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龚方雄:经济结构调整不能在经济增长放慢中解决

2011年09月26日 11:20 来源: 金融界网站 【字体:

摩根大通亚太区董事总经理、中国投资银行副主席龚方雄

摩根大通亚太区董事总经理、中国投资银行副主席龚方雄

  金融界网站讯 9月8日,由21世纪经济报道与渣打银行联合主办的“家业天下财富传承——2011渣打银行尊尚人生系列论坛”第三季“天下”论坛在深圳举行。摩根大通亚太区董事总经理、中国投资银行副主席龚方雄在论坛上表示,当前的欧美债务危机最佳的结局就是导致欧美经济步入长期低增长。欧美债务危机对中国的启示是,经济结构调整不能在经济增长放慢中解决,而必须在快速增长中完成。

  龚方雄认为,美国的政治家解决债务危机的方法将人为地导致经济衰退。在就业不景气的前提下收缩财政是错误的选择,即使推出量化宽松政策三(QE3),也难有效果。美国历史上也曾债台高筑,1946、1947年二战过后,美国国债曾占GDP的120%。当时的美国政府继续加大财政刺激经济力度,直到上世纪80年代美国债占GDP比重下降到30%。

  他认为,美国不存在国债违约风险,只要美国“有纸有墨”,美钞会源源不断地印出来,只不过美元将会贬值。但欧元区国家的确存在债务违约的可能。这是人类从来没有过的欧元体制造成的。加入欧元区的国家已经放弃了自主发钞的权力,失去了对经济调控的自主权。如果由欧债引起的危机爆发,全球经济二次探底风险很大,其影响也将超过雷曼倒闭引发的金融危机。国债危机一旦爆发,就是“医生也病了”。欧洲债务危机系统性风险很大。

  鉴于世界经济未来可能长期低迷,龚方雄认为中国经济必须加快转型。不过,他指出,虽然近几年来中国一直在转型,但目前仍然没有转过来。其依据是中国经济对出口的依赖性仍然很大,消费占GDP的比重仍然在下降,已经从前几年40%下降到最近的30%,财政投资占GDP的比重在上升。

  他指出,中国经济面临结构性挑战,但不能停下来调整,必须在高速发展中解决。财政支出是解决经济发展问题的好办法,中国当前整体债务不超过GDP的45%,而去年中国财政收入大幅增长。他认为,未来中国经济能否实现转型,财政收入怎么花将起到决定性作用。他表示,要想把内需扩大,必需把服务业做起来。

  以下为龚方雄发言实录:

  摩根大通亚太区董事总经理、中国投资银行副主席(龚方雄):谢谢大家的光临,我这部分讲讲全球经济对中国的影响。

  大家知道我们刚刚过渡了2008年、2009年百年不遇的全球金融风暴,全球的经济本来已经在复苏的过程中,但是不幸的事情们,美国的经济家在经济复苏的时候做了一个错误的选择,在复苏力度非常微弱、失业率增加的情况下,要通过紧缩财政解决所谓的债务问题。

  美国的债务问题,如果要逼他短时间进行解决的话,这是一个“人为的危机”,因为债务问题解决的关键在于经济成长,如果在衰退中解决债务,这个债务问题是解决不了的,而且会越来越严重。现在全球经济所担心的问题就是政治家们的选择,就是通过选择衰退来解决债务问题,这个可以说是一个本末倒置的政治性选择。

  可以说美国的经济是步入一个政治家们人为的危机,欧洲又由于欧元体系长期的体制性矛盾的集中爆发,可以说欧洲是一个制度性或是一个体制性的危机,美国是一个政治性的危机。在这样的情况下,全球的经济陡然之间二次探底的风险大幅增加,如果出现二次探底,可能造成另一次金融风险或是金融风暴,这种体制性的金融风险很可能由欧洲引发。它是整个欧元区如何继续生存的问题,欧洲有一个统一的货币,欧元区的参与国已经放弃了货币政策,而且放弃了本身印钞的权利。

  为什么美国的债务问题是人为的问题呢?美国实际上是没有所谓的债务违约的风险,债务再高,只要美国还有纸,还有笔墨,他还能印钞,他就不会有钱不还,不会违约。全球不是面临美国违约的风险,可能出现的风险就是由于他不断的印钞,有一个美元长期贬值,他是投资价值贬值的风险问题,对其他国家来说,而不是所谓违约的风险。

