明献介绍,国际性大银行非利息收入占比一般在40%到60%间。

  除比重不够理想外,股份行的非利息收入结构也不尽合理。比如,广发银行的非利息收入中手续费和佣金收入占比达91.17%,资产评估、咨询服务、金融租赁、贷款担保等其他创新业务收入比重偏低。

  利明献说,“反观国际银行,(他们)早已脱离中间业务主要依靠传统的结算手续费或银行卡佣金收入的局面,而延伸到其他金融产品上,如共同资金、保险或投资银行资产评估上,这方面占比非常高,这也是我们未来的发展方向。”

  兴业银行行长李仁杰则提醒,此过程中要做好内部的风险管理,比如防火墙的建设,加强内部授权和流程管理。

  以内生资本为根本

  资本管理是另一焦点话题。

  今年8月,招商银行(600036)就表示,为满足更高资本监管要求,将向A、H股股东以汇率调整后相同价格配股,每股10股配股,融资总额最高不超过350亿元;民生银行(600016)也通过了发行不超过200亿元A股可转债及增发不超过16.51亿股H股新股的再融资方案。

  对此,阎庆民表示,银行要由过去的主要依靠外部融资转向内部“开源节流”,通过内部转移定价实施不同业务资本占用水平的考核,强化资本管理。

  欧阳谦表示,市场融资主要用于应急性的资本补充和支持重大战略事项,比如并购,基于可持续的内生资本补充机制才是银行可持续发展之本。这必然要求做一系列的改变。

  中信银行已开始探索以资本管理为核心推动转型,优化经济资本增量配置,主要从四方面入手,即优化业务结构、收益结构、客户结构,以及改善风险定价。

  同时,以风险资本回报率为标准强化精细化管理。

  欧阳谦介绍,中信银行在这方面主要做了三个工作,即强化精细化管理平台的开发和运用。通过整合资金转移定价系统(FTP)、全面预算管理系统、管理会计系统、风险资产计量等系统,大力推进精细化平台在银行系统的实施和运用,完善定价管理机制,明确产品定价的决策和考核制度,优化FTP价格体系,建立起以客户风险资本回报率为核心的评判标准的风险定价模型。

  第二则是再造业务管理流程,做到客户管理、业务管理、成本收益管理精细化。第三则是全面管理会计,通过以客户为中心的综合贡献分析,支持客户分层管理,加强产品经济利润分析,完善定价管理机制;加强按照条线核算的成本与盈利分析。

  (本报记者郑小伶、吴雨珊对本文亦有贡献)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