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全民放贷时代:魔鬼信贷谁来埋单

2011年09月24日 08:45 来源: 华夏时报 【字体:

  月息1分以上,年回报至少12%,这样的生意能做吗?“可以。”这是一个从外地来江苏徐州收捡废品的妇女的回答。她告诉记者,刚把老家父母卖玉米、黄豆积攒下的钱一股脑儿借给了徐州当地的一家借贷公司,月利1分5厘。

  这早已不是个案,从鄂尔多斯(600295)全民放贷,到温州民间借贷汹涌,到企业不做实业转做“金融”,到银行“不务正业”,再到企业资金链断裂频频“跑路”,高利贷游戏在宏观政策步步从紧背景下,正加速向危险境地飞奔。

  记者调查发现,用于放贷的资金早就不只是闲钱,无论是银行信贷资金,还是个人存款,抑或是老人的养老钱,都争先恐后地涌入高利贷行业。不断出逃的居民储蓄从侧面印证了这一现实。

  “一年期存款利率3.5%,但8月CPI同比仍上涨6.2%,负利率显著,资金纷纷从银行体系中分流出来。”某股份制银行负责人坦言。数据显示,9月前半月,工农中建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存款较8月末减少4200亿元左右,出现罕见天量负增长。

  问题是,面对高代价、高风险民间借贷的逐利游戏,到底是谁在疯狂借钱?一旦资金链紧张如何偿还?谁接最后一棒?就在记者采访期间,9月20日,温州眼镜行业的龙头企业之一浙江信泰集团董事长胡福林被传出逃国外,涉及高利贷欠款或高达12个亿。

  “小额贷款公司、担保公司都在变相贷款,这些‘影子银行’银监会怎么去管?还有一些国企、上市公司也在高息放贷,这部分应当谁管?”一位市场人士称,虽然银监会提出了对“影子银行”的监控,但模糊的是,证监会、保监会、地方政府等其他监管机构并没有明确的监管政策。

  业内人士坦言,无法监管的根源在于民间借贷体系庞大,涉及机构众多并且错综复杂。“监管部门似乎早就默许民间借贷的行为了。”浙江省某地方商业银行负责人这样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高利贷汹涌

  就在两年前,这个位于苏北的城市,借贷公司还并不多见。

  “尽管徐州是江苏的第二大城市,但经济和苏南的很多城市比并不发达,老百姓手里没有那么多的闲钱,借贷公司自然也没太多生存空间。”民间“放贷人”杜卿表示。

  几乎在一夜间,情况就大不相同了。记者调查发现,两年内,徐州借贷公司数量保守估计翻了三倍,无论是位于徐州市中心的几家高档写字楼,还是各个小区的民宅,几乎都能发现各类借贷公司的身影;而借款年息也从年初的12%-30%涨到了现在的60%,甚至有的年息高达96%。

  事实上,这一现象,在民间借贷尤其发达的温州更为普遍。

  目前温州有1000多家担保公司,运作资金高达200多亿元,打着担保公司等旗号放“高利贷”的现象在温州非常普遍。“临近年底,再加上银行贷款缩量,目前月息已飙升至5分,最高的甚至出现一两毛。”知情人士称。

  有消息称,仅信泰集团一个企业真实欠款就高达20多亿元,民间高利贷达12亿,月还利息就高达2000多万。”目前尚无信泰集团涉及高利贷的权威数据,消息人士表示:“去年有一家担保公司就为信泰担保了6000万元。”

  “民间借贷正从广东、江浙等沿海城市蔓延到山西、河北等内陆地区,而逐利者也从制造业扩展到物流业,甚至是普通家庭。”中投顾问金融行业研究员边晓瑜告诉记者。最疯狂的典型要属鄂尔多斯。

  “正常情况下,20%的年息在国家基准利率的4倍以内,风险并不太大。”杜卿说,但要是到了年息50%以上,一般会有两种情况:借款公司从百姓手中拿走钱就没想着还给你,或者是这家借贷公司被进行了层层盘剥。

  

<<上一页123下一页>>

关于高利贷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