  但是欧洲有一定的风险,问题在哪里?首先欧元区的加入国放弃了印钞的权利,放弃了他们自主增加利息和减低利息的权利。在放弃决断的情况下,在财政出现问题的情况下,富国对穷国的救助却是带着非常苛刻的条件。这种分散的财政体系从富国的角度来看,比如说从德国、法国的角度来看有他们的道理,但是希腊如果不在欧元区,我的危机可能不会演变到现在的情况,比如说我可以选择性让希腊的货币贬低50%,或是让我的利息变成0。大家知道在希腊经济非常不好的情况下,欧洲央行在不断的加息,加了好几次息。

  在这样的体制下,在人类历史上从来没见过的,统一货币分散财政、分散主权的情况下,欧洲能不能迅速行动,把系统性的风险扼杀在萌芽状态?这个能力是受到市场上极大的质疑。在十几年前欧元刚刚诞生的时候,很多金融圈的智者说过,欧元是人类历史上巨大无比的经济和政治的赌博。欧元的诞生可能会导致欧洲最终的统一,如果是这样的话可能是比较好的结果。也可能导致欧洲的分裂甚至战争。

  目前全球面临的一个情况确实是一个非常严峻的形势,它的问题在哪里呢?问题是刚刚私人层面在2008、2009年那次危机把资产负债表修补好的情况下,现在大家要看到国家层面资产负债表的修补。等于2008、2009年那次病人生病了还可以到医院看医生,这一会儿是所谓主权债务危机,也就是医生病了,所以如果在目前的情况下,全球经济再二次探底,甚至再遭受一次系统性风险的袭击,那全球经济下行的风险确实是非常大的。所以,最近金融市场剧烈的波动,面对的就是这样一个所谓的二次探底也好,或是再一次的金融风暴也好,或是欧元体系解体的危机等等。

  欧洲的问题如果像美国、中国大一统的国家不难解决,如果我们某些地方比较穷,或是遭受自然灾害,沿海富有的省份去救助是不带有任何条件,是应该的,这是你的兄弟,我们是同胞。在美国也是一样,美国有4000亿的市场稳定资金,要17个欧元区域的加入国所有的国会都批准以后才能入世稳定市场,美国的债务上限和债务危机的探讨面对的是一个国会,一个国会讨论出来的是什么结果呢?选择让美国明显的经济衰退的结果。

  欧洲17个议会都讨论的话会出来一个什么样的救助方案呢?比如芬兰有他的想法,我可以参加对希腊的第二轮救助,但是他提出我要希腊给我单独的抵押品。如果希腊同意给他抵押品,不同意给其他国家抵押品的话,等于是一种选择性的违约。严格意义上讲答应芬兰的条款对其他国家就是违约,他对德国、日本没有提出抵押品的要求,所以这个问题非常谈解决。

  现在不一样的情况,这一次的危机我刚才讲了,私人层面、企业层面的资产负债表已经修补得非常好了,这一次是和2008年、2009年不一样的地方,2008年金融海啸下跌的主要原因是金融机构去杠杆化。之前美国的储蓄率是负的,很多金融机构的杠杆率都是40多倍。现在杠杆都降下来了,基本上没有什么杠杆,大家都满足了核心资本的充足率8%左右,所以杠杆率最多是13倍而已。而且美国的企业现金流、资产负债表等等都非常强,比如说上半年美国经济成长只有0.7%,第一季度是0.4%的成长,第二季度是1%的成长,整体来讲上半年成长只有0.7%。

  但是我们看看美国上市公司报出来的业绩,第一季度、第二季度上市公司的盈利成长都是超过20%的,而且75%的企业盈利成长超出市场预期,这是很不简单的,在经济成长只有0.7%的情况下,企业的盈利成长超过了20%,确实美国的企业、私人部门、市场营运部门、市场主导的部门是轻装减行,他资产负债表的债务非常少,而且失业率高企,他的经济有所复苏但是他没有增加就业,就是让现有的员工加班加点,企业的盈利能力非常强。这一点和中国不一样,中国10%的经济增长很多企业还是不赚钱,人家0.7%的经济增长企业非常赚钱。

  所以正常的情况下美国还是处于一种牛市状态中,但是7月底、8月初美国政治家的决策让经济又重现衰退的风险,因为可能会影响,比如说大家判断未来的经济会下滑甚至衰退的话,企业的行为会受到影响。所以未来一段时间,实际上是私人企业、政府和政治家的博弈,如果政治家们不断的犯错误,企业能不能继续坚持他们以前的营运策略?资本支出策略等等。

  未来一段金融市场仍然会非常的波动,即使美国或是全球经济能够逃过所谓的二次探底的局面,由于各主权国家,尤其是发达国家政府的债务累累,政府长期还面临紧缩和减债的任务,所以全球的经济成长在未来会非常长期的处在一种低迷状态,这是一种最好的结果。我们判断美国未来一年、两年经济成长或是欧洲、日本这几个主要经济体系的经济成长,未来几年也就徘徊在1%-2%之间。

