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温州民间高息借贷险象环生 民企老板跑路成风

2011年09月29日 06:42 来源: CCTV-经济半小时 【字体:

  你看财经评论人余丰慧(微博)就给我们进行了这样的分析,如果现在开始整顿的话,整顿本身都可能引起链条断裂。如果你要是高压,压的太狠的话,本来它现在就非常脆弱,可能就断了,出现金融风险。但两难在哪呢?可是如果不整顿,风险将会继续迅速的扩大,这就是我宁可喝毒水,但是我要解渴,如果我要不去借高利贷,我现在就死,借了高利贷可能明天死,也存在着极小的可能不死,所以他去借。那个雪球会越滚越大,但是非常危险。更加可怕的是私企高利贷、担保公司和小额贷款公司违规高息融资,不但造成者的血汗钱血本无归,而且最终极有可能使得政府再次买单,说到底是纳税的平民百姓买单。他说的这是一个极端的情况,如果最后发展到要政府去买单的话,等于跟咱无关,咱是平头百姓,平常过着正常的日子,但是你得替这样的行为买单,你显然会觉得冤,这确实无法向国人来进行交待。

  接下来我们就要分析一下了,为什么在温州这样一个民间资本非常雄厚的地方,民间借贷却也很盛行?问题出现在哪些方面?我们解剖一个麻雀,去看一下。

  (播放短片)

  解说:

  位于温州市洞头县的唐风鞋业,在老板黄伯鹤失踪,企业倒闭之后,原唐风鞋业副总经理赵永国,除了四处寻找黄伯鹤外,身上还背负着1600万元的高利贷。

  赵永国 原唐风鞋业副总经理:

  真的,我想自杀了,说白了,那天我爬了31楼,我想跳楼自杀了,想不开了。

  解说:

  去年8月,经朋友介绍,原本经营小酒店的赵永国认识了刚刚在洞头县办厂的黄伯鹤,两人很快协商共同合作,而合作不久,黄伯鹤就提出借高利贷,叫赵永国做担保。

  赵永国:

  担保公司,高利贷,我担保,他签字,他借款。

  解说:

  原来黄伯鹤经营的唐风鞋业的两栋厂房是他从另一人的手中购买的,2480万的厂房款,黄伯鹤只付了300万,剩余的约定一年付清。因为可以从银行贷到低利率资金,黄伯鹤变想出了一个办法,借高利贷,先还厂房房款,再以厂房房产做抵押,向银行贷款,最后用从银行贷出来的资金还清所借的高利贷。

  赵永国:

  他说担保公司钱拿过来,他说要还现在的房东,他说还有600万,先还他600万。

  解说:

  用担保公司的钱付给房东600万后,还差1500多万怎么办?于是黄伯鹤多次与房东商议,希望可以提出办理过户手续,用抵押房产的方式向银行贷款,但都遭到了拒绝。

  赵永国:

  银行里面利息是便宜,但是没有房子抵押贷款贷不了。

  解说:

  按赵永国的说法,这600万元高利贷是按照5分利借的,像唐风鞋业这样的小企业借贷期一般不会超过三个月。如果按照两个月计算,以5分利,借600万高利贷,每个月需还利息30万,两个月连本带利需还660万,如果逾期不还,还将利滚利,而唐风鞋业纯利润只有50万元。

  赵永国:

  雪球越滚越大,窟窿就补不上了,这里拆东墙补西墙,拆西墙补东墙。

  解说:

  面对越来越大的窟窿,在银行人员的劝说下,黄伯鹤又对月末存款换贷款产生了兴趣。这次赵永国又做了几百万元高利贷的担保人,但是博鹤永国的努力拉存并没有换来银行的贷款。

  史晋川 浙江大学民营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他借了高利贷,然后给银行,这样的话,银行就把自己的月末存款余额做大了,然后银行又答应给他一定的信贷额度,贷款给他。这些约定有的可能是按照约定做了,有的并没有按照约定做,因为这种约定严格讲是违规的,是不受国家相应的法律法规的保护的。

  赵永国:

  现在政府要好好管一下,真的管一下,不管真不行了,你看有多少跳楼自杀的、上吊的,还有逃的。

  白岩松:

  透过温州部分的企业老板,要么跑路了,要么跳楼了,能看到背后一个非常纠结的一种现象,温州简直是又非常有钱,又非常缺钱,这样一个城市,怎么去解读呢?当然非常有钱了,现在藏富于民,在民间有大量的资金,但是由于很多政策的限制,它无法进入到很多可以投资的领域里头,我们对于民营的资本还是有相当的,虽然嘴上说公平对待,但是歧视是现实存在的。因此这笔钱放在兜里,放在哪,银行负利率,怎么办呢?他憋着就要寻找出口,因此有钱是要向外贷的。可是另一方面又严重缺钱。为什么?温州有大量的民营企业,而且有很多是小的民营企业,可是再贷款的时候,我们的银行左挑鼻子、右挑眼,想贷到钱非常非常艰难,甚至有数字说,70%的小的民营企业根本在银行里贷不到款,因此它就有需求。这面有钱,这面有需求,两者撞一块了,可是哪一天玩不好,或者说明明往下玩,也可能玩不好,一定会出现今天我们所要谈论这样的问题。那到底该怎么解这个结呢?我们听听财经专家吴晓波的看法。

  (电话采访)

  吴晓波 财经作家:

  现在温州这个情况有两个结,第一个结是高利贷的水涨船高,第二个结是实体经济的资金短缺。那么现在政府开会应该解哪个结?如果政府去解高利贷这个结,比如通过行政性手段,通过抓人的方式、通过遏制的方式要把高利贷打下去,是解决不了根本问题的。按我的观点政府应该首先去解实体经济这个结,就是帮助那些从实体经济解决信贷难的问题。当这个问题解决之后,高利贷自然就会下降。

  白岩松:

  今天我们谈论的似乎仅仅局限在温州,但是这样的一种挑战和危局仅仅就会在温州存在吗?财经评论人余丰慧有这样一段文字,仅仅地方政府“害怕”是不够的,因为全国到处是担保公司和小额贷款公司,爆发全国性金融风险的几率在增大,全国民间借贷风险正在整体发作,依靠地方政府各自为战,游击散打是不行的,中央政府必须从全国整体角度立即出台应对民间借贷风险的对策。显然要全国一盘棋去看待。

  刚才我记着说过这样一句话,有人认为这是非常具有中国特色的、潜在的中国次贷危机。我们能让它爆发吗?显然不能。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关于跑路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