  1%-2%实际上是非常低的成长,所以说和衰退是处于误差范围之内。如果你只有1%的成长,每一季度只有0.25%的成长,跟负0.25%的成长有什么区别呢?他这么低的增长让市场感觉就是在衰退。这个对中国的影响是非常巨大的,中国最近几年一直在强调经济的转型、结构调整,有没有转过来?还没有转过来。我们出口对经济的影响还是很大的,我们还是比较依赖出口,比较依赖贸易的。

  内需,我们讲了要通过拉动内需来改善中国经济可持续成长的持续力,但是你们看消费在最近几年占中国GDP的比重是在下降的,而不是在上升,我们的经济仍然是靠固定资产投资和出口来拉动的。消费前几年占GDP比重是40%,最近一路下降,下降到35%左右。而且很多投资也是跟出口相关的,占GDP比重一直是处在上升阶段。

  全球经济如果再次出现衰退或是长期的低迷,我们这么多投资创造出来的产能往哪里释放?这对中国来讲是非常严峻的挑战,所以我还是想强调一句话,成长是关键,欧洲和美国之所以误入歧途,实际上他们选择了一个错误的解决债务危机的道路。美国是人为的,是政治因素造成的,欧洲是由于体制性的原因,欧元体制的设计问题。

  像欧洲很多国家没有印钞的能力,市场让他解决债务危机的话他只能进行财政紧缩。这个对我们中国来讲其实也是一个启迪,中国也有很多结构性的问题,有很多结构性的挑战,实际上经济的调整和转型都是结构性的挑战,这个事情不能停下来,慢下来来做,必须在经济相对高速发展的条件下来解决。

  我刚刚讲西方的问题增长是关键,增长是解决债务问题的关键,1947年美国上一次债务超过GDP100%,那是刚刚二战结束,美国经历了30年代的大萧条,政府花了很多钱。所以二战结束以后他的债务累累,但是二战结束以后美国没有选择紧缩,没有选择削减财政支出,而是继续刺激经济。所以二战以后经济的大发展让美国的债务从1947年超过100%,甚至达到120%降到80年代债务占GDP的30%,只有经济发展了,你的分母才会做得越来越大,经济发展政府的税才会收得越来越多,经过成长政府的支出太有削减的余地。

  任何债务问题,不管是国家层面的还是企业层面的,在经济衰退中只能变得越来越严峻,而不是能够得到改善。美国的政治家们,前一段时间,美国国会和白宫达成的计划,实际上要让美国经济增长,未来12个月会消减1.7个点,目前的经济怎么能成长经济下滑1.7个点吗,这不是你自己选择衰退是什么呢?但是在衰退的过程中债务问题可能会变得更加严峻,就像欧洲一样,自从欧元区对希腊进行救助,希腊开始紧缩以后,他的债务负担现在是越来越大,而不是越来越小。

  欧洲对希腊第一轮救助的时候,他的债务占GDP只有120%,现在已经上升到150%,越救越严重。所以选择发展不是一个什么选择的问题,这是一个没有办法只有一条路,想方设法刺激经济成长。但是问题是怎么刺激成长呢?西方现在确实是黔驴技穷,政府债务累累,货币政策在目前的情况下对经济刺激的影响非常非常有限。美联储我们估计还会推出量化宽松,他没办法还会继续推,但是能不能让美国经济复苏,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量化宽松二已经给了资本市场所有人非常好的教训,美国推出量化宽松二,从去年9月份推出以后,全球金融市场有一波侵入行情。去年美国经济是2.2%的成长,是由于美国奥巴马总统12月初延长了布什减税的计划,那是强劲增长,圣诞节销售比较强劲的主因,而不是量化宽松。

  今年步入新年以后,由于中东的乱局,日本的大地震让相关的产业,比如说电子行业、汽车行业遭受很大袭击以外,中东的乱局抵消了奥巴马12月初的减税效应,等于把经济拉到了原点,这样的情况下量化宽松起到什么样的作用?这个钱流到资本市场。如果是减税或是财政支出的增加,那个钱是有方向性的,可以直接进入美国家庭、企业的腰包里,可以直接让经济的实体受惠。而不是量化宽松把钱流入资本市场,资本市场是全球开放的市场,可以流向商品资源、流向黄金等等。结果是在各个国家,包括美国通货膨胀都比量化宽松二之前上涨了2-3倍,但是失业率仍然是9%以上,美国经济增长仍然是非常低迷。

  量化宽松即使再推,对经济的影响是非常有限的。明天奥巴马总统的讲话大概要推出3000亿的经济刺激计划,仍然要从财政上着手来刺激,这就是问题的关键。财政上是紧缩还是继续宽松?财政是解决全球经济的关键。中国相对较好的地方就是我们中国的财政状况确实非常非常好,中国拥有全球最强的资产负债表。我们即使把地方融资平台都算上,中国整体的债务水平不超过GDP50%,只有45%左右。

  上半年或是头7个月我们经济成长只有9%,我们的财政收入增加了30%多。在其他国家钱收不上来的情况下,中国的财政收入大幅成长,而且在经济相对放缓的情况下财政收入仍然高速增长。中国的资产负债表和中国的财政政策灵活性最高的,所以未来一段时间,中国能不能成功实现经济的转型、调整?能不能抓住西方处在长期的,五到十年经济成长低迷的状态,我们迎头赶上,从中等收入国家,逐步进入发达、富足国家的行列,就看这几年我们财政上的钱怎么花,财政上的钱怎么引导,是不是真正能把内需、消费、服务业做强。

  我经常讲中国还是有很多、很多成长的动力,现在没有完全释放出来,我经常举的例子,比如说大的方向很容易讲,比如说服务业占中国GDP只有42%,在美国是82%,香港服务业占GDP的比重是92%。但是服务业能不能够拉动经济的成长呢?可以。比如说金融服务业,金融服务业在中国就是朝阳产业,金融服务业这个行业本身非常非常年轻,我们银行的商业化改革是在2003年、2004年才完成的,历史不长。股票市场的历史也只有21年,还处在青壮年的状态。

  现在企业面临很多融资的问题,主要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是中国金融业严重不发达造成的。在国外有一种说法是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你看人家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的比例。在发达国家直接融资占经济的总融资量的比重一般是60%,甚至以上。银行贷款被称为间接融资,为什么银行贷款占间接融资,银行贷款占融资不超过40%。在美国银行贷款占总融资量只有20%左右,所以他把银行贷款叫做间接融资。

  你再看看中国的情况,中国的企业如果要发展,要生产,要投资,要研发,找谁呢?找银行。如果你不找银行,比如说今年银根一卡紧,银行只向国有企业贷款,中小企业被卡得很紧,为什么很多人抱怨国进民退呢?这是一个金融体系、金融服务业不发达的一个最典型的象征。2009年我们贷出9.5万亿,但是我们企业在资本市场上发股、发债直接融资融到多少钱?8000多亿。直接融资占总融资量不超过10%,去年稍微好一点,贷款下来了,8万亿,但是企业在资本市场上直接融到的钱只有1万多亿,也就是不超过20%。

  所以,中国的金融业还是有非常广阔的发展空间,国外的企业要发展是在市场上发股、发债、找PE要钱,找VC要钱,找创投要钱,找天使要钱,他一开始不是要想着到银行贷款,这个在中国仅仅是刚刚开始。还有一部分我给大家举例,刚才深圳市长也讲了,深圳想发展成为资产管理中心,资产管理在中国也是刚刚起步,比如说日本,日本虽然外汇储备只有1万多亿美金,但是日本民间持有的境外资产是他外汇储备的七、八倍。日本人在全球范围内进行资产管理,中国不要说在全球范围内,我们除了3万亿的外汇储备投在外面,我们民间持有的境外资产是相当少的。

  这个不用讲了,这个是往外走,国际化程度很低。我们境内很多有钱人怎么理财的,怎么资产管理的?除了买股票或是投房地产以外,还有什么其他的理财手段吗?渠道非常非常狭窄。但是我们的钱却很多,这也是中国金融业亟待发展的问题,所以金融行业,金融服务业在中国是朝阳企业。

  还有一个产业医疗服务业,医疗服务业占中国GDP比重只有3%,在发达国家医疗服务业占GDP比重一般是15%-20%,这也是一个朝阳产业,医疗服务业确实也能拉动经济的发展。美国的竞争优势就是他医疗服务业和相关的制药和医疗仪器、设备的发展。这个中国也具有无限的空间,我经常讲医疗服务业就像中国十年前的房地产一样,十年前中国的房地产占GDP只有3%,现在是14%。医疗服务业在发达国家都是占15%-20%,中国的人口在老化,中国人变得越来越富有,你想将来投入在医疗保健上的支出会不会越来越多?这个产业的发展空间也是非常巨大的。

  所以中国要转型,内部的空间是足够大的,我们内需是足够大的,问题是如何把它开拓出来。由于时间关系我这部分就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相关专题

  2011渣打银行尊享人生系列论坛

关于渣打银行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